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文化電影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藝訊 | 2015-08-06 17:38:04 | 分享到

  【101藝訊】日本動漫《進擊的巨人》電影真人版,下星期四終於在香港正式上映。諫山創作品《進擊的巨人》自2009年起於《別冊少年Magazine》連載,2011年更勇奪講談社漫畫賞(少年組別)。漫畫中衝擊性的世界觀早已成為城中熱話,不少電影公司、電視台,以及製作公司都產生將作品化成真人版電影的計劃和構思。今次由導演樋口真嗣執導的電影版,早在 2012年秋季已經敲定。

  導演表示很早便開始留意原作:「第2部漫畫單行本出版的時候,已經被封面上一個極像人體模型的巨人深深吸引。此外,還有漫畫中的立體機動裝置,人類穿上這裝備像半機械人一般挑戰巨人和戰鬥,令我感覺到這作品摻雜了很多前所未見的東西。其實,本身我自己對怪獸類東西特別感興趣,所以也希望透過電影把將他們實體化,就這樣產生了一種『我自己也想做做看』的想法。」就在那個時候,樋口真嗣想用CG配合真人扮演巨人,再利用縮微模型去進行特攝;而超大人型巨人則像人偶一樣,由幾個人合力操作,用這幾種混合的方式去設計視覺特效。

  樋口導演補充說﹕「雖然也有單用CG就可以處理好電影的方法,但是我希望能製作出生理上令人生懼的巨人。但是,要思考能否製作出這種巨人時,能不能以CG完成我也不清楚。就算能夠完成,也有著會延遲的可能性。縱使有一群專業人士的協助,由真人化妝去演繹巨人,可能還未能達到我預期的理想效果。結果,在13年夏天的測試中,終於令我確信能夠步向成功,當時參與測試共有二人,他們也有在電影中扮演巨人的角色。」

  對於操作巨型人偶的方法,樋口導演早在2012年拍攝《巨神兵東京に現わる》的時候就用特攝技法嘗試過。當用視覺特效(VFX)去拍攝的想法愈來愈鞏固時,樋口導演還想起多年前曾到訪,位於長崎縣的端島(又稱﹕軍艦島),這地方可以令他將《進擊的巨人》世界的影像更具體地浮現眼前。由明治時期至昭和時期,軍艦島提供豐富海底煤炭,並於1974年閉島而變成廢墟。這個廢墟跟原作中走投無路的人類所居住的地方不謀而合地相似,藉著這些想法促使導演決心要將這部漫畫電影化。

建構真實版的進擊世界

  最初去構思故事的時候,樋口導演與監製做了很多不同的檢討和討論,像舞臺設定、怎樣去影像化,以及對他們而言《進擊的巨人》是怎樣的一回事等多方面進行討論。就這樣慢慢呈現出以下的幾點,分別是:巨人吞食人類的恐怖;奇妙和充滿吸引力的世界觀,以及散落不同地方的各種謎團;立體機動裝置的動作場面。

  於是決定了要把這三個要素帶進電影,《GANTZ殺戮都市》編劇渡邊雄介、原作者諫山創的親友評論家町山智浩就開始著手籌備劇本。當初諫山創表示希望電影能呈現出一個和原作不同的故事。隨著更多的會面及討論,他的想法變成了作為以《進擊的巨人》為題的實體化作品應以原作為基礎,並在不會喪失漫畫版靈魂下,再增添內容的方針去設定電影版。在整理原作多個不同的要素時,以創作簡單而富情感的作品為目的,只將單行本首3部電影化,務求將最好的故事呈現。首先町山將主角艾倫等人阻止巨人走出破壞的城牆作為的大概的故事設定,根據渡邊早前寫好的劇本再加以發展並修改。居住在加州柏克萊的町山與渡邊透過前後多達2000封的電郵交流討論劇本。

  接著就開始著手角色的設定,以不想把艾倫設定成原作一樣的熱血男為原則,加上不想使用漫畫中的對白,原著者希望電影中的角色像真實的人般存在。電影中,艾倫並不再是因母親被巨人殺死而行動的熱血青年,他是一個想把困住自己的高牆打破的青年,把當代年輕人找不到目標的性格特徵加到故事當中而變更了原著內容。在設定電影世界觀時,也將交通工具由原本的馬車變成汽車。

  在劇本的階段檢討時,角色的名字繼續跟從原作。漫畫中,除了米卡莎一角外,所有角色都是用上德國的名字。但是,電影版是以亞洲為基礎的世界觀,加上演員大多是日本人,多多少少也產生了一些違和感。經過與諫山創的討論,最後主要的3個角色艾倫、米卡莎及阿爾敏保持原來的名字,而在保留原作精神同時增添的新角色,在年齡及家族構成也作出了修改。最後,保留了一些原作的名字如莎夏、約翰、漢吉,同時有著日本名字的新角色像敷島也相繼出現。在電影版上,將全新的世界觀呈現出來。

