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字講

本欄園地公開,歡迎投稿。每篇字數為1000至1500字。內容有關香港文學的評論、論述,評論對象除了香港文學的出版或發表的作品,也可包括文學網絡、活動、獎評、現象或個別最近而具爭議或討論性的作品。不接受出版推介宣傳、攻擊。來稿請連同姓名(收取稿費戶名)、發表筆名(如適用)、聯絡地址及電話、50-100字作者簡介及近照一張。投稿請電郵至HKLitCritics@gmail.com。如撰寫書評,請附封面jpeg 300 dpi圖像。一經上載發表,將獲發薄酬。人手所限,恕不設退稿,倘兩個月內不獲通知,請自行處理。

【香港文獎的前世今生】看誰奪得錦標歸――香港文學獎項概略

鄭政恆 | 2016-05-16 12:22:18 | 分享到

   【港人字講:鄭政恆】仔細檢視一下,香港的文學獎項其實不少,在歷史長河中流逝的作品當然不少,精妙的作品不單散落在報紙和刊物裡,也有的結集成書,甚至得到獎項的肯定,確定了一個作品或一本書的重要地位。在當代世界文學的層面看,諾貝爾文學獎是最重要的獎項,此外法國的龔古爾文學獎 (Prix Goncourt)、美國的普立茲獎 (Pulitzer Prize)、英語世界的布克獎 (Man Booker Prize)、日本的芥川獎和直木獎等都有公信力,而香港,文學獎項的機制由來已久,有徵文比賽、創作獎、書獎、成就獎,本文就由五十年代開始說起,至於香港作家在香港以外奪得文學獎,本文不作太多討論,或另文詳談。

《文藝新潮》小說獎

  《文藝新潮》在1956年創刊,為香港最重要的現代主義文藝雜誌之一,地位相當崇高,1957年一月,為了紀念創刊一周年,《文藝新潮》特設「文藝新潮小說獎金」,徵求中篇創作一篇及短篇創作三篇(中篇為四萬五千字,短篇每篇以一萬五千字為限),中篇當選者的稿酬達港幣一千二百元。短篇分三名,第一名有港幣四百元,第二名有三百元,第三名港幣二百元整,在五十年代,獎金的銀碼顯然甚高,結果,在徐訏、丁文淵(地質學家丁文江的弟弟)主持下經過評選,《文藝新潮》第十二期 (1957年8月) 就公佈了結果:第一名是台灣作家高陽的〈獵〉,第二名是香港作家盧因的〈私生子〉,第三名是香港作家波臣的〈風〉。大概是因為評審取態的緣故,得獎作品都是刻劃心理的寫實小說,跟《文藝新潮》的現代主義立場並不一樣。無論如何,高陽與盧因都堅持創作,高陽以歷史小說聞名,而盧因就是香港意識流小說的先驅。

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的文學獎

  《文藝新潮》出版了十五期,就沒有繼續出版下去,但一批曾在《文藝新潮》發表作品的年輕作者,包括崑南、王無邪、葉維廉等人創辦了現代文學美術協會,在1958年12月12日登記成立為正式文化團體。現代文學美術協會主編的《新思潮》,在第五期宣佈主辦一九六零年度新思潮文學獎金,分為詩歌獎、小說獎、名譽獎,可是筆者並沒有全部《新思潮》雜誌,未知結果如何。

  1963年,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編輯的《好望角》出版,在第二期就有「1963年度好望角文學獎金」,評選委員有李英豪、葉維廉和崑南,以一年內在雜誌、報刊及單刊本中的作品為評審對象,並在第十期有「好望角文學獎金上半年提名公佈」,入選的作品分為詩和小說兩類,詩獎入圍者作品有周夢蝶的〈孤峰頂上〉和〈絕響〉、戴天的〈圓寂〉和〈擺龍門〉、管管的〈四季水流〉與〈弟弟之國〉、瘂弦的〈獻給馬蒂斯〉,小說有司馬中原的〈荒原〉、汶津的〈開往嘉義的吉普〉、〈孤獨之後〉和王禎和〈寂寞紅〉。最終1964年在台灣《創世紀》第 20期公佈結果,詩獎得獎作品是瘂弦的〈一九六三詩鈔〉及〈馬蒂斯〉,以及管管的〈四季水流〉與〈弟弟之國〉。小說獎得獎作品是陳映真的〈喔,蘇珊娜〉及〈將軍族〉。

