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拾香紀》──香港人的文化記錄

譚家倫 | 2014-12-28 00:00:00 | 分享到

  【港人字講:譚家倫】陳慧是香港當代著名的小說家,她多以香港本土背景作為小說的題材,又以書寫香港男女生活作為自身作品的風格,是少數以本土身分、本土意識,來對香港歷史文化作港人式敘事的作家之一。很多研究者認為陳慧的作品充滿了歷史性及文化性,如蔡益懷認為陳慧沒有意思去寫大歷史的故事,而是利用民間「家史」般的形式來敘述,藉以彌補「正史」所缺少的人與事;張灼祥認為陳慧的作品展示了香港戰後一代的成長經歷,從四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間香港人與事的轉變,這些都是給中年一輩的集體記憶。綜觀前人大多認為陳慧以香港本土為背景的小說風格,是在回歸後對以往殖民統治時歷史的回顧,而小說《拾香紀》(1998)更被視為最能表現這種感情的作品。

  《拾香紀》中探討了不同年代的香港人的特質及性格。首先是四十年代末一班由中國大陸來到香港的新移民,即是小說中的連城和宋雲,他們是從中國大陸遷移香港的一代人,本身具有很重的中國文化本質,而來到香港後又慢慢受到殖民地文化的影響,所以他們是混雜着中國(原宗主國)和英國(殖民國)的文化。小說中敘述連城和宋雲來到香港後,他們自身的中國文化似乎有所減弱而崇尚香港的殖民文化,但這其實只是一種「模擬」的為行,當中並不是完全模仿西方的生活,而是富有中國色彩,並對殖民話語存有潛在的威脅。

  這一代人以「模擬」的方式學習英國殖民地的文化及生活,但這種模仿並不完全一致,當中含著嘲弄和變形,使殖民話語變得模糊不清,更構成潛在的威脅。如宗教信仰方面,連城和宋雲都模擬著殖民地的宗教信仰,但這種模擬是外在的,他們內在仍保持著中國的佛、道思想的傳統。就像連城要《聖經》來慰藉,這看到他對基督教有所嚮往,但這實則只是為了舒緩自己的心靈,並非存心的信奉,在兒子大有為他讀的經文內容,所引用都沒有正面意義的「神」、「耶和華」、「得求」、「愛」和「恩賜」等富有宗教色彩的用語,反之是用一些負面如「虛空」、「找不到」、「蹣跚」、「失效」和「哭喪」等包含無奈和絕望用意思的經文。這是反映出因兒子連六合生死未卜時,連城擔憂不已的心情,他不是誠心地去相信或認識該宗教,只是因經文觸動他情緒而對它有所依靠,所以這只是一種模糊的拷貝。連家長輩有表現出殖民地宗教信仰的行為,追求基督教給予的慰藉及幫助,但當中並非完全真正的信奉,而是一種中國式的「模擬」。

  在抗日戰爭結束後,香港才正式受英國的完全統治,所以小說在第二部開始便探討在1950-1996年這段英殖民統治的高峰時期,這時出生及成長的一代,即連大有、連相逢、連三多、連四海、連五美、連六合、連七喜、連八寶、連九健及連十香。從香港出生和成長的一代人,他們存在十分複雜的身份,文化內涵已是一個極為豐富的混雜體。這是因為他們從小便接受英式的殖民教育,身邊圍繞的事物都充滿殖民色彩,所以這一代人可以視為「半個英國人」。在身份認同方面,連家的子女與連城和宋雲不同的,就是他們都沒有在中國大陸生活和學習過,一出生就接受英式精英教育,受灌輸的都是英國的學術文化,所以普遍會受殖民話語的影響,使他們對原國家有所脫離,文化偏向殖民者的一方。

  《拾香紀》展示了香港戰後一代的成長經歷,從四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間香港人與事的轉變,這些都是給中年一輩的集體記憶,亦是回歸後對以往殖民統治時歷史的回顧。小說中分別了解到老一代是處於中國文化與英國文化的混雜處,新一代則在於繼續接受殖民文化與回復傳統中國文化之間的混雜處,而兩者之相異就在於自身文化本質的形成,而複雜的文化內涵正正是香港人獨有的特色。【101】

作者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生,喜歡研究文字、分享文字。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