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林克歡對話

林克歡這個名字,在香港未必人人知曉,可是在內地以致世界各地文化圈中可謂無人不曉。望透過本欄目,各位能從林老師對藝術、文化及中港台的藝術路向等多方位的真情對話中有所感悟。

談文化 論政治

101藝訊 | 2009-07-24 00:00:00 | 分享到

101:文化固然不是為了賺錢,但是,它的本質究竟可不可以賺錢?

林:可以。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文化產業,文化產業是短期的,文化賺錢的是另一種的,是長期的。事實上,現在文化的內容實在太大了,頭的一個文化產業、無形的資產。文化最重要是提高整個民族的文化素質,人的修養,你不要看他穿得多麼漂亮,西裝多麼筆挺,你跟他談3分鐘,你就知道他實在沒有文化。為什麼在大陸有海派同鷹派的爭論,好像上海跟北京之爭,其實我是南方人,但我幾十年都離不開北京,在北京她的文化很深厚,很多大學教授穿的跟工農士都一樣,大清早跟其他人一樣排隊買早餐,穿的比我還要簡單,載的眼鏡也不知載了多少年沒換,但是,你跟他談3分鐘,你就知道他有文化。

文化是一個人的涵養,個人的素質,它要提高整個民族、整個文化的素質,你說大陸的人有錢問?他們到了酒店頭,一坐下便攬著自己的財物,難到有人會搶你嗎?你兩手就攬著攬著,那就沒有文化。文化會變成整個民族的口味,欣賞水平,生活素質,這全是無形的。

101:何以會變成這個現象?

林:就因為長期沒有文化,生活變成一個最主要的問題。

101:與教育有關嗎?

林:當然有關。

101:彼此同受一個政府管治,何以兩區域的人會有那麼不同?

林:人、知識分子、大學教授都不同。北京的大學有大量非常有文化、知識非常深厚的老教授在內,一代一代的 承傳下來,這就叫做文化。每年,都有很多大學生,他們都是從不同地方來到,但一到北京就是北京的學生。中國的學生運動從五四運動開始到四六天安門事件,到 六四,每一次都是北京的學生,你聽說過是上海的學生搞起來嗎?聽說過廣州的學生搞起來嗎?他們都是從各地來到的,但他們都是北大、清華的學生,他們都是那 些老教授的學生,他們都是一代傳一代的傳下來,他是影響人的思想、行為、素質,影響人的道德批判,以致每次中國出現激烈的狀態時,每次都是學生走到來,而 且肯定每次都是北京學生,這就是文化。

101:這個情況要在香港出現,是否很難?

林:做不到。

101:這不是幾年的事,是幾代的事。

林:對對對。最少要兩代人才見。

101:尤其是現在香港經歷著轉變,若不先處理好台灣的事,莫談香港

林:其實香港的政治是非常幼稚,我說的幼稚是政治家幼稚。我上次來港的時候,看見立法會選舉。我在地鐵站收到一張傳單,他說選他,我說為什麼,他說『我反對董建華』,這不是政崗呀!這是口號,我知道你反對他,但是你為什麼反對他,是他那有問題,個人能力或是道德等等,你要選那你要為香港做些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你說要反董建華,我就要投你的票嗎?香港的立法會為什麼到這麼幼稚的地步,包括我看各個黨派的政崗,我都發現到那麼可笑,所以,我講是政治家的幼稚。

 

101:那麼說,香港的文化分分鐘要過多幾代才可以成熟?

林:也不能那麼說,你看香港現在已經有多樣化,如很多跟大陸、台灣不一樣的戲,香港文化最感興趣的就是東西通, 以前香港排很多戲,都是外國的,荒誕派的也排了很多,布萊希特的戲也排了很多,排了什麼呢?我們搞戲劇的,接來別人的故事,接來別人的情感,跟我們的生活 沒有關係,因此香港人一直都遇上定位問題,什麼是香港、什麼是香港文化,每個人所受到的經歷都不一樣,這都是跟自己的生命有關,未來有關。當舞台上說的是老百姓的東西,做鐵證的時候,它就切切實實的反映了這個時代。

101:那麼香港的文化就由中英談判那刻開始?