  同年,台灣《創世紀》舉辦十周年詩創作獎,國內組由張默、季紅、洛夫、商禽、瘂弦評選,海外組由李英豪、葉維廉和崑南評選,國內組得獎人葉維廉(得獎作品〈降臨〉)和海外組得獎人金炳興(得獎作品〈橫〉、〈齊〉),都來自香港。從以上的資料可以了解,香港和台灣的現代主義陣營互為呼應,相互關注,更重要的是香港和台灣的現代主義文學自五十年代落地生根,經過多年的育成,在六十年代走向自我典律化嘗試。

《中國學生周報》的徵文比賽

  回望五六十年代,香港的文學獎項以徵文比賽為主,正如吳萱人在《香港六七十年代文社運動整理及硏究》 (1999年,香港臨時市政局公共圖書館) 中舉例:「《中國學生周報》獎助學金學生徵文比賽;《亞洲畫報》亞洲短篇小說比賽,分普通組與學生組;香港電台短篇創作比賽;中國文化協會主辦逃亡香港文化人徵文比賽,明顯為指定對象而設,迹近歲寒助貧;《星島日報》好少年徵文比賽;現代文學美術協會設文學創作獎金;中英學會文學創作比賽;新雷詩壇十周年紀念詩創作獎,等等。」(頁19)

  友聯出版社旗下的《祖國周刊》、《大學生活》和《中國學生周報》舉辦過不少徵文比賽,張曼儀、李英豪曾奪1958年《中國學生周報》的生活藝術徵文獎。《中國學生周報》自1952年起辦了多屆獎學金徵文比賽,唐端正、古梅、李英豪、溫健騮、盧文敏、朱璽輝、陳炳藻都曾榜上有名。1965年第十四屆獎金徵文比賽由林以亮、李輝英、黃思騁、孫述宇擔任評審,《中國學生周報》第670期頭版公佈得獎名單,第一名是黃柳芳的〈梁大貴〉,第二名是張愛倫(西西)的〈瑪利亞〉,第三名是朱韻成的〈在盲門外〉,第四名是陳炳藻的〈潮的旋律〉。第671期刊出了《梁大貴》,第672期刊出重要啟事,指〈梁大貴〉抄襲舒巷城的〈鯉魚門的霧〉,取消獲獎資格,空缺由西西的〈瑪利亞〉補上,成為第一名,同期同版刊登了作品。(令人哭笑不得的是,1963年中英學會的文學創作比賽,伍清泉的〈鯉魚門的霧〉得第一名,也是抄襲舒巷城的同名作品。)

  抄襲事件除了關乎創作的倫理外,從作品可見,相對〈瑪利亞〉的跨地域現代色彩,〈鯉魚門的霧〉的寫實鄉土氣息更為評審喜愛,反映了當時評審的閱讀口味,但兩篇小說名列前茅,也說明寫實的鄉土小說與實驗的現代小說,在六十年代形成了兩種旗幟鮮明甚至旗鼓相當的創作取態。而西西早在1955年參加《學友》徵文比賽,以小說〈春聲〉得高級組第一名,十年後的作品〈瑪利亞〉已是十分成熟,從中可見西西的躍進,以至個人風格的煉成。

《大拇指》的短篇小說獎與詩獎

  《大拇指》在1975年10月24日創刊,是七八十年代香港重要的文學刊物,1976年,《大拇指》舉辦短篇小說獎,第35期宣佈結果,第一名是思絃的〈阿金的一天〉和阿草的〈養育的煩惱〉,第二名是惟得的〈白色恐怖〉,第三名是王志清的〈變〉。同期不單刊出思絃和阿草的小說,還附上評語(例如「前者擅長細緻寫實,後者幻想中富有喻意」),其他參加者雖然名落孫山,但是《大拇指》編者說:「其餘的我們都會在兩星期內退回,並在稿末寫上評判的意見,供作者參攷。」