選角:召集奉獻上心臟的伙伴一起激戰

  電影有多場利用立體機動裝置在空中飛行,以及各種刺激的動作場面,所以在選角上,體能的要求也是相當嚴格。在樋口導演強烈要求下,由三浦春馬飾演艾倫這個角色。「2012年時,我看過他出演的舞台劇《五右衛門ROCK III》,在舞台上走來走去的爆炸力真的很厲害。我在舞台劇結束後,也聽到三浦本人說喜歡動作演出。當他正式接演後,我也帶給他比當時舞台劇更刻苦的處境。」

  導演表示在看過飾演米卡莎的水原希子在《挪威的森林》的演出後,對她的演出感到驚嘆不已,是一直很想合作的演員。還有一位由導演選角的角色,就是飾演充滿謎團的最強男人敷島的長谷川博己。「這個角色引領著米卡莎,是一個擁有才智且不容易搖擺信念的神秘角色,長谷川非常接近這個角色設定,所以由他來演繹是適合不過。」樋口導演補充說明,這個角色有著多方面的魅力,他在電影中有著精彩的表現。

另外,導演覺得石原里美將漢吉角色的喜感發揮得淋漓盡致。「基本上,漢吉是個一直自言自語,跟誰都沒有對話的角色。要詮釋這個有特殊孤獨感的角色,要找一個沒有迷惑去演出的演員。我之前也看過石原的舞台劇,深深感受其演技的氣勢。演出漢吉不單單要做到有趣就足夠,更要做到貫徹到底,把角色的深層次釋放出來,能夠達到這個要求的就只有石原吧。」

  除此以外,對於能充份了解情況的智者阿爾敏由本鄉奏多演出,由於他是原作的粉絲,因此很爽快就答應演出。飾演莎夏的演員是櫻庭奈奈美,這個角色要對吃的事非常有興趣,所以應製作組要求把美食雜誌的圖片製作成剪貼簿。跟艾倫敵對的約翰由三浦貴大演出,他具備這個角色的所有條件,是一個能充份感受這個虛構世界的演員,同時也是原作的支持者。大家都抱著想看看這個奇特的世界怎變成一部電影的心態參與拍攝。

創造出《進擊》的象徵–恐怖的巨人

  電影中登場的巨人有兩種,分別是由活生生的真人來演出的巨人,也有由幾個人操作的超大型巨人,並由特攝導演尾上克郎跟特殊造型監製西村喜廣一起以視覺特效(VFX)創造出來。

  首先由真人扮演的巨人,是從100人的面試中挑選20位出來。選拔的基準是看起來個性很亮眼,能夠演出像默劇般的肢體動作,同時擁有獨一無二的存在感。擔任巨人的演員當中,有演員、模特兒及一般的大眾等。在角色的設定中巨人是沒有性器官跟乳頭,所以演員要貼上乳貼隱藏。全身以茶色系著色,再在血管浮起的地方以噴筆來著色。為一名巨人化妝,需要4位工作人員合力工作。至於嘴巴裂開的女巨人,則是在頭部直接進行特效化妝,這需要大約2個小時。當巨人的演員完成著色後,就不能穿上衣服。所以在一整天內,連吃飯的時候也要保持著巨人的姿態。不過,演員們都為能參與演出感到很快樂。

  關於巨人的演技,尾上導演有這樣的想法﹕「最初,對於無法將感情表露的演員而言,單純地去表演巨人的恐怖和可怕,演出來的感覺就好像喪屍一樣。之後,我對他們說,當你喜歡的物件出現在眼前,你的臉部表情會是怎樣?如果有好吃的食物放在眼前,人不是會感到高興而單純地笑嗎?不同演員也會有不同笑的方式,當中也隱含了個性。於是我跟演員們一起研究,單純地笑的表情是怎樣的,由此開始慢慢地掌握巨人的表情。當一個人類給數個巨人圍擊時,畫面就好像幼稚園的小孩看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一樣。不單把巨人做動作時的滑稽表達出來,也要將人類對巨人的恐懼和膽怯加到其中。」

  由真人演出的巨人一般都是3-5米、7-10米,以及15米高這三類。這些小巨人的動作比較輕盈,也要表達出稍微滑稽的感覺。身長120米的超大型巨人上半身是由矽、合成乳膠及氨基鉀酸酯為材料造成。兩手跟頭部,眉、口及背部腫瘤狀的部份也為了表現出呼吸而放置了會動的機器。一個巨人需要12個工作人員操作。西村喜廣指導演希望將人體標本的感覺展現出來﹕「巨人的身體中間是空心的,但是整個身體卻有著很多可見的肌肉組織。手的部份比較重,所以是有鋼琴線來操控,大概就有50kg左右。在多名工作人員配合下,在同一時間去操作巨人。例如在大叫的時候,馬上就能準確對上攝影機的視線,眾人的配合就像有第六感般。」利用真人與操控的巨人,以手作般的特攝技術生動地展示出活生生巨人可怕的一面。

