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文化電影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藝訊 | 2017-03-26 12:54:31 | 分享到

   【101藝訊】1988年,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作品《基督最後的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在紐約舉行為宗教領袖而設的特別放映會,他在這場合上認識了大主教保羅摩亞(Paul Moore)。當時,快將結束其紐約教區主教任期的保羅,把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的歷史著作《沉默》送給馬田。

  這本在1966年出版、以宗教和信仰為主題的小說,在日本獲得高度讚揚,數年後被譯成英語版,感動全球讀者。馬田首次看這本書時,已經深深被打動,他說:「書中的主題在我年少時已經有所經歷,我在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長大,自小接觸宗教,羅馬天主教的精神以及其著重的信念在我心中是根深蒂固。

  令馬田最震撼的是,書中所描寫的宗教深層問題,都是他時常會面對到的。他說:「我不斷都在思考信念、懷疑、弱點以及人類的現狀,而這些都是書中很直接去探討和描繪的主題。」

遠藤周作代表作 刻畫教徒的黑暗歲月

  《沉默》一書於1966年出版,是遠藤周作踏入文壇第19年的作品,被譽為卓越的文學成就,亦被評為20世紀最優秀的作品之一,曾獲日本文學界榮譽的「谷崎潤一郎獎」(The Tanizaki Prize),在日本賣出超過80萬冊;1969年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暢銷全球。

  在近代日本文學中居承先啟後地位的遠藤周作,一生獲獎無數,曾獲「芥川獎」、「新潮社文學獎」、「每日出版文學獎」、「谷崎潤一郎獎」、「野間文學獎」等,1995年更榮獲日本文化勳章。

  故事發生在日本嚴禁天主教的德川幕府時代,亦是「地下教徒」(Kakase Kirishitan/Hidden Christians)的時代,以一宗轟動全球的宗教醜聞作開端:傳聞耶穌會的基斯杜化·費雷拉神父(Christovao Ferreira)在日本傳教時被捉拿,因受不了嚴刑而棄教,改信佛教。其後娶了一位日籍妻子,並且改名沢野忠庵,寫了一本《顯偽錄》(The Deception Revealed) 來批判基督宗教。

  故事中的耶穌會是由西班牙籍傳教士依納爵·羅耀拉(Ignatius Loyola)於1530年代創立,他更編制了《神操》(Spiritual Exercises)來幫助信徒學習耶穌基督的教誨。1534年,依納爵·羅耀拉、方濟·沙勿略(Francis Xavier)和他們的追隨者,立下貧窮(神貧)、貞潔、服從三個誓願。當年的耶穌會會士,今天已組織成天主教派中最龐大的一眾神父和弟兄,他們過去一直致力傳揚福音和執行使徒的職責,投入教育工作(如創辦學校和大學)、知識研究、文化培育、人權和社會公義等。

  小說中,費雷拉神父的兩名弟子:薩巴斯安·洛迪格斯神父(Sebastian Rodrigues)和法蘭斯高·加路比神父(Francisco Garupe),由葡萄牙遠赴澳門的耶穌會大學,再前往日本尋找恩師棄教傳聞的真相,同時他們遇上了冒著生命危險去堅持宗教信念的「地下教徒」。

  1923年生於東京的遠藤周作,是極少數從教徒角度去寫作的日本作家,他在神戶成長,由母親和姨母養育,11歲受洗。他就讀大學時發生二戰,暫停學業並在兵工廠中工作了一段時間,戰後繼續醫科學業並遷往法國。他一生與呼吸道疾病抗爭,包括結核病,曾經長時間住院。

  遠藤周作在1958年開始寫作,幾乎全都涉及基督宗教主題,包括《耶穌傳》(A Life of Jesus),讓人把他與一些西方的教徒作家如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作比較。他筆下的人物大多陷於複雜的道德兩難問題,而他們的選擇很多時都會導致矛盾或悲慘的結果,格雷安·葛林亦稱他為「世上最優秀的作家之一」。

琢磨劇本15年 道出故事精髓與真諦

  馬田史高西斯看過《沉默》一書後便決定要把它拍成電影,在80年代末已經開始與編劇拍檔積各斯(Jay Cocks)著手改編劇本,並打算開拍,但命運卻另有安排。他說:「我對劇本初稿不是太滿意,而且籌集資金也困難重重,所以將計劃暫時擱置一旁。」

  往後多年,他花了很多時間琢磨小說的主題和人物,與積各斯斷斷續續地寫了很多稿,結果用了15年才完成二人都感稱心滿意的劇本,一個包含了小說最深層意義、並為這些意義注入感情和生命的劇本。

