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文化電影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藝訊 | 2019-05-26 16:13:31 | 分享到

製作專輯│韓國電影│世越的痛 跨世的愛

  【101藝訊】2014年的世越號船難,是南韓近50年最嚴重的沉船意外,這場意外造成304人喪生,當中逾200名罹難者是韓國檀園高中的一班準畢業生,本來高高興興地乘船前往濟州旅行,怎料一場嚴重的意外會令到他們從此與家人陰陽相隔。在世越號船難邁入5周年之際,這場令人痛心疾首的事件被搬上大銀幕,電影定名為《沒有你的生日會》。導演李宗彦希望透過電影鏡頭,讓觀眾體會到罹難者家屬的內心創傷,了解一班痛失家人卻必須繼續生活下去的人們,是如何相互安慰,從痛苦中重生。

  電影由韓國兩大影帝影后薛景求、全度妍領銜主演,在韓國上映後網路口碑全是高分正評。根據韓國最大的連鎖電影院品牌CGV調查中心分析,與世越號罹難學生年紀相若即20歲的觀眾,在上映首兩天的入場比例佔高達41%,足以顯示他們對於故事深深感到共鳴。這部電影不僅擄獲了年輕觀眾的心,30-40歲的觀眾也深深被打動。

  由於電影內容取材自韓國舉國感到悲痛的世越號船難,不管是劇組還是演員,都格外謹慎。導演李宗彦表示:「比起特殊事件,更想集中於透過真實的採訪取材,來描繪出遺屬們的現實生活與情感。」導演自2015年開始參與了許多「世越號」相關服務活動,身體力行的協助死者家屬,因而接觸了不少失去子女的家長。」而製片表示:「一開始去找罹難者家屬時,十分地小心翼翼,他們卻欣然答應,還說希望電影拍攝順利,讓我們很感恩。」

  這部作品以細膩的人性情感角度,聚焦在遺屬的故事上。生離死別一直是個令人悲傷的課題,但劇本想傳遞的並非意外當下的痛苦,而是面對至愛摯親的離去,該如何找到重生力量。透過家人與朋友來找尋一些慰藉,透過回憶過去甜美的細事來淡化傷痛或自責的感受,這樣被留下來的人才能面對接下來的生活挑戰,並能更加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以「世越號沉船事件」在韓國社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也在大多數南韓人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傷痕。在世越號事件喪生學生高達250名,要面臨失去親人、失去朋友的傷痛的人,這些被留下的遺屬可是多達2000多人。幾年來也陸續拍成各種紀錄片。包括韓國歌手F(x)、Red Velvet、 BTS以及GFRIEND等,都曾以歌曲創作悼念世越號事件。而第一部以此事件為主題的劇情電影《沒有你的生日會》終於問世,也引發極大的討論及關注。《沒有你的生日會》以世越號事件做為背景,描繪沉痛的那一天後,敘說遺屬家族的故事,以溫柔凝視的角度,呈現出一部具有溫度的動人電影。韓國電影圈兩大巨頭-薛耿求與全度妍,分別曾獲得大鐘、青龍、百想藝術三大獎項肯定,全度妍既是康城影后,也曾出任康城影展競賽評委,使得本片從開拍起已讓影迷關注。

  薛耿求與全度妍繼《求偶一支公》後,分隔17年再度合作,飾演一對平凡夫妻在歷經船難事件後,失去了唯一的兒子。家庭裡始終籠罩著抑鬱與壓抑,在旁人的鼓勵下,他們決定要為兒子辦紀念生日會,他們與親友相聚一刻,為了緬懷,也為了送給彼此最寶貴的回憶禮物。兩人在閱讀劇本時,就已經真情流露,忍不住落淚。薛耿求說:「劇本閱讀會時,努力不投入感情。但情緒一發不可收拾,有種無法克制的感覺。」一旁也淚眼婆娑的全度妍也表示,「原來這真的是很不得了的作品啊!」

