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藝術新聞  /  藝訊

每每文化、藝術之第一手最新消息、精彩新聞全部一手為你源源送上,務求令各位不會錯失任何一個文化藝術事發的見證人!

記者:劉靉 | 2020-03-03 00:30:00 | 分享到

逆市加租│JCCAC租戶:管理層不善營運!

  【101報道】新型肺炎肆虐下,當政府以至各大型企業紛紛以各種形式表達與民「共渡時艱」,但香港唯一標榜是「垂直」的藝術村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卻在此際「反潮流」,要求逾百租戶今年加租,引來經年不滿中心營運的租戶不滿,公開要求今個月起免租 6 個月之外,更要求民政事務局審理中心長期管理不善問題等。

  JCCAC逾60個租戶群組代表黃小姐(Emily)指,自去年社會事件發生至今,中心內不同性質的租戶包括獨立藝術家、機構以致商戶都面對不同程度的影響,各種活動如課程、表演等被迫取消,人流減少下,商戶的營業額亦告下跌至「前所未見」的情況。就以教授動畫的她為例,所有在校的班全部被迫停止,「所有收入都冇」。但是,JCCAC卻在此際仍要求加租4%,由去年的每呎10.2元加至10.6元。

  Emily說,不同的租戶都有不同的困難,當中不乏考慮撤離單位。至於損失方面,有策展及藝術教育工作者指,損失收入達數萬元;攝影藝術教育工作者的教學班數,每月平均少了8成,每月損失起碼1萬元,即使從事教學及零售服務的租戶也謂收入跌了8成。

  Emily謂:「我們感到最失望的是,他們(JCCAC)管理層何解這麼不智在此環境下仍要加租?他們何解好似那麼與世無關?何解仍把現時當作普通的日子看待?」早在2008年以每呎6.5元承租單位的她更透露,JCCAC過去一直都有加租,到近數年間更達3至4%不等,每次均無事先諮詢租戶的意見,升幅更似「沒有頂」的狀況。然而,大部份租戶免於廢時討論至一直啞忍。及至去年中社會事件發生後,有不少個別租戶主動要求JCCAC減租,但換來管理層以自負盈虧為由,回應謂「唔知、唔得、冇的拒絕」,既指管理層不但沒有就減免租金提供任何考慮的可能性,更有違JCCAC成立的宗旨「致力支持文化藝術在香港的發展」的初衷,「暴烈地剝奪了本土藝術生存和開花的空間」。

  黃小姐承認,JCCAC收取的租金的確較一些地方廉宜,但相關的租金也可於其他地方找到,故她認為數字不是關鍵,而是JCCAC存在的宗旨之一「提供價格實惠的工作室及設施」已在現實中偏離了。

  同樣是租戶的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總經理陳國慧坦言,由於該機構是藝發局資助團體,租金的開支可由公帑承擔,未為機構帶來直接的影響,但是,「若租金沒有增加,該筆錢便可用於其他用途上」。不過,她覺得JCCAC在營運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同樣從事演藝評論的她謂,JCCAC管理層未有做好長遠的發展策略、規劃及發揮協同效應如率先跟鄰近的「美荷樓」或周邊的小商戶協商給予租戶特惠等,及瞭解租戶的需要等,故建議JCCAC回復昔日定時跟租戶會面交流意見的機會,甚至進行調查問卷等,從而發揮「藝術村」應有的獨特角色。

  經營不善的問題,同樣引起Emily的連串怨聲。她指,JCCAC成立至今12年,自己一直是租戶,但發現管理層鮮跟租戶溝通,又不會主動跟非一般訪客介紹租戶等,整幢廠廈「好靜,好無氣氛、無乜嘢發生」,且「浪費資源」未有好好跟社區融合聯繫等,之前更有租戶因管理層的不善營運而撤出。

  她說,去年平安夜已去信民政事務局表達租戶的關注,信件亦同樣副抄予JCCAC董事局、負責營運的浸會大學、資金主要來源的賽馬會、藝發局等,但迄今並無實質回覆。她說,租戶就社會事件及疫情問題,分別要求JCCAC由2019年8月1日起,減租30%,為期7個月,所有中心租戶可追回減免租金;另外,由2020年3月1日起,寬免各租戶租金,為期6個月。

  此外,就管理不善的問題,租戶重申兩項訴求,分別是於2020年恢復租戶和管理層的定期會議,會議內容要紀錄在案,及要求民政事務局審理中心長期管理不善問題,及審視未來中心公開投標管理的安排。

  黃小姐不諱言,倘JCCAC仍未回覆,他們不排除會隨機應變。

  根據JCCAC截至去年6月的報告指,JCCAC營運仍有百萬元虧損,而中心剛逾半的收入為租金,其次是達36.2%的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款。

  JCCAC待至截稿時仍未有回覆。

101news

宣傳推廣:A.C.H.K.演藝文化
E: achk.service@gmail.com
T: 69 281 101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