  馬田為小說的2007年英文版所寫的前言,不但顯示出故事的主題對他的意義,還帶出了他的電影想表達的意思。他寫道:「基督宗教是建基在信念之上,但如果你研究它的歷史,就會看到要不斷去調整自己,克服困難,才可以令這信念茁壯成長。這是個矛盾,一個令人極度痛苦的矛盾:表面上看,相信和疑問是對立的,但我相信兩者是可以並行、相輔相成的。疑惑可能會引致很大的孤獨感,但如果與真正、堅定的信念同在,便可以達至最令人喜悅的交融。遠藤周作非常了解這個痛苦的自相矛盾過程──一個由堅信到質疑到孤獨到交融的過程。」

  馬田指故事主角洛迪格斯,就像法國作家Georges Bernanos的《Diary of a Country Priest》中所寫的「屬於教會的人」(man of the church)一樣,他這樣形容道:「如果洛迪格斯一直留在葡萄牙,他很有可能是那種堅定不移、不屈不撓、對信念毫無動搖的人;但是他流離他方,身處一個對基督宗教充滿敵意、甚至趕盡殺絕的地方,他全心相信自己將會成為西方故事的英雄、成為聖經的寓言、成為基督人物,而這裡就是他的客西馬尼(基督被猶大出賣被捕之地),還有他的『猶大』:一個名叫吉次郎(Kichijiro)的可憐人。」

  而被馬田形容為基督宗教中最大壞蛋的猶大,當然也象徵著基督神學中的一大迫切矛盾,他寫道:「猶大的角色是甚麼?基督對他有甚麼期望?而今天的我們又對他有甚麼期望?關於猶大的問題,遠藤周作的看法比起任何一個我認識的藝術家都來得直接。」

  這問題注滿了《沉默》整個故事,也決定了洛迪格斯的命運,就如馬田這樣寫:「遠藤周作扭轉了洛迪格斯的命運。《沉默》是關於一個男子從痛苦中明白到神的愛比他所知的更神秘,祂為人留下的道路比我們所知的更多,而祂一直都在......即使祂沉默。我在20年前首次拿起這本書,自此翻看了無數次......它給予我的那種養分,我只在寥寥可數的藝術作品中找到。」

李安導演促成《沉默》赴台拍攝 侯孝賢班底黃文英擔任美術總監

  劇本完成後,馬田史高西斯與監製愛瑪高斯哥夫(Emma Koskoff)和艾爾文韋加拿(Irwin Winkler)更著力為電影集資,還有選角和拍攝地點的問題。為一部如此嚴肅的宗教和哲學電影集資,當然是非常困難的事,但經過一些阻滯後,他們終於成功。馬田的《華爾街狼人》(The Wolf of Wall Street)上映後,主要投資者相繼上馬,包括「Fabrica de Cine」、「AI Films」、「SharpSword Films」和「IM Global」。

  其實在確定投資者之前,早在2008-2009年時,導演和幾位主創人已經開始物色拍攝地點,由於知道在日本拍攝會是非常昂貴,於是他們勘察了紐西蘭、加拿大等地,直到導演李安和洛比桑先後推薦台灣,在台灣找到最合適的場地。之後,馬田和監製愛瑪便聯繫李安,詢問在台灣拍攝的可行性,而李安和他的拍檔,特別是David Lee,都義不容辭地協助。

  愛瑪勘察場地時走遍了整個台灣,她說:「我敢說我已經走遍台灣每個角落,認識了很多人。這裡擁有多變的景觀和地形,傑出人才,在台北還有電影製作設施,因此我相信台灣是拍攝《沉默》的唯一選擇,我們可以在這裡重塑17世紀的日本。」

  馬田同意道:「我們看過全球多個地方,最後決定在台灣拍攝,因為地理環境上比較接近,氣候也很相似,有城市、有山、有水、有風景的多變特性,都正是我們需要的。台灣的自然景色,無論是草的顏色、石頭的形狀或海岸的線條等,都充滿了故事,只要把人物放置其中,畫面就會開始說話。」

  從電影中,我們看到九份的山海景致,石門老梅海灘和陽明山的壯麗溫泉,還有花蓮牛山呼庭、石門洞、金瓜石燦光寮古道的神秘意境,在馬田史高西斯和剛憑本片獲金像最佳攝影提名的羅治高比艾圖(Rodrigo Prieto)的鏡頭下,散發不一樣的生命力和美。

  而美術總監黃文英於《刺客聶隱娘》的拍攝場地中影片廠,首次遇到前來參觀的監製愛瑪高斯哥夫。不久,黃文英接獲邀約,盼她接下美術監督,身為馬田影迷的她欣然接受。後來才知道,她是該片非馬田班底中,唯一不必準備英文履歷就直接合作的一位,至於原因,當然是侯孝賢。黃文英與侯孝賢合作超過20年,馬田看過所有侯孝賢電影,這就是最好的履歷。

安德魯與亞當 為演出節食激減20公斤

  選角方面,製作團隊首先要物色薩巴斯安·洛迪格斯神父(Sebastian Rodrigues)這要角,馬田史高西斯說:「飾演洛迪格斯的演員需要有能力和理解力去處理這複雜人物,同時我們也要找一位願意擔演這角色的人,因為這些年來我見過很多演員,有些很直接地回應說對這題材不感興趣。」

