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戲劇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 記者 | 2016-11-07 12:30:13 | 分享到

   希臘悲劇《安提戈涅》昨天已經降下帷幕,本週五再有另一齣經典戲碼《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在香港上演。在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與智慧女神雅典娜共同創造了人類,並教會了人類很多知識。當時宙斯禁止人類用火,他看到人類生活的困苦,幫人類從奧林帕斯偷取了火,因此觸怒宙斯。宙斯將他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每天派一隻鷹去吃他的肝,又讓他的肝每天重新長上,使他日日承受被惡鷹啄食肝臟的痛苦。在公元前480年以後,古希臘悲劇作家埃斯庫羅斯,就這個故事撰寫了「普羅米修斯三部曲」:《送火者普羅米修斯》、《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和《被解綁的普羅米修斯》,全劇主要描寫普羅米修斯的桀驁不馴,為了平凡的人類的福祉而犧牲自己;而宙斯則被描繪成一個暴君,專制而兇殘。這種對宙斯的處理與當時傳統戲劇是截然不同的,甚至埃斯庫羅斯本人在別的劇目中,都將宙斯描述成「神與人的父」,有說法認為該劇是政治寓言劇。

  「李六乙戲劇工作室」藝術總監李六乙,應新視野藝術節邀請,星期五來港公演《被縛的普羅米修斯》,李六乙接受訪問時被問到,普羅米修斯作為反抗暴君、拯救人類的英雄,獲馬克思評為「哲學史上最高貴的聖者和殉道者」,他認為普羅修斯這個角色在當下又具有甚麼社會意義?李六乙言簡意賅表示:「這個時代是不是需要英雄來拯救?英雄能拯救這個時代嗎?」所以,李六乙要一反傳統,以「荒謬的喜劇方式」來演繹希臘悲劇,他認為,從文學描寫來看,劇本說著是神的故事,但實際上還是寫「人」的故事。從對神的認識轉變為對人的認識後,人性的荒謬自然就體現出來了。他補充,因為我們現在處在極其荒謬的時代!

  《被縛的普羅米修斯》是「李六乙‧中國製造」戲劇計劃的一部分,這個戲劇計劃啓動於2012年,古希臘作品《俄狄浦斯王》、《安提戈涅》和《被縛的普羅米修斯》是這個戲劇計劃中的三聯劇。《俄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已經公演結束。此次在香港首演《被》,就完成了三聯劇的設想。在過去的戲劇史上,舞台演出當中,大家都認為普羅米修斯是英雄。在李六乙的作品中,要重新審視他,到底是不是英雄?為甚麼他是,為甚麼他不是。李六乙對於他是不是英雄表示質疑。 他表示:「我希望探索,普羅米修斯有沒有罪惡。另外就是戲劇方面的表達,當對文學作品不做改變的時候,基於戲劇觀念的變化能不能改變既定的戲劇認識。既定的認識,《被縛的普羅米修斯》是悲劇,但當戲劇觀念發生變化,我們重新在舞台上實現它,是不是可以改變它原來的既定屬性。」

  負責飾演普羅米修斯的林熙越可謂大有來頭,他出身戲劇世家,父親林兆華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導演,母親何炳珠是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的教授,姐姐林叢也是一名導演。林熙越本想報考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導演系,但考試的那一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導演系沒有招生,這才决定報考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從此走上了表演的道路。他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之後進入國家話劇院,並主演了多部話劇,1995年,正式進入演藝圈,林熙越演過李六乙執導《安提戈涅》中的克瑞昂。李六乙認為,普羅米修斯和克瑞昂有本質的不同,對於演員來講有極大的創造性和挑戰。林熙越具備這樣的能力演繹普羅米修斯,他身上有獨特的幽默意識,有喜劇性的表達能力,觀眾可以從克瑞昂的一面看到普羅米修斯的另一面,這是他作為演員的能力的多種方面的表達。

  在設計舞台美學方面,李六乙主張簡約,他指出:「一個空的舞台,非常質樸。我要最大限度地突出演員的表演,一切空間、時間、意向都是演員用表演去實現。這也是我一貫要堅持實現的“純粹戲劇”理論的具體的藝術實踐。」他補充,在視覺上是色彩斑斕,演員喜劇性的表演不是傳統意義上認識的誇張和重復,而是去尋找精神世界真實的意向表達,由此造成的喜劇性和荒謬性。最後,李六乙強調,劇本的文本並沒有改變,他希望用戲劇觀念重塑這部經典作品,而不是用改變文學劇本這種方式來實現。在這部作品中,運用了一些後現代的方式進行舞台呈現,使文學有一些解構。

101news│Photo LCSD

演出資料: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場次:
11月11日至12日(星期五及星期六)8:00pm
11月13日(星期日)3:00pm

票價:$380, $300, $220, $120

購票│https://ticket.urbtix.hk/internet/zh_TW/eventDetail/30245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