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舞蹈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特約記者:秋翎 | 2009-02-20 00:00:00 | 分享到

【101藝訊】沒有看過任白戲寶《帝女花》,但也懂唱「落花滿天弊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如這兩句都不懂?或者你會識唱「落街無錢買麵包,借錢又怕老婆鬧」。能夠把一首古典優雅的粵曲唱詞,被民間改成口化又能反映當時的生活細節,可想而之「帝女」在香港人打下一個什麼的烙印?

一位在北京首都長大,受傳統中國古典舞訓練的編舞邢亮,加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在法國體會到Pina Bausch對身體動作理解的導演鄧樹榮,這一對那麼特別的合作伙伴對《帝女花》有不同觀感,又會產生什麼的舞蹈變化呢?

邢亮說道:「在我未參與這台節目之前,我只知道帝女花很出名,我再看任白的電影版,我明白她為什麼是經典,她實在很美。」相信邢亮對帝女花的感覺和香港人有不同之處,會帶來一些新的觀點和角度。

它很美,美得幾近不可能破?

 

鄧樹榮於兩年多前為演藝學院製作《帝女花》話劇參加第六屆華文戲劇節,梁國城助理總監與袁立勳行政總監觀看後很喜歡,建議鄧樹榮把《帝女花》改為舞劇。經過與邢亮日以繼夜的漫長談話中,邢亮第一個問題:「香夭怎演?」鄧樹榮解釋:「這是家傳戶曉,是任白的首本名段,她們做得太好了。得出結論是,我們決定不用線性動作,避免一板一眼去刻劃情感的?事方式,那不如自由些,用我們自己,特別是戲劇角度去看這八場戲,每一場的動機和精神是什麼?再從這裡把思意抽出來,然後透過舞蹈形式去呈現。所以「它很美,美得幾近不可能破」,的意思是帝女花很美,這個故事和劇本都很美。任白兩位前輩,珠玉在前,我們又不是演釋粵劇,是演釋舞蹈,還要中國舞,所以我們一定要有一個觀點才能立足到,要有足夠的藝術元數才能把他承托?,這句說話的意思,就在這。」

不同形式 不同角度

 

邢亮認為創作的困難,在於沒有語言,怎樣才能展現《帝女花》最精華的地方。在戲曲中,有配樂和唱辭,怎能在唱辭當中突現出《帝女花》的精華?整個舞蹈的感覺是在意境方面著眼,而不是說故事。八場舞蹈當中「樹盟」、「香劫」、「乞屍」、「庵遇」、「相認」、「迎鳳」、「上表」和「香夭」,每一段都有不同舞蹈形式,而當晚舞蹈團演釋給記者所看的其中一段「迎鳳」具象的一段。邢亮解說:「如果要我用中國古典舞來編《帝女花》?我會怎樣編呢?首先我會問什麼是中國古典舞?後來我跟樹榮想可不可以現在不去想為香港舞蹈團編舞,不一定用香港舞蹈團自已的風格去演釋,我相信兩位總監請我創作,肯定不要他們以前的東西。剛才那段「迎鳳」是用中國古典用演釋,但我不相信現代的中國舞古典舞,不是傳統的那樣,因為已加插了現代舞、芭蕾舞等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我想如果是中國古典舞,我認為純粹的中國古典舞是什麼?是從戲曲中脫出來,舞蹈的動作都是含蓄的,做手都相當接近,所以我認為這一段給古典舞的。」

眾生皆是金童女玉

 

《上表》眾多金童玉女

電影版本中,描寫長平和世顯都是金童玉女,在仙界互相暗戀,被貶凡間後,經歷艱苦,於「香夭」相相自盡,最後回到佛祖身邊。鄧樹榮認為「相認」這段,強調其他金童玉女能夠一生一世,而長平和世顯就不能夠,是有贖罪的感覺。樹榮引身到佛學理念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金童玉女,我們都有可因為慾念的產生,導致編離正軌的行為,需要做一件事情,才能除孽。所以劇作改編角度來自金童玉女,金童玉女是誕生於無名的開始,終結於無名,因為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金童玉女,更可能是雌雄同體,剛才演釋那段「上表」中的讀白是說她們離開佛祖和接近死亡的心情。而整個舞劇當中都會出現Voice Over,這些作用是作位導演和編舞身份,抽離些去看怎樣演釋《帝女花》,並不是一板一眼的舞劇,這也是一個現代劇場解扣方法,希望觀眾能解讀每場的意思。」