  不過在這些年間,他也遇到不少被這題材和故事深深吸引的年輕演員,當中有一些也合他心意,但因為電影計劃停滯不前,這些演員也年齡漸老,而洛迪格斯只是個廿多歲的年輕人。
當電影開拍有期時,馬田再次為角色進行試鏡,在多位年輕演員中看中了「蜘蛛俠」安德魯嘉菲(Andrew Garfield),他說:「安德魯年齡合適,更重要的是他有能力應付這角色,而且他很在乎,簡直是天賜的。」

  安德魯說:「試問你怎能拒絕馬田史高西斯?這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完全在我意料之外。」雖然安德魯很高興能擔演這角色,但也深明這是個很大的挑戰,他說:「這故事題材很艱深、規模龐大、情感強烈,我們目睹的是這人物一生走過的路,他所面對的問題也是我們都感同身受的:就是如何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有信仰的人生,而這樣的人生是否也會令你活在懷疑之中。這些都只是這故事和人物吸引著我的原因之一。」

  至於洛迪格斯的同伴法蘭斯高·加路比神父(Francisco Garupe),馬田史高西斯選了另一位具個人魅力的年輕演員亞當載夫(Adam Driver),他在《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和《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中的表現亮麗,而且同樣被這故事吸引,他亦很興奮能夠與馬田合作。

  亞當為演出做好準備,浸淫於遠藤周作的小說以及電影劇本之中,他說:「我被故事中的信仰危機所吸引,這是人所共有的。」吸引著他的還有兩個年輕神父角色:「我喜歡他們的不滿和疑問,這是信仰中的重要部分,令我想起聖彼得。懷疑是健康的,任何事情當中都應該是存在懷疑,人與人的關係中也應存有懷疑的。」

  亞當亦很喜歡故事以非典型的方式來描寫神父:「大家心目中的神父都是冷靜理智的,但這些耶穌會信徒是先驅者,那個時期的情況是很嚴峻的,他們要很硬朗,很頑強,不是我們現在認識的神父那樣,我會視他們為探險者。」

  安德魯沉浸在神父的角色上,還去教會參與了30天的靈修,也自我要求節食、少言、清心寡欲。為了令演出更有說服力,更清減了20多公斤。導演對兩位新生代演員讚不絕口,他說:「安德魯和亞當為角色節食及認識信仰,兩個人都瘦了20公斤以上,他們常常不能吃東西,但少有怨言,唯一抱怨的一次是我們在海蝕洞拍戲,大家叫了小籠包,而他們只能吃劇組吃剩的。」

里安納遜演變節神父 是千古罪人還是忍辱負重?

  憑《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獲金像影帝提名的里安納遜(Liam Neeson),15年前曾在馬田史高西斯的《紐約風雲》(Gangs of New York)中飾演法隆神父(Priest Vallon),他很高興能再次與馬田合作,在本片飾演基斯杜化·費雷拉神父(Christovao Ferreira)。

  里安說:「跟馬田合作是一件樂事,也是上了一堂電影課,而這故事吸引我的是其切身感覺,書中以及劇本中所描寫的,都是今時今日在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我覺得這是所有人都會想看的電影。」

  對於本片的主題,里安說:「1986年我拍《戰火浮生》(The Mission)時,看了很多關於耶穌會的資料,自那時起我已經對此很著迷,那部電影的顧問Daniel Berrigan神父更成為了我的好友,他令我對耶穌會有更深的認知,尤其是聖依納爵(St. Ignatius)和聖方濟(St. Francis)。」

  而費雷拉神父這角色,也深深吸引著里安,他說:「這個歷史上的大人物,一個學識淵博的人,一個走進教會之中受耶穌會的文化洗禮的神父,不禁令人疑惑為何會背信棄義,成為教會的一大恥辱?」

淺野忠信、塚本晉也 星級日本演員加盟助陣

  在故事中,跟幾位葡萄牙神父一樣重要的,是一眾日本人角色,包括虔誠的地下教徒和對他們施以嚴刑的武士。早在2007年,馬田史高西斯和選角總監愛倫路易斯(Ellen Lewis)已經前往日本與一些著名演員見面,愛倫說:「我去了日本三次,我們見過的所有演員都相當出色,即使他們的英語未必說得很好,但我們看得出他們都很理解劇情,而且演繹得很動人。」

  馬田挑選了淺野忠信(Tadanobu Asano)來擔演狡猾奸詐的翻譯員,馬田很欣賞他在在《蒙古王》(Mongol)中飾演成吉思汗的表現,而美國觀眾應該會比較熟悉他在《超級戰艦:異形海戰》(Battleship)和《雷神奇俠》(Thor)的演出。