  除此之外,思絃的〈阿金的一天〉更一再收錄於也斯、范俊風合編的《大拇指小說選》(1978)、也斯、鄭臻合編的《香港青年作家小說選》(1979)、馮偉才主編的《香港短篇小說選:七十年代》(1998) 和也斯、葉輝、鄭政恆合編的《香港當代作家作品合集選•小說卷》(2011),成為香港短篇小說的重要作品,文學比賽與發表以至結集入選,正是不少香港文學作品獲取地位的坦途。又正如1976年,《大拇指》繼而舉辦大拇指周報詩獎,結果第一名是禾迪的〈媽媽是疲倦了〉和〈給你牆上那些〉,第二名是凌冰的〈保羅的一群小雞〉、〈一個年輕女體操運動員的自白〉、〈船〉,第三名是易名(關夢南)的〈媽媽,我不要出去玩了!〉。及後,禾迪和關夢南的詩作都收錄於錢雅婷編的《十人詩選》(1998),展現了一個世代詩人的創作風格。

  1983年開始,《大拇指》新增大拇指詩獎,參選作品為該年度《大拇指》詩之頁刊登的所有作品。八三年大拇指詩獎得獎人是關夢南、梁秉鈞、王良和;八四年大拇指詩獎得獎人是顧城與韓牧;八五年大拇指詩獎得獎人是顧城與羅貴祥。更重要的文獻是評語,八三年大拇指詩獎有評審戴天 (另三位評審是王辛笛、古蒼梧、林煥彰,1984年開始加入梁秉鈞,1985年就加入瘂弦) 撰寫總評〈風、雅、頌之體──看八三年「大拇指」詩獎作品〉,刊於《大拇指》第198期,他認為「『大拇指』得獎的三篇詩作,呈現了『莊重風格』,正可以看作是各種直接、間接,精神、感覺等因素的藝術在協作;風、雅、頌三體,在激揚、曲折的人生場景之中,心平氣和、娓娓道來,既不失各自的獨特風格,復秉具『胸有成竹』的決斷與把握,認識和包容。」顧城兩奪大拇指詩獎,可見朦朧詩的實力,至於八五年大拇指詩獎不單有王辛笛和瘂弦的評語,更有葉輝的文章〈曲曲折折的路──詩獎報告及其他〉,刊於《大拇指》第222期。

大學院校與文學獎

  踏入七十年代,青年文學獎在1972年創辦,至今依然舉辦不息,歷史比較悠久,自然有一定的名聲,1996年《呼吸詩刊》第2期的「青獎專輯」資料十分豐富,可參看洪清田的〈從青年文學獎的源起、文學建港與文學從生活出發〉、陳智德的〈「運動」的藍圖:早期青年文學獎的發展〉、馬輝洪的〈青年文學獎文集的出版現況及其它〉、張少波的〈從生活出發〉、「從青年文學獎發展管窺七、八十年代香港文壇概況」座談會紀錄等。

  另外,王良和在博士論文《詩觀的衝突與主流的競逐:香港八、九十年代詩壇的流派紛爭:以鍾偉民現象映照》、長文〈第一次「鍾偉民現象」的史料整理〉和專書《余光中、黃國彬論》(2009) 也有詳盡討論。總的來說,早年的青年文學獎延續六十年代文社潮流,也呼應七十年代香港學生運動的火紅歲月,1972年青年文學獎創辦時,只是香港大學文化節的文學比賽,後來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的學生合作舉辦,提倡寫實文學、由生活出發,重視文學與社會的關係,至七十年代末就逐步傾向自由創作,到八十年代,寫實主義文學已江河日下,以余光中為領袖的新古典美學和另一邊廂的廣義現代派領導文壇,而青年文學獎也透過文學活動、見證鍾偉民和鍾曉陽的冒起、出版青年文學獎文集、青文書屋開業,以至1982年創立的香港青年作者協會,延展了影響力,香港文學界也從文社的民間在野一步步走向制度化。

  另外,理工文藝創作比賽也舉辦多年,出版了《紅磚集:理工同學文藝創作 (一九七二至一九八一)》(1981)、《穰田:理工文藝創作比賽十年(七八至八八年)得獎作品選集》(1988)、《文窗:理工文藝創作比賽(八九至九五年)得獎作品選集》(1996)、《石蕊集:香港理工大學文藝創作比賽 (一九九六至二零零四) 得獎作品選集》(2004),樊善標的〈《文窗》內望〉有相關評說,詳見《讀書人》1996年9月號。

