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舞蹈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101藝訊 | 2009-08-25 00:00:00 | 分享到

【101專訊】記者問桑吉加:「你是西藏人?」桑吉加回答:「我是藏族人,西藏只是一個地區。」

中國有五十六個民族,省份與族名是有所分別,內蒙古是一個省,民族是蒙古族,新疆也是一個省,但住在新疆的是維吾爾族,但是我竟然忘了,真有些不好意思。

北京舞蹈學院學習的學生以漢族為多,而中央民族大學的學生來自不同的民族,也會學習不同的民族舞蹈,有藏、維、朝、蒙、傣、苗、彝、漢等各民族。所以北京舞蹈學院和中央民族大學,是兩個不同的學院,而桑吉加1985開始於中央民族大學學習舞蹈,2002年入選「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遠赴德國跟隨現代舞大師威廉.科西學藝。2006年回歸中國,現任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駐團藝術家。

一個從甘肅出身的藏族小伙子,從北京到廣東,從廣東到香港,到美國,到德國再回歸中國,一個現代舞壇的傳奇,他最深刻的記憶在那一個地方?那一個日子?也許在他為慶祝「城市當代舞蹈團」成立30周年擔任編舞新作《那一年.這一天》可找到端倪。

對於桑吉加在「城市當代舞蹈團」裡都是一個重要的時段,桑吉加說:「一開始我知道CCDC想邀請我參加他們30周年的演出時,第一反應就是,我曾經在CCDC有三年非常非常讓自己留戀的時段,雖有他們的30年裡,只是我10份之一的時間,也記憶很深刻,我回頭去想他們邀請我,我可以做些什麼?所以我才想用記憶和時間兩個方面去想,就是我們舞者的過去記憶。」三位舞者示範片段,舞者有千絲萬縷,糾纏不清的動作,恰似陌生,但又互相聯系,記憶中人與人之間關系是否親密?是否陌生?這就讓觀眾自己去領會了。

舞蹈並不像戲劇,編劇是第一創作人,先把劇本寫好,再交給第二創作者導演,導演可以和編劇有很不同的看法,最後就是演員作第三者創作,劇本可以是幾百年的劇本,所以劇作家不能在參與排練,乘下來就只有導演和演出一同創作。舞蹈是比較特別,因為每一位編舞幾乎都是從舞者出身,如果沒有舞者對舞蹈和身體舞姿的經驗是比較難成為編舞(當然也有少數例外) ,一搬來說編舞是編及導的創作,再加上舞者的特質和配合,在排練過程中不段嘗試,不段收改,而今次再加上作曲家李勁松的現場配樂,過中有一翻不同的味道。

桑吉加也喜歡民族舞,很有美感,但民族舞有特定的規律,如有些動作必須做,有些動作不能做,反之現代舞給他體會到身體上的自由,所以很愛喜歡,到了他想創作時,

如果創作有限制的,為什要去創作呢?固此他喜歡現代在創作空間上比較自由,可探討身體動作的可能性。而今次和李勁松現場音樂的配合,桑吉加感到很愉快,大家一起嘗試,提出不同意見,配合起來又發現新的可能性。他說:「就像今天的示範,都是我現場給提示,看著舞者的情況,可能舞者無能量,音樂可以推動他們,如果舞者過於活躍,也可從音樂上給他們冷靜,音樂上可以控制。」從這段說話中,看出對於舞者與音樂的即時配合,桑吉加對於創作舞蹈的自由空間的重視。

《那一年.這一天》全台十五舞者的演繹,這個節目名稱有著兩個不同的時間,有過去,有現在,很配今次的主題「記憶」。究竟是舞者的記憶,是編舞的記憶,還是觀眾的記憶呢?那麼我們就讓觀眾欣賞過後再去感受。

101news

《那一年.這一天》演出資料: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場次:25~26.9.2009  8pm

票價:$500(貴賓票), $250 / $180 / $140
全日制學生、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可享半價優惠,貴賓票除外。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