上下一心,克服最驚心動魄的苦難

  電影在之前提及的長崎縣端島(又稱:軍艦島)開始,其後到熊本,再到茨城縣的高荻築起巨大戶外場景進行攝影。電影於去年5月在軍艦島開機。在這充滿歴史感的廢墟中誕生,在至今仍然崩壞的石屎建築下演出的三浦和水原,馬上就感受到《進擊的巨人》的故事氣氛。之後,與另外300人在高荻拍攝被巨人襲擊然後逃走的場面,最後6月再來到東寶的攝影棚繼續拍攝。

  要數演出者最辛苦的場面,當中一定是裝上立體機動裝置的演出場景。演員要在腰裝上裝置,然後跟隨「威也」飛出去,「威也」前端的固定器會固定在巨人身上或是建築物上後,角色就能高速移動飛行,相信原作粉絲對這些動作一定不會陌生。對要製作出實體版的立體機動裝置,負責造型統整的柘植伊佐夫針對重量、大小、外型等做了4次試驗修改才成功。之後艾倫跟米卡莎還有其他演員,才能穿上這個裝置去拍攝。根據不同情況的演出,去衡量使用比較輕盈的種類,還是有重量感的版本,所以一共創作了3個種類。裝置一旦安裝好,就不容易脫下來。

  飾演女主角的水原希子指使用這個裝置拍攝實在不容易﹕「最初大家對裝置給腰部的重量負擔都驚訝不已。但慢慢大家都期待出來的效果,後來更覺得這個裝置好像跟我們融為一體了。」為了將飛行場面完美展示,演員們都要接受刻苦的特訓。水原更一天內進行8小時的「威也」訓練﹕「只是飛行的話還好。但是為了在鏡頭前能展示滑行,同時帥氣地著地的動作,並以自己的雙腳作為剎車掣,這些動作真的相當困難。」三浦春馬對於一邊飛行,一邊演戲也感到相當苦惱﹕「不論是前轉還是後轉360度,在『威也』的幫助下也能做到,但是當返回原來位置時,根本分辨不到在上方還是下方。在這狀態下,要確定鏡頭位置並毫不猶疑地演出,對我來說也是相當困難的。」透過辛苦的「威也」特訓,演員們的動作也漸漸達到要求。經過刻苦的3個月,電影最終於8月19日正式完成拍攝。

與《進擊》世界極度相似的拍攝地–軍艦島

  導演樋口真嗣一早選定了軍艦島為拍攝地的最佳選擇,他說:「軍艦島並非單純一個廢墟,它的歷史背景和《進擊的巨人》的設定非常相似,是一個淒美的地方,因此我當初不顧一切地申請到島上拍攝。」於是,電影在佈滿斷壁殘垣的建築物下進行拍攝,並在電影開拍後一年再次踏上軍艦島舉行記者會。

  端島(又稱﹕軍艦島)是日本長崎縣海岸附近的一座岩質小島,1887年到1974年間,該島上因為有煤礦而有大量工人在此定居。1890年,三菱公司買下該島用於海底煤礦開發,隨著日本國內石油代替煤炭,開始關閉全國各地的煤礦,因此三菱公司也於197年宣布關閉軍艦島煤礦並撤離島上工人。

  軍艦島能夠「復活」,始於2001年三菱把島的擁有權送給長崎巿,此後電影《大逃殺2》、電玩遊戲《Forbiden Siren 2》、樂隊B'z的 MV 、007系列電影《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等先後以此島作為創作靈感甚至取景,2009年日本將軍艦島納入「九州.山口近代化產業遺產群」之中申請列入世遺,同年開放予遊客登島,神秘面紗才逐漸被揭開。

  軍艦島面積雖小,卻五臟俱全,中小學、醫院、住宅、劇院、神社、購物中心,應有盡有,擁有完整的城市機能,甚至連游泳池都有。原來軍艦島雖然四面環海,但由於工業污水直接排入海中,周圍的海水並不乾淨,1952年島上建造了第一座游泳池,但1956年毀於颱風,現在看到的游泳池遺址,則是建於1958年。

  因為荒廢已久,部分建築已經頹圮,現存的建築也有隨時崩塌的危機,因此即使開放觀光,活動範圍也只能侷限在後來興建的步道上,只能遠望,且必須按照島上導覽人員的指示移動。



