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為記憶補白的《補充練習》

鍾小龍 | 2014-12-07 00:00:00 | 分享到

  【港人字講:鍾小龍】第一次接觸陳慧的作品是中七時候的事了,這本書就是她的小說《拾香紀》。從閱讀的過程,走過每個小說故事的情節及片段,我算是找回不少多少昔日的自己。從中明白身份證上一個個個「名字」也賦予與生俱來的意義。早些年在一年一度的書展裡,又將《補充練習》和《看過去》帶回家。一如既往,也是說買,說上了好些日子。陳慧的作品主題多以香港作背景,又以豐富而不同的場合,來演繹城市中男女間每一個的故事。

  《補充練習》是陳慧的短篇小說集。〈補充練習〉是其中的一個短篇小說,從一本遺失的補充練習開始,在眾多失物中,有人嘗試從遺失中把它找回,有人放棄,今天的我們又遺失了什麼?又可有找回的勇氣與盼望?當中又有以大家耳熟能詳的茶餐廳作題材的〈旺發茶餐廳〉,講述主角大春年少時的事,又用親切的筆跡來看待茶餐廳文化,觸動每個港人對茶餐廳的情意結。〈大廈〉講述是一座大廈中住戶的事情,揭示世俗情懷的冷暖,令人不禁細想,今天的大廈是否失去了昔日「獅子山下時期」的熱情和守望相助的精神,大廈只是一幢幢冰冷的牢籠,困住失去靈魂的獸?〈金魚王子〉又有以旺角金魚街作背景的,由西洋菜街到通菜街,再到花園街,講述「我」的父親母親的感情,如何影響到「我」這一代,暗指的就是傳統傳承的問題。當中情景,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無不是港人腳踏之地。上述的題材都是以描寫低下階層作故事的主線,文字以述情,極富人情味。

  《補充練習》中,亦有以描述中產生活為主的故事,背景就在這個你我共同身處的社會中。〈我們的愛情消失在赤鱲角新機場〉講述白領一族的仁宇在生活上的變化,以及和情人如意的關係,飛機每天的升降是人類活動的離聚,亦是人生歷程中的起跌。〈祖母〉又是一幕出色的倫理教材,講述三代間的點滴。不禁讓人反思,是否長大,耳朵聽好的聽得多了,眼看好的也看得多了,因此忘掉當天的簡單和美好,再也不想去聽、去看、甚至連想想的勇氣也沒有?主角阿遠一家在金錢上的確富有了,只有阿遠在淚光中想起,年小的時候一家同睡在板間房的美好歲月。

  《補充練習》中的小故事,正如陳慧所言:「都是一些小故事、一些念頭、一些情緒、一些男男女女、一些日子、一些感懷......一些寫作的補充練習與生計。」重要的是,陳慧以寫小人物的角度來寫,這點與《拾香紀》的家族式書寫是一脈相承的。而這些微小的生活細節是偉大的,偉大在於它喚醒人在心靈上的反思,又以文字的情感劃破生活虛偽的牆。其實故事的偉大與否,並不需要人物顛簸於大時代的動盪環境作襯托,亦不需要在悲劇裡印證其悲苦,突顯偉大。其實偉大的東西來自極細微的生活情節,而又被人所遺忘的,或昔日逛過的時光,或城市的擴展及拆遷,甚至是一些漫不經心的動作與呼吸,這些無一不在「補充練習」的過程裡看得分明,紅塵往往似刀,割斷靈魂及聯繫。關上了燈,所有回憶隱匿在黑暗當中,或昔日有過的感動統統埋藏在睡床底下。生活,的確需要為精神做做「補充練習」。《補充練習》就是提供一個機會,讓讀者可以在文字裡追一次美好時光,在回憶裡尋找活着的勇氣,以及生命的養分。

  一言以蔽之。生活本身是一輛不定向的列車,晝夜鞭撻着每個躺臥軀殼。這些小人物小故事可以為精神提供思考空間,總會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面對急速的生活,不妨卸下那件黑沉沉的外衣,方能開展眼睛的旅程。掀書之際,你可想憶起十七歲的煙火,它是彩色的,還是灰白?什麼也顏色也好,今天它總讓你感覺到一些欣慰,賦予你另一種意義。【101】


作者簡介:
鍾小龍,香港浸會大學文學碩士生。喜歡簡單地活着、寫作與思考。作品散見於《聲韻詩刊》。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