  資深舞台及電影演員尾形一生(Issey Ogata),曾在俄羅斯導演亞歷山大·蘇古諾夫(Aleksandr Sokurov)的《太陽》(The Sun)中飾演昭和天皇,在本片擔演令人畏懼的盤問者井上大人(Inoue),他的嚴刑暴政令全國的地下教徒活在惶恐之中。

  日本矚目的年輕演員之一窪塚洋介(Yosuke Kubozuka),飾演複雜狡詐的吉次郎(Kichijiro),他有時是兩位神父的嚮導,有時卻是他們的敵人。而在法國生活的笈田吉(Yoshi Oida),則飾演友義村(Tomogi Village)的地下教徒一藏(Ichizo),他堅定的信念啟發了兩位神父。知名導演及演員塚本晉也(Shinya Tsukamoto)飾演茂吉(Mokichi),也是村莊中一個虔誠的信徒。

  馬田回想塚本晉也來試鏡的情形:「我說:『甚麼?這位日本大導演也來試鏡?!』我真的很驚喜,難以置信,塚本是個真正獨樹一幟的電影導演,他的電影啟發了我,例如《鐵男》(Tetsuo: The Iron Man)和《六月之蛇》(A Snake of June)。」塚本晉也則很謙虛地表示,能夠參與試鏡已感榮幸,他視馬田為電影界至高無上的大師:「就算在馬田史高西斯的電影中擔任臨時演員我也願意。」

  馬田大讚片中一眾日本演員:「日本演員都非常優秀,跟他們見面、合作,令我大開眼界,他們的演技和深度令人讚嘆不已。」

台北中影製片廠搭景 山區拍攝困難重重

  電影於2015年1月31日在台北的中影製片廠(CMPC)開拍,曾憑《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等電影三度獲金像最佳美術指導獎的丹特法拉提(Dante Ferretti),在製片廠中建構了當時屬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門場景,以及耶穌會大學。

  由於馬田史高西斯希望盡量順時序拍攝,他首先拍了推動故事發展的頭兩幕:洛迪格斯神父在房間中反覆思量費雷拉神父的失蹤傳聞;洛迪格斯和加路比懇求范禮安神父(Father Valignano)派遣他們到日本尋找費雷拉神父。

  製作團隊還在製片廠中拍攝了范禮安在澳門海邊目送兩位年輕神父,乘坐中國式帆船前往日本的場景;以及兩位神父在客棧中首次遇見聲稱可擔任日本嚮導的吉次郎。製片廠的部分拍完後,團隊就前往離台北一小時車程的金瓜石山區,拍攝兩位神父抵達日本後遇見地下教徒的一幕。之後,團隊就前往附近的燦光寮山,美指丹特在那裡搭建出地下教徒棲身的友義村(Tomogi Village),這裡的村民都是憑著內心的信念,秘密地奉信和敬拜他們的宗教。

  在這些山區環境拍攝,對製作團隊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如流沙般吸啜的厚泥濘、陡峭的斜坡、佈滿沙石崎嶇不平的步道,大大增加行走及移動器材的難度。加上當地天氣變化難測,這一刻下雨有霧,下一刻天朗氣清,令拍攝工作難上加難。

  曾憑《斷背山》及剛憑本片獲金像最佳攝影提名的羅治高比艾圖(Rodrigo Prieto)說:「攝影上的兩大難題是連貫性和在黑暗中拍攝。連貫性的困難在於光線受驟變的天氣影響,一個小時內可以經歷陽光普照和雲霧雨,但片中有很多幕都是要花一整天去拍攝,我們需要花很多功夫去控制自然光源。其中有一幕,我們在陽光下已經拍攝了大部分,但最後要在霧中把整幕重拍。」

  「在黑暗中拍攝則是另一個挑戰,因為故事中兩個神父有大部分時間都要四處躲藏,他們在黑暗中崇拜、聚會和移動,因此我們要在廣闊的地域,包括海洋上製造月光的效果。但由於山勢崎嶇,我們需要用人力擔抬著器材徒步走到拍攝地點。某些情況下,我們根本無法把大型器材,如燈光吊臂運進現場。天雨路滑時就更加危險,需要裝置攝影機路軌或者用Steadicam來拍攝,真的一點也不容易!所以有時我會選擇在黃昏時分拍攝一些晚間場面,免卻了用打燈來製造月光效果。我們在拍攝時所遇到的困難,都可以從大銀幕上看到;兩位神父所經歷的,也是我們在拍攝時所面對的現實。」

忠於史實 反映歷史面貌

  雖然拍攝過程相當艱辛,但馬田史高西斯和整個製作團隊都保持認真和一絲不苟的態度,務求忠於史實及反映歷史面貌,他們做了很詳盡的資料搜集,更有一個顧問團隊在旁提供指導,例如在室內場景,由佈景設計到用怎樣的油燈、地燈,以至宗教禮節,都要確保是符合那個時代的實況。