導演樋口真嗣訪問

  直擊剪接現場,訪問了還在忙碌工作的導演。作為《進擊的巨人》粉絲,挑戰這部超大型製作的心情是怎樣的?要將萬眾期待的人氣作品電影化,當然面對極大的壓力,導演表示出他對電影的堅持,對作品中「巨人食人」一幕的畫面絕對不能輕易妥協,必須如原作般徹底描繪出來。他說:「最初就很清楚要忠於原作,以不能背叛自己最初從漫畫中所感受的衝擊去刻劃這一幕。雖然知道很困難,但是還是有種一定要試試的想法。」導演根據原作的印象,再與原作者諫山創討論,以細微差別的基礎下,去創作出原作並沒有出現的巨人。對於新巨人,導演暫時要在這裡賣一個關子。只能說:「這個巨人展示了原作超凡的影響力。」

  樋口真嗣與認識近30多年合作無間的盟友特攝導演尾上克郎再度合作,「尾上在在指揮拍攝的愉快模樣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天天不斷的拍攝巨人,他的眼晴漸漸變得跟玻璃珠一樣空洞,但是仍然努力不懈的拍攝下去。」導演續說。另外看點就是使用立體機動裝置的動作場面,製作過程是背景結合了CG,再加上演員們親自吊上半空中加速滑行,以不同姿態改變再拍攝出來。隨著故事步向後篇,導演透露了電影中的核心人物,除了敷島外,別無他選!

特效導演尾上克郎訪問

  在真人版中擔任重要角色的尾上克郎,為了這個大計劃的成功,採取了秘密的策略。《進擊的巨人》實際是一個可以的話,大家都想避開的企劃。社會現象投射很強,又是人氣極高的漫畫,如果做得不好的話,自己的電影人生也會被完全否定,但是尾上還是接受了這個挑戰:「當知道樋口導演參與,就有種如果由其他人來做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想法,所以無論如何也要試試看。」

  尾上與導演在特攝的方向和方式上作出了討論和探索,實際上並不確定用荷里活式的方法直接拍攝出來的畫面會否被觀眾接受。因此,我們用了自己擅長的方式來處理這部電影。最初的煩惱果然是「巨人要不要用全CG的方式來製作?」 所以,他們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模擬,但是在條件所限的情況下,所做到的製作都好像不能滿足到觀眾。尾上感覺到那些影像只是一些令人感到不舒服,顏色豐富又模糊不清的巨人角色CG而已,「所以,我們把希望寄托在那些有著巨人個性同身體特徵的演員身上。」特攝導演尾上解釋著。

  首先,他們邀請了特殊造型監製西村,並找來認識的女動作演員去拍攝測試短片。如果出來的結果做得不好,就繼續堅持採用全CG的做法。但是,出來的效果卻令人意想不到。在這天後,劇組才正式進行面試,挑選真人演員去擔任巨人角色。尾上與西村從100人中,選出了20位真人來出演。西村在原作中找出各式各樣的巨人雛型,結合特技化妝師的意見參考,選出一些接近原作故事中的演員。演員當中包括有曾經代表日本參加首爾奧運會的女游泳運動員,由導演挑選在居酒屋遇見身高接近2米的一般女性,也有能把平底鑊變彎,對自己肌肉相當有信心的人。其中,電影導演井口陞也參與了這次演出。當時尾上對他說:「今次的角色要追殺水原希子!」他馬上以「真的嗎?」的愉快心情來接拍。

  尾上給巨人起了不同的稱號,好像「美魔女巨人」、「飯團巨人」等。每個巨人都準備了100多字的描述給演員,來說明他們還未變身巨人前是怎樣的人。這些背景資料對演出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些背景會影響巨人要怎樣去移動?什麼東西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怎樣才能展示出來巨人的恐怖程度?每一個演員都想展示出很可怕的一面,但是他們去演出巨人時,卻一點也不恐怖,反而變得很滑稽。尾上對此也感到煩惱,於是說提請其中一個巨人演員試以「走近出現在眼前很美味的壽司,然後想去吃的情景」來演出。於是,演員張開大口,一次過吃掉了壽司,同時又滿足笑地著,這感覺真的令人毛骨悚然,尾上就明白到:「就是這個表情吧!」所以電影中,巨人追殺人類的時候,也會要像平常一樣的微笑。就算是被斬殺的時,任何時候也要微笑。戲中,女巨人用舌頭去舔着牆壁的血的一幕也是尾上在當場才決定,並由從前奧運選手去演出這個角色,當時她展示了一個相當快樂的的笑容去演出,拍攝出來的效果也很好。

  尾上接著說:「我不喜歡血肉模糊,內臟橫飛的畫面。但是如果不繪畫食人的情況,好像就失去了原作的情感。為了保持原作的感覺,我將明顯的人形公仔放進畫面,避開直接的殘殺描寫,以這個方法來表達讓觀眾去自行想像。」

101news│資料提供:安樂影片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