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舞蹈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新聞部 | 2020-07-23 15:39:36 | 分享到

抗疫專題│梅卓燕:藝術政策仍停滯於80年代

  【101報道】新冠肺炎第三波的衝擊,導致確診個案持續上升,演藝文化界復工步伐卻逆向而行,排期公演的作品全告暫停,付出汗水的藝術工作者再度憂慮生計難保。有資深藝術工作者難忍情況再現,矛頭指向獲公帑恆常資助藝團的高級藝術行政人員要為三餐不計的自由藝術工作者想一想,認為他們「應該照出全糧」,更要擬訂藝文政策,擺脫老舊「手作仔」見招拆招的營運策略。

  資深編舞家、藝發局舞蹈藝術小組前主席梅卓燕近日在facebook上,為眾多跌出首輪「抗疫防疫」基金援助的自由藝術工作者再度吶喊。她說:「在adc(藝發局)/lcsd(康文署)/九大/藝術節/西九/大館/藝術中心等食長糧的藝術人員想一想,你們不會因為身邊的工作要取消或延後而被cut人工,為何對其它藝術工作者要因為這些原因而承擔責任?」她認為,即使疫情下演出的項目需要取消或延後,「前台後台所有有關的工作人員都應該照出全糧!」她謂,疫情初現時,資金援助計劃漏洞處處,但「只有你們作為領頭者可以和民政事務署直接溝通交涉施壓」。

  梅卓燕接受101記者訪問時進一步解釋,矛頭指向藝術行政人員因為他們位高權重,只有他們才有機會跟政府相關部門如康文署討價還價,故希望他們能夠齊心為業界想方法,不要再各有各做,「我們欠缺整套的政策,一個疫情就見到此生態有多麼的混亂,文化藝術政策仍停滯於80年代,仍然處於嬰兒期,沒有成長,制度無變,仍是『手作仔』處理問題。」她更聽聞,獲公帑恆常資助的藝術團體在取得「抗疫防疫」基金的大筆款項後,並無全糧支付自由藝術工作者,她為此感到愕然,更對有些大型藝團仍計劃今年下旬,邀請境外的藝術工作者在港合作的安排過於樂觀,認為在疫情陰霾下,他們應取消跟境外合作的項目,讓表演場地騰空檔期,供被迫取消公演的本地藝團可容後填補相關檔期公演作品。她更建議,康文署應率先取消相關合作,為藝團立下榜樣。

  出任藝發局藝術行政小組主席的鄺為立(圖下)及藝術教育小組主席的胡俊謙,他們都異口同聲捍衛高級藝術行政人員的努力,他們指,藝發局、九大藝團或康文署等有盡力協助藝文界,如首輪「抗疫防疫」基金無包括校外文藝導師的補助金時,藝發局、民政事務局及教育局等盡力彌補當中的漏洞,終讓這批「漏網之魚」得到基金補助。鄺為立更謂,相信公帑資助的九大藝團及藝發局有全薪清付自由藝術工作者的人工,不過,他認為政府一直欠缺全盤的文化投資計劃,仍用英治年代的補貼政策,做法「太天真」。要有全套政策,他認為要有一個如文化局的機構存在,「我明白現在討論文化局的成立,會令人驚,但預期這樣,倒不如擺出來大家一起傾。」

  他又謂,香港的藝文界最大的問題是,只得一個僱主,就是政府或賽馬會,「能否不靠政府呢?但香港的藝術工作者就覺得政府應該要俾!」他認為,若工會能擬訂一紙有良心的僱傭合約,對業界有幫助,減少無良僱主的出現。但身兼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理事之一的胡俊謙坦言,擬訂一紙標準合約或要求政府或半官方機構更改標書的條款有難度,因為「這涉及政府相關部門的內部運作,稍一變動,他們都需要返回部門內討論」,故他覺得最有機會跟政府商議的是,能否彈性處理已簽署的合約內容,容讓藝團演出場次減少,但不影響合約上已答允繳付的工資。

  就騰空場地的建議,胡俊謙認為概念上可考量,但擔心可能衍生違約問題,此外,他聽聞迫在眉睫的問題是獨立的藝團能否繼續生存下去?「我已聽到有些團因無法預期往後的發展,在每月仍需承擔恆常支出下,正考慮關閉藝團。」故他覺得,若香港政府能仿傚澳門政府封關,「能有助本地藝文界生存,也能惠及全部或大部份的行業」。

  律師黃浩翔聽聞,藝文界以「應得」的說法表達後謂,「很難可以『應得』為據要資方支付無演出的工資,因為要看彼此有否達成有任何約束的協議,如受聘方要完成多少場綵排,或缺席時需否向委聘方賠償等」。他坦言,就受聘方而言,有合約在身永遠對彼此都有保障,不過,法庭在處理爭拗時,不會純粹考慮有否合約存在,還會檢視雙方是否真正存在僱主與僱員關係。

  他提醒,海外的藝文界需訂有標準合約給同業參考,但重點是「僱主是否重視及擬訂標準合約的團體是否具有議價能力」。

101news│Photo@Internet

宣傳推廣:A.C.H.K.演藝文化事務所
E:
achk.service@gmail.com
T: 69 281 101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