  馬田花了多年時間於這個劇本上,因此對故事的時代背景和各個細節都非常了解,他說:「故事背景是1643年,當中的重要事件是發生在1640和1641年,即是江戸時代早期,而在100年前,即16世紀中時,首批傳教士抵達日本。事實上,首個抵達日本的傳教士就是方濟·沙勿略(Francis Xavier)──耶穌會的創辦人之一。這也正值戰國時代,是所有不同宗族都為了國土而戰的動盪時期,傳教活動與西方貿易的冒起有很大關連,也因此,來自不同派別和國家的傳教士也捲入矛盾衝突之中。」

  「幾十年來,日本都歡迎和容納傳教士踏足國土,到1600年時,估計有20至30萬個日本人信奉基督或天主教。德川幕府掌權後,開始集中權力和統一國家,而葡萄牙和其他歐洲傳教士,都被視為挑戰政權的外國勢力,但傳教士仍然繼續他們的使命。直到1614年,政府頒佈驅逐法令,迫使傳教士隱姓埋名,從事地下傳教工作,在日本主管耶穌會的費雷拉神父是其中之一。當時,大部分傳教士都被迫離開日本,但有些卻堅決留守,秘密傳教。」

  「迫害天主教徒的時期隨即開始,政府四出搜捕地下教徒,被捕的會被迫變節,聲明棄教,否則會承受各種酷刑,虐待至死。在那時期被殺的教徒人數不詳,但相信是數以千計。在1633年,耶穌會收到消息,指費雷拉神父已背信棄義,轉投佛教,並與日本政府合作,遠藤周作的小說就是根據這件歷史事件而寫。之後日本嚴禁西方人進入,長達200年之久,故事中的兩位神父是秘密地潛入日本,隨時會被追捕、捉拿、虐待甚至處死。」

  「這是很長篇的歷史,當中有很多複雜的歷史影響在互相角力,我曾想過在電影開始時以字幕或旁白或對白向觀眾解釋歷史背景,但最後沒有這樣做,因為我希望觀眾感受到17世紀日本的神秘莫測,就如兩位年輕神父所感一樣。此外,電影中看到的衝突,包括宗教迫害,以及對信仰的考驗,都是沒有時間性的。」

各地著名宗教學者擔任顧問

  為了在大銀幕上重塑17世紀的日本,與馬田史高西斯合作多年的研究員瑪莉安寶華(Marianne Bower)發揮重要的功用。她對原著小說和那個時期的歷史進行了大量研究,對故事和人物都瞭如指掌,由於她也非常清晰導演的想法,在拍攝現場更成為台前幕後不可或缺的顧問。

  瑪莉安早在2003年已著手為《沉默》展開籌備工作,她說:「馬田和我的第一個問題是:16世紀的葡萄牙神父是怎樣的呢?我們知道遠藤周作的書是根據真人來寫,費雷拉神父是當時的一個名人,所以我們首先要盡全力了解這些真實人物的故事。」

  「基本上,在研究這類題材時,我首先會在博物館和圖書館找視覺資料,就這電影來說,即是要找17世紀日本的圖像資料,而我找到了一系列描述葡萄牙人抵達日本的影片,另外也搜集了很多描繪那段歷史的圖像、版畫和書,並研讀了關於地下教徒的書籍。最令我驚嘆的是有大量關於教徒被武士虐待的圖像資料,令人心痛。」

  馬田和瑪莉安閱讀了很多關於基督宗教起源的書籍,導演對這主題早已有深入研究,他們又與這範疇的歷史學家接觸,包括印第安納大學的名譽退休教授、《Deus Destroyed》的作者George Elison;以及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副教授、《Journey to the East》和《The Visitor》的作者Liam Brockey,都是很寶貴的資料來源。

  另一個提供寶貴知識和資料的人士,就是原著小說的英文版翻譯者Van Gessel,他非常樂意提供協助,有問必答;還有耶穌會神父兼教會刊物【America】的特約編輯James Martin,他在前期製作階段時擔任導演和安德魯嘉菲的顧問,他會與二人連續多個小時一起研讀基督神學和耶穌會理論的要點,這些都為製作人提供了知識的泉源和啟發。瑪莉安說:「我們得到的資料、從對話中記下的重點,都一一輯錄成活頁筆記,方便大家參考。」

  而在台灣開拍時,製作團隊更參與了定居當地的耶穌會神父和傳教士的禱告會,當中有輔仁大學的神學教授Alberto Nunez Ortiz神父,和光啟社(台灣耶穌會電視台)的副主席Jerry Martinez神父,他們時常會親身來到拍攝現場擔任顧問,教導演員和製作團隊,幫助大家明白基督宗教禮節的意義,和在1640年時教徒的禮儀舉止。