林:不是,再早一點。香港發生暴動後,播音員林被炸死後開始,港英政府開始感到不妥,開始放鬆,市 民亦做了一些努力,港英政府當時做得不錯,香港市民感到這是他們生存的地方,是一個我們的家園,而不是一個中國人民逃難的地方,不再是一個踏板跳到其他東 南亞的地方,老百姓、知識份子開始感覺到這是我們的家園,是一個家,包括當時有很多通俗文化,有很多流行歌,唱的不再是英文歌,唱粵語歌,總的就是在宣傳 香港我們的家。

101:但是中英談判之後,這個情況倒退了,香港人又要尋根! 

林:是,好似香港現在談邊沿化的問題,這就是香港一個心不安的地方,我自己看,香港被邊沿化,現在還不見得那麼厲害,但是廿、三十年後,香港就不再那麼重要。它跟世界的溝通,最重要的是它跟世界的脈絡、經濟貿易的人才、世界交流的人才、尤其是香港的商業人才,加上它一百多年的傳統,跟很多商戶建立的關係,不能是然發生的一件事,它是全世界經濟貿易的脈絡。但是,上海現在的地位逾來逾重要,不要講上海,廣州同深圳以前的貨運量,等於香港的一個零頭位,現在珠海同深圳的貨運量已經接近香港。上海已經跟香港一樣,上海現在已經做一個大型的碼頭。

101:那麼香港可以做什麼?好似什麼也做不了?

林:不是什麼也做不了,香港有自己的長處。

101:是什麼?

林: 我現在沒話說,那只有香港人自己思考,要思考,要民眾思考,要政府思考,我只能在外的觀察,包括幣值的兌換,你必須知道香港的幣值對中國大陸有多重要。香 港的金融經貿非常成熟,但是它必須要做得那麼成熟,上海跟深圳的股市還亂。不過,它不會亂下去,所有經濟發展,那些不守規則的會被淘汰,一代新的股民也會 成熟,其他的也都會成熟起來包括海港等等,香港還有很多國際貿易法的律師、採購師,國內非常欠缺的,目前還可以做。但是,5年以後,大學那些博士生出來以後,你必須要知道大陸每年有六百萬大學生出來,一百萬多博士生同碩士生,他們出來以後懂得國際貿易法等等,但他們的工資還比香港人低,所以香港的競爭就很困難,可能以後逾來逾難

101:這情況下,香港人要自己找出路,還是可以靠一個特首帶領?

林:須要互動,一個就是要領導香港往前走,一個就是民眾影響政府,不行的就要罷掉

101:香港現在的狀況,可以嗎?

林: 就是須要改革,你選立法會,我相信香港的民眾5年之後就會聰明得多,該選出來的人都要代表民眾;另一個就是輿論,大量的媒體,香港的媒體並沒有很多真正對 政治、經濟、文化發表比較精確的文章,情感性的東西太多。政治是一種很冷靜的東西,你要知道政治並不是道德批判,很多人並不明白政治是什麼,不是在大叫大 喊就是,所以香港民眾、知識份子成熟以後,會知道什麼是政治。政治是講最大多數人的事,政治永遠是妥協的結果,政治永遠是選擇壞處最少的,沒有一種是好 的,所有都有毛病,我們就是選那種毛病最少的,你要選沒有毛病的,香港沒有,因為他們不是政治家,我看他們在香港的輿論包括對國內很多的批判,一方面對共 產黨害怕,但是他又帶著很多烏扥邦的東西,我自己也有很嚴厲的批判,如果不是,我自己也不用一直在外工作,長時間的跑來跑去。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