  這是導演李宗彥首部執導的劇情片,她曾師事韓國名導李滄東,擔任《詩》與《密陽》助導。她坦承自從2015年開始關注「世越號」議題,該年夏天起就開始持續擔任義工,在安山地區進行相關義務服務,關懷遺屬們,聽他們的故事,與他們一同哀悼,也參加了這些過世孩子們的紀念生日會。後來曾以世越號沉船為題材拍攝紀錄片《朋友們:隱藏的悲傷》。將如此沉重的議題影像化,李宗彥表示:「處理這樣的議題要非常謹慎小心!剛開始不容易接近家屬們,但彼此接近後,我跟他們共同生活一段時間,也參加生日聚會,那時心想:如果能寫成劇本、拍成電影就好了。決定拍片後和製片一起見家屬們,他們還對我們說加油,給予極大的鼓勵。而《沒有你的生日會》是一部關於珍愛之人生活的內容,也包含被留下來的人們的故事,希望藉此抹去心中創傷,撫慰人們心靈的一部作品。」

  導演希望這部電影能貼近真實︰「透過重現遺屬們的日常生活,我相信能夠令更多人體會及感受他們的痛苦與哀傷。我也想這部電影能令心痛難耐的人,也能夠向別人表達情緒。這部電影可以細膩地讓記得事件的人重溫、又提醒已經淡忘的人。」導演亦激讚兩位主角︰「他們兩人幾乎每一刻都投入真實的感情去演出,值得被更多人看到,他們成就的這部充滿慰藉與力量的電影。」

  「呈現最真摰的情感」成為製作團隊的最高目標,來自《密陽》、《屍殺列車》與《燒失樂園》等電影的幕後團隊當然全面配合,務求令影片能呈現出真實感與生活感,盡量如實捕捉紀錄演員們的逼真自然的演出,避免過度戲劇化與技術性處理,以自然採光配合大量一氣呵成不間斷的拍攝,來展示流暢而充滿實感的情緒與感覺,包括片尾「生日會」的重頭戲,正是長達30分鐘的一場戲,以3部攝影機不間斷拍攝全體演員實時一氣呵成的演出。導演李宗彥花最多精力拍攝這一場連戲:「我希望這場生日會的戲,能如同我參加過的那些同樣的生日會一樣真實感人,讓入場的觀眾能見證與分享那獨具意義的時刻。」

與女主角全度妍對話

Q:為什麼答應參與這部電影?
A:其實我是婉拒了兩次才決定接拍的。因為當中有很多困難和感到負擔的部分。一來這個是關於世越號的故事。而第一次正式推辭的時候,導演也很尊重我的決定。可是跟導演交談多次後,這個故事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放不下來。還有,這部電影是講要活下去並且克服傷痛的人,所以我便決定接拍了。

Q:在正式拍攝之前,你是如何看待「順南」這個角色?
A:演出前我是沒有太多的想法,可是下決定接拍後,我每一刻都會想:這個女人在想怎麼呢?如果我是她的話又會怎樣呢?我時刻都有這些想法。畢竟我和角色人物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當我面對不同的情況時,我都會想如果我是順南的話,我會怎做?我眼中的順南是一個嘗試去理解、去接受的人。她認為自己能做得到,但這絕對不是一件易事。對她來說,兒子秀浩就如她的戀人、她的朋友,當她知道失去秀浩的那一刻,我會想她究竟能接受得到嗎?不僅是順南,不管是誰也會這樣。即使是事實,也需要時間去慢慢接受。因此順南也需要一點時間,我會尊重和理解她。

Q:飾演「順南」一角有什麼困難嗎?
A:劇中角色沒辦法接受兒子的死亡,她的人生已脫離了現實與情感上的體會,所以我在演戲的時候也會怕自己比順南早一步投入悲傷的感情當中。因此我也跟導演討論很多次,這是順南的情感,還是全度妍的情感。

Q:透過戲中秀浩的媽媽「順南」一角想表達的是什麼?
A:透過順南,亦透過選擇接拍這部作品的我,想表達的是:站在傷痛面前,不是只有痛苦的感覺。跨過傷痛之後會有個活下去的理由,像是為他們打氣一樣。分享悲哀,得到活下去的力量,我認為正是通過紀念生日會來實踐的。不要因為悲傷而逃避,如果能跟別人分享的話,感覺會形成一鼓力量,鼓勵大家好好活下去。