  西班牙籍的Nunez神父是天主教歷史的專家,精通天主教多個世紀以來的禮節,他說:「導演和演員對這題材的認真和一絲不苟震撼了我,他們投入了很多時間和心血去了解那個時代,但在拍攝期間,他們的求知欲不減,會不停地提出問題。看著馬田史高西斯拍電影,讓我覺得回到過去一樣。」

花蓮縣海灘上釘十架 演員承受體能挑戰

  在台北取景的部分完成後,團隊移師到三小時車程外的花蓮縣,在石門老梅海灘一帶佈滿岩石的海岸線、波濤洶湧的水灣和險峻的海蝕洞取景。導演在石門拍攝了教徒受苦難的情景:三個友義村村民,包括一藏、茂吉和一個無名教徒,在這裡被釘十字架處死,他們為信仰和其他村民的性命而犧牲自己。無論用怎樣的方法來執行,釘十架都是非常痛苦的過程,在17世紀的日本,武士設計出一種尤其殘忍的「水磔」,就是在海中豎立十架,當潮汐湧至時,海水淹到大腿處,被釘者逐漸身心疲憊,折磨大約一個星期左右慢慢死掉。

  整個團隊都對飾演一藏、83歲的笈田吉的體力和能耐感到驚訝,生於日本的他在巴黎定居,在法國花了數年時間與英國戲劇和電影導演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合作,他是著名的演戲導師,寫過三本相關的書籍。在本片中,他演繹這個比他年輕一半、受盡苦難的角色。

  笈田吉說:「一藏是個情操高尚的人,能夠飾演這樣的人已經是天賜的機會,我要好好地了解他的內心、思想、感情,他經歷信仰的方法和歷程;同時我也要了解他所經歷的痛,不只是心理和情感上,還有肉體上。」過程中,笈田吉用了很多自己書中所寫的演戲概念:「拍攝釘十架的一幕,我被綁在十字架上時是榮耀的時刻,而我在拍攝期間也必須躺下來休息,一藏當然就沒有這個奢侈的享受。不過,在拍攝時面對的體能磨練,某程度上讓我感受到那時的人們所遭受的苦難。」

  安德魯嘉菲被笈田吉的演技震懾,他形容有如看到曾讀過的演戲技巧活靈活現地呈現眼前:「我很高興可以認識笈田吉和與他合作,我讀戲劇時看過他的書《The Invisible Actor》,印象深刻,我也告訴了他呢。」

  同樣演技非凡的還有塚本晉也,他拍這幕時在十架上顯示出無比的耐力,被粗糙的麻繩綁在木柱上,還要抵受海浪的拍打和猛烈的陽光,雖然如此,他也甚少要求替身的協助,親力親為地演出。

  塚本晉也本身也是位有名和備受尊重的導演,卻謙遜地說:「能在馬田史高西斯的電影中演出有多榮幸是不能言喻的。拍攝期間,人們都與我討論信仰的問題,因為這是本片的一大主題,而當他們問我有沒有信仰時,我會說我的信仰就是馬田史高西斯。這絕對不是信口開河,這題材的嚴肅、拍攝過程的嚴格,尤其是馬田的認真專業態度,為這電影賦予了一份神聖感,是一種充滿著豐富意義的美。」

  每位演員都傾盡全力演出,安德魯指,洛迪格斯神父這角色對他來說,在拍攝的每一天都是重大挑戰。他說:「在開拍前,我已經花了很長時間去把角色注入我的身體、我的骨子裡,這真的是一次靈性上的探索。我爸爸是猶太教徒,媽媽是基督徒,而我和哥哥在成長時都沒有接受任何宗教的教導或影響,我對基督教、猶太教......所有宗教和宇宙學都感興趣。」

  為了準備他的演出,安德魯與居於紐約的耶穌會學者和作家馬丁神父(Father Martin)交流:「我跟馬丁神父建立了深厚的關係,他讓我認識耶穌的生平,也介紹我結識了耶穌會教徒,我被他們深深啟發,也幫助我了解洛迪格斯神父—他是個理想主義者,覺得自己很了解人生,但當他明白到自己也只是一個人,就必須要接受自己的人性弱點。」

  亞當載夫為了飾演飽受肉體折磨的加路比神父而刻意節食減磅,他說:「令自己無時無刻都感到肚餓和疲倦,對演出是有幫助的。」但長期處於饑餓狀態,並不是兩位神父在日本遇到的唯一困難:「他們攀山涉水,千里迢迢去到日本,這些過程沒有一一拍出來,但我們要演繹到出來,讓大家感覺到他們離鄉背井,兩年來歷盡艱苦。」

《少年Pi》蓄水池拍攝橫渡大海場面

  導演在花蓮縣的牛山拍攝洛迪格斯神父獨自前往附近一條漁村的部分,他在這條村遇到另一班虔誠的信徒,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吉次郎在海灘出現,懇求神父聽他懺悔。

