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真集

101藝術新聞網找來一眾爬格稀有動物及創作野生動物,自組小型文化藝術動物園,讓更多獨特的文化藝術發揚開去!歡迎各位入場參觀,費用全免。如被「咬傷」或「感染」,噢!閣下自理~

晨起

彭念真 | 2006-11-26 01:50:32 | 分享到

畢生宏願是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來然後,如果天氣微涼儘可以賴床半小時,很卑微卻很奢侈,首先至少得不屬於非得清晨擠地鐵趕上班餬口的三百萬名上班族,也沒有千頭萬緒非得親力親為不停手的俗務纏身,才有可以恣意浪費的時間,以及與被褥繾綣的閒情。

有這個福氣的人永遠不會明白被逼晨起的痛苦,尚在夢中也知道再不起床要遲到,但肉體軟弱無比,被窩彷彿有股吸力,連指尖都動不了半分,肌膚與寢具碰觸的質感特別柔軟舒服,因知道稍後必須急趕,那十多分鐘偷來的淺眠添了墮落的快感,抵得上一夜酣睡。

然而如果有足夠的意志力絕早起床,天剛亮的時候,空氣清涼而沉重,懸著露水的濕度、草木與泥土的氣息,透明淡灰藍的天空還掛著半彎月牙,靈魂在半明半滅之間有種天地初始的錯覺,混沌未明,神魔同體,每走一步彷彿都有無限的可能性 ─ 天上人間地獄都管不到這一刻短暫的幽明交替,讓靈魂悄悄脫離所有規條與衝突,這一刻,幾乎接近湼盤。

這是上天開的玩笑吧,每一天都賜與如此奇妙的時空,偏偏卻又設定了生理時鐘,落得個陰差陽錯。稍後,天空透出橘紅的霞光,先是遠遠似有還無的一絲預告,然後迅速暈漾開來,如同上帝之手輕巧地潑染一層一層水彩,最後整片天空變得明亮湛藍,一下子朝氣勃勃起來,現實重臨,新的勞苦的一天又開始了。

因為貪戀晨起的風光,通宵工作的時候,抽空站在窗前看清晨降臨,你仍然在凝視我,灼灼的目光反映在玻璃上,我們在虛幻的鏡中世界迎上對方的目光,交換了綿綿疊疊的無聲的密碼,直至身影因為陽光漸漸明亮而變得模糊,我轉過身來,你已經低下頭工作,發生過的甚麼,都如霧氣般消失無痕。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