Q:最深刻或最喜歡的場面?
A:生日會那一場戲是很深刻,但跟藝秀在一起的場面也令我很有感觸。哥哥的空位子由媽媽補上,藝秀其實還沒有確實地感受到,但卻通過媽媽來硬要承受,是很痛心的。因此,跟藝秀一起吃飯的場面,還有責罵她的場面,都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Q: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哭戲,是哪種感情的眼淚呢?
A:當時是以順南的身份來感受悲傷和其他情感。當初收到劇本的時候,我哭了不少,可是我慢慢發掘到當中溫暖的情感。傷悲不以傷悲來終結,反而以溫暖來完結,這是我選擇接拍這套作品的原因。

Q:最難演的一場戲是?
A:其實全部都很難演。不過要講到最難演的,是順南把離婚文件交給仲日的那場戲。那場戲只有一句對白,但卻是最難演的。順南的心情是怎樣的呢?本是想守護一切,卻把回來的丈夫拒諸門外,這場戲比想像中難演。另外,有一場戲是我跟導演說很重要的,就是順南把藝秀趕離飯桌後,跟藝秀說「媽媽錯了,對不起。」的這場戲。順南當然有她自己的情感,可是她跟藝秀生活的時候會如何面對自己的情感,如何面對明天然後好好活下去,這都是我在演的時候所想的東西,特別重要。同時藝秀也是逼不得已地跟媽媽接受這樣的生活,所以我有很大的感觸。

Q:這場戲的「順南」有點可怕呢?
A:老實說,我也嚇倒了。拍這場戲的時候,我們沒有彩排的,只是簡單說一下走位就正式拍攝了。怎料到小演員是真的嚇壞了,很害怕,呆住了。我也因為她的反應而慌了。為了迎合藝秀,我連對白也忘記了。最終因為小演員哭得太厲害,她爸爸便把她抱走了,之後等她平伏下來才再次拍攝。

Q:這部電影與別不同之處是?
A:拋開說劇本是好是壞,要好好面對這個故事是需要勇氣的。比較選擇其他作品的時候,意義不同。如果這部電影只是悲傷作完結的話,也許我也無法鼓起勇氣來。首映禮的時候,我邀請了朋友來看,平常他們在發牢騷說活得很辛苦,但看完以後,他們都說活著是件多麼幸福和感恩的事。這部電影教會了我們,覺得自己活得辛苦、疲倦的時候,才能體會到活著是件多麼感恩的事。我也是在讀劇本的時候感受得到,所以便選擇接拍這部作品。

與男主角薛景求對話

Q:飾演仲日一角有什麼困難嗎?
A:雖然仲日總是在旁邊觀察順南,但在他觀察的同時,也得表達自己的情感。起初我在情緒上想表現得生硬一點,但詮釋角色後感受到,情緒有時候會突然上來,完全沒法壓抑。

Q:當初為什麼答應參與這部電影?
A:世越號事件發生後,詩人們寫詩、小說家寫小說、歌手們唱歌來悼念。我們是做電影的人,為什麼沒有有關的電影?苦惱了一週後,決定參與這部電影。希望為遺屬們應援打氣的作品,我覺得我一定要參與,所以沒有考慮很久便決定演出。

Q:聽說你在拍攝《沒有你的生日會》的同時也在拍攝另一部電影,即使行程有重疊,也不惜調整拍攝時間來參與這部作品,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A:不是因為什麼責任感和使命感才接拍這部電影的。首先就是《沒有你的生日會》的劇本寫得很好,內容平淡但卻十分豐富,我實在是很喜歡,很能夠打動我。遺屬們就如鄰居一樣,但仲日這個角色就有點不一樣。我在其他作品也飾演過經歷喪子之痛的角色,當時覺得那個角色就是一個受害者;可是《沒有你的生日會》的角色卻很不同。仲日在事發三年後才真正地接觸這件事,導演是希望觀眾能透過仲日的角度來看遺屬們,這背後的意義很觸動到我。

Q:為了戲中長達30分鐘的生日聚會場面作了什麼準備?
A:我在網上找了真實生日聚會的片段來看,導演就是想要相同的佈置。那個場面的傷感不是我計算出來,是忠於劇本而表達出來的情感。出席生日聚會前,仲日跟順南說那一天秀浩也會來的,令我印象深刻。我也相信秀浩是真的來了,特別是唸詩的那一段,我感覺到秀浩是來了。