邢亮承接了金童玉女這個概念去解說:「如果真的要跳《帝女花》,應該整齣舞劇從頭到尾都是雙人舞,這個是不太可能,在「奄遇」中,所有女孩都是長平,所有的男孩都是世顯,便有很多對雙人,「奄遇」中有唱辭,唱功好,節奏緊奏,用作舞蹈,應該怎樣辦?一個要跑,一個要追,一個接受,一個要拒絕,這段雙人舞實在很複習,整個畫面花得很,沒有台詞,便用演員的身體去演釋,如此同時貫穿了古代及現代,所以時空交錯一起,花很多時間去設計。再者觀眾並不是只是想看一個版本的《帝女花》,在於創作來說,我們怎重新去用一個新的藝術境界去呈現這個戲。」

樹榮提及舞蹈劇場一代宗師Pina Bausch,有人提問她的舞者是怎樣動?她回答說:「我首先問舞者,為什他們要動?」Pina Bausch的創作是沒有一個主道理念,演員的參與是很重要,要發掘演員對生活的特性,跟命題的處理和解答,所以今次這個舞劇和舞蹈劇場常又有一個跟本上的有所不同,《帝女花》是有一個主導概念和有一個故事,不過解構她的方法,在於八場不同形式去演釋。希望觀眾能進入每場舞蹈去看透我們的目是什麼?原來站在這角度去看,也能夠成立。

什麼是中國古典舞?

 

《迎凰》刑亮認為的古典舞。

邢亮表示一九九七年曾為香港舞蹈團演出《菊豆》,十二年後今天,以編舞再次和舞團合作,他稱贊舞團的水準飆得很高,而且合作性很強,很有內性,整個排舞過程是很享受,盡管很辛苦。他還感謝梁國城老師和袁立勳先生給他和樹榮很大創作空間,從來都沒干預過他們的創作,包容很大,他很感謝香港舞蹈團。邢亮分享怎樣破中國舞:「中國舞的元素平圓、立圓和八字圓,加上呼吸和開合。」然後刑亮示範古典舞的元素,再示範解破古典舞的動作,比如用手畫一個平圓,肩膀畫一個立圓,腳尖畫一個八字圓會怎麼樣呢?固此「迎鳳」正正是中國古典舞的形式,到了「上表」那段中,舞者身體動作得到釋放,這令觀眾有一個全新的感覺。他們再兩段舞中,加插了Voice Over,這正正是導演和編舞的一個看法。

邢亮接著向樹榮提問:「樹榮,覺得這樣古典舞的方式,可不可以呢?」,樹榮答:「這問題很難答,我們再跳一次呢。」他們從這段對中提出一個概念,什麼是中國舞?邢亮說:「從形式來說,拋開按掌,順風旗這樣東西的話,動作和現代舞是一無一樣,兩者相通,其實這些不同都是在於思維的方式。也不是說現代舞可以任意跳,Pina Bausch說過:「為什麼要跳舞?」,背後都有一個思考的角度,你看演員都好像是很自由,其實都有規範,好的編舞家,是在有主線東西,創作無限的可能性,這才是編舞,才華。」

中國舞應該去如何走下去?邢亮說:「我完全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怎樣走,我真好的很難回答。不是害怕得罪別人,而是中央舞蹈學院的老師,編舞,對於中國古典舞未來應該怎樣走?已經討論了三十年。」筆者希望中國古典舞,能夠以中國優質傳統文化為基礎,並以不同形式演繹,把我們的文化延續下去。

特約記者 秋翎 
news@101arts.net

 

演出資料: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場次: 
2009年3月20日(五) 晚上7時45分
2009年3月21日(六) 晚上7時45分
2009年3月22日(日) 下午3時正

票價:$280 $220 $160
現於各城市電腦售票處公開發售。設有高齡、殘疾人士、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學生及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