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做臉(華文微型小說集)》香港微型小說的通俗性

張承禧 | 2014-10-19 00:00:00 | 分享到

  【港人字講:張承禧】《做臉(華文微型小說集)》是2002年華文微型小說學會編的選集,當中收錄了64篇微型小說。此書是香港文壇上,首本出版的微型小說集。華文微型小說學會表示,此書的出版,目的只有一個「主要是為了各國華文微型小說作者和讀者的交流、觀摩和欣賞,……」因此,它的書名沒有「香港」二字,當中收錄的微型小說,包括了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和印尼的作品。實際上,這裏表達了華文文學與微型小說的密切性,如劉以鬯認為,香港作為華文文學的樞紐,微型小說是其中一個關鍵體裁。所以發刊詞亦提及「自劉以鬯先生沒有主編《香港文學》以後,可供各國華文文學作者發品的園地已極少,希望此刊能起小小的橋樑作用;……」 可見香港的微型小說,受劉以鬯影響極大,而他對香港文學的觀點,亦實踐於微型小說當中。

  微型小說相對上是較為晚近的體裁,在華文世界更是近年才興起。就字數言,微型小說一般限於1500字之內,成功的微型小說通常能從短少的篇幅中,展現出深刻的哲思,代表作如劉以鬯的〈打錯了〉。然而,也不是每一篇微型小說都這樣的凝練,有很多是通俗、幽默、會使人會心微笑的微型小說,《做臉》收錄的很多是如此。劉以鬯認為香港微型小說的起源是報紙副刊,編輯通常將字數由數百至一千的微型小說另闢專欄。 其實說明了微型小說在香港,本身具有通俗的性質。

  例如劉以鬯的〈羅培雄與朱莉莉〉,說培雄與莉莉結婚後自殺,莉莉越過陰陽河,閻王說她陽壽未盡,可是莉莉不肯回陽,一定要在陰間等培雄。可是卻不見培雄。不久後,閻王說培雄將會來了。然而他自殺不是為了莉莉,卻是為了醫院的女護士,因為他愛上了女護士,可是女護士卻不愛他。此篇小說的情節簡單易明,沒有高深難明的道理,可是卻以與別不同的技巧,表達了一個見異思遷的故事。而且當中運用了驚奇結局,最後使讀者恍然大悟:見異思遷的遠因竟然是因為他們的自殺。劉以鬯曾說:「用驚奇結局的小說技巧,目的在使讀者重看一遍。我個人很喜歡這種手法。」 驚奇結局的技巧,在微型小說的運用中十分普遍。

  艾禺的〈做臉〉既為書名,可見它有一定的水準和代表性。小說中分別描述兩位女性的內心想法。描寫Mary想法的是普通的字體;描寫張太太的是標楷體。從她們的想法中,讀者得知Mary是美容師,而張太太則是客人。作者描述張太太在美容時想到丈夫在外搭上一個女人,而Mary從張太太皮包中發現了她的情人阿康,就是張太太的丈夫。差不多結尾時,Mary替張太太塗上面膜,張太太覺得面膜比平時重和黏,原來Mary替張太太塗上的,是石灰。

  這篇小說全部也以人物內心為敘事的基礎,非常突出了兩個人物的反差:毫不知情的張太太很喜歡Mary;妒忌心、恨意很重的Mary。其中一段寫張太太想:「我曾經很天真的想,其實面膜也可以是一種害人工具,……都說了是天真的想法,這個世界上那有這麼多誰害誰?」張太太與Mary的反差形成很大的張力。結尾時,Mary替張太太塗上石灰,因為她恨張太太有漂亮的臉蛋。她想打電話叫阿康來接老婆,從Mary平淡的語調中,感受到她極大的恨意。而且讀者大概也能預想到往後的情況,小說描述的,正是暴風雨的前夕。

  限於篇幅,上述只述說了兩個微型小說。故事一目了然,同時有很多是男女情愛關係的部份。在此選集中有很多這類小說,例如林蔭〈遇〉和〈離〉、海章辛〈避風塘之魂〉、陳贊一〈信〉、蘭心〈忘年戀〉、馬艷蘭〈最佳女主角〉、鄭若瑟〈怪案〉……當中很多亦運用了驚奇結局,或震撼讀者,不過更多是造成幽默的效果。此選集都是比較通俗的微型小說,不一定有深刻的哲思,卻或會使人會心微笑。微型小說自然是源於西方,可是同時,亦可以上溯《笑林廣記》,尤其就香港微型小說的通俗性而言。【101】


作者簡介
張承禧,嶺南大學文學碩士生。喜歡文學。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