Q:對這場戲有什麼感受?
A:這場超過30分鐘的連戲是經過連續兩天的拍攝,感覺大家都成為一體了,很奇妙。不僅有悲傷的感覺,大家笑著哭著,是我當了超過20年演員的生涯裡,其中一次最難忘的經驗。

Q:最深刻或最喜歡的場面?
A:老實說仍是最後一幕生日會的場面。但另一場仲日和順南看著學生們的大合照時所說的對白也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對白雖然不長,仲日只是說了一句「青春動人」,然後順南回應說「是呢」,但足已令我感到很心痛,尤其當你慢慢咀嚼這句話的時候。

Q:據說電影中有些場面是真人真事,你有什麼體會?
A:感應燈在沒有人走過的時候會突然亮起,還有在機場出入境審查處拿著孩子的護照拜託職員為他蓋章,聽到這些都是實例的時候,真是十分心痛。拍完機場出入境審查處的那一幕後,我難過了好一段時間。

Q:《沒有你的生日會》裡有對世越號遺屬的各種看法,你是怎麼看呢?
A:導演很關心和世越號有關的事,也經常親身和遺屬交流。最初遺屬身邊的人也會為這件事一起傷心,可是時間逐漸過去,幾乎沒有不跟遺屬起爭執的事情發生。他們會覺得「時到今日還要跟他們一起哭嗎?」「還要這樣到什麼時候?」這都是實際上導演聽到的不同聲音。導演認為各種的看法沒有對與錯,我也是這樣想的,我想這是導演想透過電影表達的東西。

Q:相隔17年再次與全度妍合作的感受?
A:當我收到劇本的時候,我第一個問導演的問題是「這份劇本你也給全度妍了嗎?」,當時我聽到的答案是度妍推辭了,我忘了是什麼原因,好像是很複雜的。聽到度妍推辭的消息後,我也感到很挫敗,所以我便唆使導演再試一下說服她。幾天後聽到她答應的消息,真的很高興。有17年沒見過度妍了,可她一點也沒變,還更有活力呢。

電影預告│YouTube_101藝頻
https://youtu.be/R9sFJDItqL8

#關於台前幕後

導演 李宗彥
李宗彦導演曾替韓國知名導演李滄東的作品《詩》及《密陽》擔任副導,她一直相信電影的力量,擅長以細膩深入的手法拍攝電影短片。她非常關注「世越號」議題,自2015年起在安山地區進行相關義工活動,與家屬們近距離相處生活,也曾以此主題拍攝紀錄片《朋友們:隱藏的悲傷》。為了這個敏感的題材,她以謹慎小心的態度與家屬們相處,與家屬們一同參與了為孩子們舉辦的生日聚會,讓她產生了想將其拍成電影的想法,也受到家屬們的幫忙與加油。將如此沉重的議題影像化,導演表示:「希望藉此抹去心中創傷,是一部撫慰人們心靈的電影」。

薛景求
畢業於漢陽大學戲劇電影科,是韓國實力派影帝級演員。1996年,出演電影《花瓣》進入演藝圈。1999年,憑藉《虹鱒》提名韓國青龍電影獎最佳新人男演員獎。2000年,憑藉《薄荷糖》獲得韓國青龍電影獎的最佳男演員獎與韓國電影大鐘獎、百想藝術大賞的最佳新人男演員獎。2002年憑藉《喪警狂徒》獲得韓國青龍電影獎與韓國電影大鐘獎最佳男演員獎。2014年,憑藉《素媛》中的父親角色獲得百想藝術大賞最佳男演員獎。2015年,憑藉《我的獨裁者》獲得第35屆韓國黃金攝影獎最佳男演員獎。

全度妍
韓國演員中康城影展封后的第一人,憑李滄東執導的《密陽》奪得第60屆康城影展最佳女演員及多個電影頒獎禮女主角獎項,是韓國歷史上少有的大滿貫影后。迄今為止,她已經拿下了6座青龍獎、4座大鐘獎及3座百想獎(韓國三大電影節:青龍、大鐘、百想藝術大賞)。2014年曾出任第67屆康城影展主競賽評委,亦為韓國演員第一人。

101new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