101藝術新聞  /  戲劇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專訊訪問 | 2016-10-01 17:07:47 | 分享到

   【特約專輯】為了紀念莎士比亞逝世四百周年,新光戲院大劇場在本月底公演的《莎士对比亞》台前幕後正排練得如火如荼,這部簡述莎翁傳記式的作品,飾演莎士比亞的陳志雲接受曲飛專訪時,仔細地分析他對莎士比亞的看法、如何處理莎劇經典對白,以及談到香港社會狀況和立法會選舉結果。陳志雲在香港大學主修語言學及舞台製作,1983年一級榮譽畢業;他鍾愛粵劇藝術,名伶陳笑風是他的契爺和師傅,這些舞台經驗對他來說在今次演出可謂大派用場。

曲飛:Steven 你在港大就讀時有甚麼舞台經驗?

陳志雲:在大學二年級選科,我選擇讀語言學、英國現代戲劇和電視製作,因為我好鍾意戲劇,我鍾意戲劇是因為我未入大學前我無讀過文學,在大學後才首次接觸英國文學,第一年讀小說,詩歌,戲劇,三個題材中我最鍾意戲劇,當時我已覺得在戲劇的對白中,有好多溝通及表達技巧,再者,即使你不說話都可以表達;到第二年選項時,我讀戲劇時,讀文本,我覺得不只是讀文本,而是給你看它的演出,如果我不做製作,不參與演出,我如何能全面欣賞戲劇呢?我讀一年級時,見到高年級同學參與製作演出需要演員,於是我去試考,我做了一次後就非常喜歡舞台。

曲飛:當年由誰執教?

陳志雲:是黃清霞,她好惡,當初我讀時,她說對我說「你諗清楚沒有?會很辛苦的!」

曲飛:從此愛上演戲?還記得最難忘的角色嗎?

陳志雲:我演的角色中最令我感到難忘的,是一部電台廣播劇。其中一個角色是沒有對白的,飾演那角色令我的滿足感是最大,我雖然半句台詞也沒有。但是,因為我的存在主要是聆聽者,所以所有演員的內心世界都是投射在我身上,這次令我有一個很大的啟發,更加應用在我的工作上。時至今日,我跟年輕人分享時也是這樣講,溝通最重要是聆聽。

曲飛:在學時期,有演過莎劇嗎?你對莎士比亞為人有何批評?

陳志雲:我一直無演過莎翁的作品;我會覺得莎士比亞是一個好受委屈的人,因為到今天仍有那些陰謀論講究竟莎劇是否他寫?因為以他沒有讀完書為理由,再者,他好多作品都是寫宮廷,他不應該知道那麼多宮廷事,有些甚至說有人利用他的名字來發表作品,我覺得他受咗委屈。再者,當時社會的人受了很多社會觀念去批判他,如當他出了名之後,會有人寫東西去批評他,打擊他的信心也好,或者以他無地位無身份,將他標籤了。這些問題都有在他的作品裏反映出來,批判資本主義社會,一些人民主義理想都有在內。

我覺得他留了很多白,不願講得那麼清楚。不過,我想如果我是他,我也不想講得那麼清楚,因為關你什麼事,因為你看的是作品,不是真實人生的一部份,所以,我覺得這很有趣,內裏有很多空間讓你去演譯。演譯時,他沒有承認或否認自己的性取向,我覺得也很有趣這也是他生活的一個好重要部份,但是,這又關你什麼事?

曲飛:我從來不關心他人的性取向,你認為莎士比亞的缺點是什麼?

陳志雲:我覺得他對自己不夠坦白;他對自己不夠坦白的地方如他寫一個 Mr W.H.,雖然唔關我事,但係你寫清楚的,但我覺得對他好不公道,我覺得他對佢好唔公道。又係你同佢一齊先既,你同佢結咗婚6個月就生了仔,結咗婚2年又生孖胎,之後又一走了之。當然,有好多說法解釋如得罪當地富豪等,到後來佢自己又缺乏愛情,咁即係點?

曲飛:這是愛情關係問題,你的愛情觀是甚麼?

陳志雲:愛情無分對與錯,但我覺得愛情是有真和假,當你跟那人沒有了真的愛情時,你應該勇敢去面對。對於觀眾而言,當然最重要是你的作品給了我多少?但是,這就是矛盾位,跟一個演藝界幕前的人一樣,矛盾位是「你無這些起伏,無這些自我否定」,你係無一個好的文學作品出來。

曲飛:在四大悲劇中,你最愛那一齣?

陳志雲:我會選擇《 Othelo 》奧賽羅,因為這戲講嫉妒。嫉妒怎樣來?最大敵人是自己,就是對自己不夠肯定,不夠信心,因而令到自己滅亡,現在社會很多問題,我相信有些都是因為這個原因。此外,這作品也有種族的問題,很多時悲劇都是源於自己的性格缺點。

曲飛:我知道你要處理好多好經典的台詞,又要用英文演譯,你如何讓觀眾看到你在好短時間裏轉化不同角色面向?

陳志雲:我執持一個宗旨,我就是莎士比亞。我覺得這個角色應該要咁樣演,因為莎士比亞本身也是一名演員,所以,我沒有把自己分割,我會覺得是我這樣寫 Hamlet,我認為應該咁樣演,當然,另一個重要元素是音樂,莎劇每句台詞都是詩,詩有音樂感,梅廣釗博士創作的音樂的節奏非常好,能幫到我演譯那些台詞,所以,我的宗旨是,我是莎士比亞,是我寫的,我認為應該這樣做。

曲飛:我知道名伶陳笑風是你的師傅,粵劇表演體系對你今次演出有幫助嗎?

陳志雲:幫到,由於今次好演出風格好顛覆,有好多形象,好多形體,這跟戲曲好相似;有一場會用上面譜,背後有投影,所以畫面非常豐富。

曲飛:今次劇本有小丑的角色,你如何理解小丑的功能?

陳志雲:其實小丑是很難做的,我認為他要叻過主角才可以做小丑;世界舞台絶對需要小丑,所以今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仍然有小丑留低,蝙蝠俠故事也有子丑。或者大家生活已經好緊張,小丑的存在是有作用的。

101new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