  自二十一世紀,以大學為主辦背景的文學獎,主要有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及語文中心主辦的大學文學獎 (分為大專組與中學組;小說組、散文組、新詩組)、香港城市大學主辦的城市文學創作獎 (分為散文、小說、新詩、文化與藝術評論)以及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主辦的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 (分為散文、短篇小說、文學翻譯三組),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規模比較大,至今出版了《春來第一燕》(2002)、《春燕再來時》(2004)、《三聞燕語聲》(2007)、《燕自四方來》(2012)。

公共圖書館與書獎

  快將踏入八十年代,公共圖書館在1979年創辦中文文學創作獎,兩年一度,得獎作品及評語見於《香港文學展顏》,陳惠英在1993年發表於《香港文學》第100期的〈中文文學獎得獎小說的十年人事〉有相關評論:「從七九到八九年度的得獎小說所見,如果這樣的一個由官方主辦的文學獎在評審時不得不顧及反映社會現象這個要求是合理的話,不同年度的得獎小說的確呈現了香港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有著明顯的變化,小說由文革題材到文化差異的述說,正說明香港本身的歷史轉化與擔當的角色,甚而是面臨的困境也或多或少地顯示出來。」

  至於九十年代以後,更重要的文學獎項是1991年開始舉辦的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以書為單位,可惜獎項評語一直不便查找 (葉維廉為1991年第一屆文學雙年獎詩組撰寫的評語〈語言與風格的自覺〉,一直到2011年12才發表於《香港文學》第324期),徒添一些爭端,其實文學雙年獎評語不妨上載到圖書館的多媒體資訊系統。另一方面,中文文學雙年獎只接納香港本地出版,一些在台灣出版的香港作家作品難免成為遺珠 (如董啟章和韓麗珠的小說集),不過香港書獎和紅樓夢獎都沒有地域限制,紅樓夢獎以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為評選對象,黃碧雲的《烈佬傳》為首部奪得首獎的香港小說。

  近年政治取向相當保守的《亞洲週刊》,自2004年起選出十大好書,分小說類和非小說類,獲選的十大小說有不少香港作者著作,列出如下:陳冠中的《香港三部曲》、《盛世》、《裸命》、《建豐二年》、葛亮的《朱雀》、《阿德與史蒂夫》、《北鳶》、黃碧雲的《烈佬傳》、《微喜重行》、董啟章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學習年代》、韓麗珠的《風箏家族》、《灰花》、也斯的《後殖民食物與愛情》、王良和的《蟑螂變》、李維怡的《沉香》等。

其他文學獎項

  文學刊物主辦文學獎一直不絕如縷,在《文藝新潮》、《好望角》、《祖國周刊》、《大學生活》、《中國學生周報》和《大拇指》之後,1988年,《博益月刊》有《博益月刊》小說創作獎,第一名為裴立平的〈黃梅天〉。1990年,《八方文藝叢刊》有八方文學創作獎,得主為西西,2002年起《詩網絡》辦了詩網絡詩獎,一共三屆。

  此外,關夢南不單出版《大頭菜文藝月刊》、《香港中學生文藝月刊》及《香港小學生文藝月刊》,更主持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香港中學生文藝散文即席揮毫大賽、校園創作擂台陣,貢獻良多。文學獎多以作品為單位,而以個人為單位的獎項,目前只有藝術發展獎,以工人文學為號召的,就有工人文學獎,另外過去也有職青文藝獎。由出版社主辦的文學獎,有天地長篇小說創作獎,天地圖書順理成章出版了得獎者的作品,包括王璞的《補充記憶》、《么舅傳奇》,戴平的《微笑標本》、鄺國惠的《普洱茶》、謝政的《約會》。

  最後一提,本文只是提綱,掛一漏萬,且待日後補寫擴充。【101】

個人簡介:
影評人、書評人。著有《記憶前書》,合著有《走著瞧──香港新銳作者六人合集》,主編有《五○年代香港詩選》、《香港短篇小說選2004—2005》、《讀書有時》兩集,合編有《香港文學的傳承與轉化》、《香港當代作家作品合集選.小說卷》、《香港文學與電影》、《香港當代詩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及《香港粵語頂硬上》等。2013年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


香港藝術發展局全力支持藝術表達自由,本計劃內容並不反映本局意見。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