  之後,團隊再前往台中,在市中心外一個工業園中的蓄水池拍攝兩位神父橫渡汪洋前往日本的部分,這也正是李安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時所建的那個蓄水池。攝影指導羅利高比艾圖說:「為了拍攝小艇在晚上漂流,燈光師Karl Engeler製造了一個巨大的燈箱,用工業吊臂來控制,造出柔和黯淡的月光效果,我們再用噴煙機來製造煙霧效果,增加神祕感覺,這是受經典日本片《雨月物語》(A Tale of Ugetsu)所啟發的。」

  團隊又在台北外圍的桃源谷拍攝一些主要的情節,包括洛迪格斯神父獨自漂泊的場面,以及在大華壺穴的溪流拍攝洛迪格斯被武士逮捕的一幕。然後他們回到中影製片廠,拍攝發生在長崎市的故事部分,以及洛迪格斯被捕後囚禁在獄中的部分。

  之後他們又再前往台北市郊的一個海灘,拍攝洛迪格斯被迫與翻譯員(淺野忠信 飾)前往海邊,眼白白看著加路比神父死亡的一幕,這些情節對台前幕後來說都有很大的衝擊,包括攝影師羅利高,他說:「我在天主教家庭成長,年輕時已感到自身與信仰的強烈連繫,但隨著年紀增長,我開始質疑教會的教條,我看到信仰如何幫助人面對人生,但信仰的真正意思是甚麼?而我們又是否需要教會的等級體系,或有組織的宗教團體才能經歷信仰?拍攝《沉默》讓我思考這些問題,並透過燈光和攝影,影像化地表達出來。」

  美術兼服裝指導丹特法拉提打造的場景不但重塑出17世紀的日本,更是反映出故事的情感與氛圍,他很自豪《沉默》是他與馬田史高西斯合作的第九部電影,並特別指出這電影他足足跟了25年。

  「1990年當我拍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Voice of the Moon》時,有一位監製問我是否有興趣跟馬田史高西斯合作他的下一部作品,即是《沉默》。」那時的丹特還未跟馬田合作過,當然他對這個合作機會很有興趣,只是《沉默》一直開拍無期,結果他們的首次合作是1993年的《心外幽情》(The Age of Innocence),他續說:「這些年來,我為《沉默》構思了五、六次,去過溫哥華和紐西蘭勘景,但每次都沒有成事。不過馬田很堅決要拍這電影,而到最後,我仍能為這電影做美指。」

  丹特很欣賞台灣的環境和景致,亦很滿意中影製片廠的設施,在那裡他製造出一系列的場景:澳門以及其熱鬧擁擠的街道、耶穌會大學、范禮安神父的書房、洛迪格斯神父的睡房、長崎市的街道和出島港口等。他說:「我早為這電影準備就緒但又面對延期那麼多次,到最後真的可以開拍時,一切又從頭開始。」

  從頭開始的意思是他再次反覆閱讀小說以及不同版本的劇本,並前往日本數次去為美術和服裝設計做資料搜集,走訪了東京、京都和長崎,更參觀了長崎的江戸博物館。他說:「我們不但製造了耶穌會教士的服裝給幾位神父,還有他們在日本穿著的農民服裝,以及村民、武士,甚至在片中出現的荷蘭商人的服裝。」

陽明山國家公園火山區取景 反映教徒惡劣環境求生

  完成橫越大海的部分後,製作團隊再次回到台北市郊山區,這次來到陽明山國家公園內的庚子坪火山溫泉區,這裡高海拔399米,地勢崎嶇,地熱運動頻繁,數千年來,100度高溫的泉水在地面湧出。在這裡進行拍攝,大家都要小心翼翼,做足保護措施。馬田史高西斯在這裡取景拍攝故事中發生在雲仙市的部分,費雷拉神父目睹武士以殘暴的方式對待歐洲的神父和修士。

  馬田坦言:「大部分拍攝環境都很惡劣和險要,這真的是我拍過最難拍的電影之一,但這也是這故事的性質。我們時常都身處簡陋的茅舍、極骯髒的場景、泥濘和陡峭的地勢拍攝,在17世紀的長崎,教徒都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生存,傳教士都要藏身於簡陋的茅舍中。在電影下半部,你會從洛迪格斯神父的角度看這一切,大部分時間都是透過監牢的鐵窗望出去,所以我們需要台北片場的設計,加上山區和海邊的實景來拍攝。」

  飾演費雷拉神父的里安納遜也準備好接受最嚴峻的挑戰,他說:「在開拍之前,我和安德魯在紐約跟這電影的耶穌會顧問馬丁神父合作,討論神學、學習教會禮儀和進行靈修,也了解到耶穌會教徒的使命和歷史。」

