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能當汪曾祺就不錯

曾卓然 | 2014-11-23 00:00:00 | 分享到

  【港人字講:曾卓然】《自得其樂:汪曾祺散文選》是其中一本書都沒有翻開就買下來的書,雖然手上已經有五本他的散文集。

  劉紹銘教授替天地圖書編的這套散文集我幾乎都有買,繁體書不便宜,汪曾祺的書內地出得不亦樂乎,版本就有數十種,為何要買港版的貴書?

  一本選集的好壞,有時直接影響讀者對作家的印象,《自得其樂》分成五部分,「自報家門」、「四方食事」、「生活情趣」、「文化品味」及「人物鱗爪」,把汪曾祺最受稱道的散文主題都包括在內,既能分門別類,又點出了作家的志趣,是認識作家文字的好讀本。

  汪曾祺的小說是「當代經典」,短篇《受戒》、《大淖記事》是他的代表作,不少人一看就迷上了。於我記憶最深的是四九年前寫的《雞鴨名家》,寫兩個有奇能的人,很好看。《受戒》的小英子、《大淖記事》的巧雲,他寫的人物總使人難以忘記。

  有次師生敘舊,談起沈從文,他的小說大家都喜歡,有人戲說當作家能像沈從文就好了,愛吃苦瓜的他卻笑說:「能當汪曾祺就不錯了。」汪曾祺是沈從文的學生,為人為文深受後者啟發,是中國文學史其中一段很有意思的師徒關係。《自得其樂》獨選六篇談及沈從文的人物散文,就是為了側記這一段關係,當中〈沈從文先生在西南聯大〉更是教中文的人的必讀文字。

  汪曾祺是個很好的學生,也是個很好的讀者,書讀得很仔細,他謙稱自己「很少寫評論」,其實也不少。《自得其樂》以「好讀」為編選條件,文評大可不選。編者選了〈人之所以為人〉一篇,也反映了汪曾祺的閱讀與批評的功夫。文中第一句:「讀了阿城的小說,我覺得,這樣的小說我寫不出來。我相信,不但是我,很多人都寫不出來。這樣就很好。」有誰不想得到汪老先生這樣的評語?

  汪曾祺是個懂得文字節奏的作家,像在《自得其樂》中幾篇詠花文章,就寫得極有節奏感:「雨停了,荷葉面上的雨水水銀似的搖晃。一陣大風,荷葉傾倒,雨水流瀉下來。」文字長短錯落靈活,「傾倒」、「流瀉」又寫出荷葉葉面闊大的特色。學生多看這樣的中文很難不進步。

  汪曾祺很喜歡用四字句,用得很精彩。四字句不同四字成語,前者是語言的追求,後者用得好固然錦上添花,最怕用得差或用錯,詞不達意,貽笑大方。汪曾祺談及自己為何「重拈畫筆」,全因「文革」:「運動中沒完沒了寫交代,實在是煩人,於是買了一刀元書紙,於寫交代之空隙,瞎抹一氣,少抒鬱悶,這樣就一發而不可收,重新拾起舊營生。」汪曾祺的行文有節奏,簡言之可說是吸收了駢文的「四六」結構轉化而來。

  書名《自得其樂》選得好,汪曾祺是個硬漢,不少該呼天搶地的日子他笑笑便過去,面對「文革」是「瞎抹一氣,少抒鬱悶」,一次意外被撞斷四顆門牙,卻只在可惜不能再吹笛子。汪曾祺歷經世變,總能自得其樂,引一句劉紹銘教授書中導言的話作結:「是絕不尋常的化痛楚為『自療』的神力。真有他的。」【101】


作者簡介
嶺南大學中文系博士侯選人,研究現當代散文。現職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主要教授現當代散文、新聞廣告、媒體等科。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