  里安表示,在過程中安德魯啟發了他:「安德魯是個非一般的年輕演員,他心思細密,把自己沉浸於羅拔迪尼路和丹尼爾路易斯的演戲方法中。」他對導演也讚口不絕:「我在《紐約風雲》首次跟他合作時,對他又敬又畏,而今次這電影是他沉澱醞釀多年的作品,我承認我非常緊張,擔心自己能否勝任這角色。最後我克服了恐懼,坦蕩蕩地做回自己,感受自己和角色的心靈。」

  「馬田要求全體工作人員在他與演員說話時要絕對的寂靜,不是因為演員是團隊最重要的,他們不是,而是馬田希望所有人無時無刻留心現場發生甚麼事,當整個團隊都專注於拍攝過程中的每個部分和細節,是相當令人鼓舞的事。」里安續說。

  亞當載夫同樣表示跟馬田合作得到很大的啟發和鼓舞:「他很樂意跟你討論和回答你的問題,他花了28年去令這電影成真,但卻不會很專制、不會獨行獨斷。對於我來說,能與我認為是當今其中一位最偉大的導演合作,是很難得的個人提升機會,他希望把電影拍到最好,希望你擁有你的角色,希望你給他驚喜。」

  完成庚子坪的外景拍攝後,團隊再回到中影製片廠拍攝總結部分。經過歷時約15個星期的艱苦拍攝工作後,團隊於2015年5月15日煞科。

101news

關於台前幕後

馬田史高西斯 Martin Scorsese (導演/聯合編劇)

著名美國電影導演、監製、編劇、演員,曾獲得多個金像獎提名,當中憑2006年《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成為金像最佳導演,此外也在各大頒獎禮和國際影展中獲獎無數,包括金球獎、艾美獎、英國電影學院獎、康城影展金棕櫚獎、威尼斯影展銀獅獎等。著作有:1976年《的士司機》(Taxi Driver)、1980年《狂牛》(Raging Bull)、1988年《基督的最後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1990年《盜亦有道》(Goodfellas)、1995年《賭城風雲》(Casino)、2002年《紐約風雲》(Gangs of New York)、2004年《娛樂大亨》(The Aviator)、2010年《不赦島》(Shutter Island)、2011年《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2013年《華爾街狼人》(The Wolf of Wall Street)等,多次與演員及好友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和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合作。

里安納遜 Liam Neeson (飾演費雷拉神父 Christovao Ferreira)

愛爾蘭籍演員,1993年憑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獲得金像影帝提名,之後參演多部成功的電影,包括2005至2010年的《魔幻王國》系列(The Chronicles of Narnia series)、2008至2014年《救參96小時》系列(Taken series)、1999年《星球大戰前傳:魅影危機》(Star Wars: 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2002年《紐約風雲》(Gangs of New York)、2003年《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2005年《蝙蝠俠—俠影之謎》(Batman Begins)、2010年《人‧神‧魔戰》(Clash of the Titans)、2011年《極地戰狼》(The Grey)、2012年《蝙蝠俠—夜神起義》(The Dark Knight Rises)、2016年《獵神:魔雪叛變》(The Huntsman: Winter's War)等。

安德魯嘉菲 Andrew Garfield (飾演 洛迪格斯神父 Sebastian Rodrigues)

美國/英國籍演員,出生於洛杉磯,演出英國舞台劇和電視製作出道,2007年《命運迷牆》(Lions for Lambs)是其電影長片處女作;2010年演出《社交網絡》(Social Network)令他嶄露頭角,獲得金球獎和英國電影學院獎提名;其後在2012年的《蜘蛛俠:驚世現新》(The Amazing Spider-Man)和2014年《蜘蛛俠2:決戰電魔 》(Amazing Spider-Man 2)中飾演蜘蛛俠令他的事業邁進一大步;2016年主演由米路吉遜(Mel Gibson)執導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獲金像、金球、英國電影學院獎和美國演員工會獎的最佳男主角提名。此外他也參演舞台劇,如2012年的《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獲東尼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其他電影演出有:2007年《心靈鐵窗》(Boy A)、2008年《華麗孽緣》(The Other Boleyn Girl)、2009年《柏納大師奇幻Show》(The Imaginarium of Doctor Parnassus)、2010年《愛.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2014年《99個家》(99 Homes)等。

亞當載夫Adam Driver (飾演 加路比神父 Francisco Garupe)

美國演員,2012年至2017年期間演出HBO電視劇《Girls》為人熟悉,連續三屆獲得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男配角提名;而在2015年電影《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中飾演Kylo Ren更備受矚目;其後憑2014年《幸福魔天倫》(Hungry Hearts)成為威尼斯電影節影帝(Volpi Cup),以及憑2016年《Paterson》獲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男主角獎。其他演出包括:2011年《J·艾德格》(J. Edgar)、2012年《凡事哈》(Frances Ha)和《林肯》(Lincoln)、2013年《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和《緣來不是我女友》(What If)、2014年《愛聚頭七天》(This Is Where I Leave You)和《玩轉4字頭》(While We're Young)、2016年《異能劫》(Midnight Special)等。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