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舞台劇獎點滴

岑偉宗 - 填詞人、香港舞台劇獎評審委員 | 2009-12-10 01:11:58 | 分享到

 曲飛請我交些稿件給「101」,義不容辭。翻箱倒篋,找到今年年初寫的一篇關於舞台劇獎的感言,未有發表過,就拿來獻曝好了。

舞台劇獎辦了這麼多屆,我是評審,又出席過,也得過獎,今年也做過頒獎嘉賓。這活動雖然是在風言風語中蹣跚而行,畢竟也是業界一椿體面的事。今年倒想說幾句憋了一段時間的話。

今年的選舉進行前後,在提名名單公布以後,讀到了一些網上留言,氣憤於名單偏頗。同樣的感覺,我也有。因為公布的名單跟我心目中的「應該」有的提名名單不一樣呀。為甚麼?我的名單已是最中肯的啦!

這當然是屁話。我的個人口味,怎樣能成為「業界」的整體口味?如果我個人的口味要推演成為業界的共同美感趣味,我就要努力把這種屬於我個人的美感趣味推廣開去,透過演講、透過文章、透過演出,甚至直接跟「業界」對話,讓業界形成新的美學觀。這樣說來,已經是一個「研討會」的職責,而非一個「頒獎禮」的功能。除非,這個「頒獎禮」的賽果是透過「業界」討論出來的,則又當別論。現在「舞台劇獎」是一個純粹依靠評審個人意志自由選擇的遊戲,反映的只是一個大致的看法。至於會否有人在投票或提名前做一些「拉票」活動?就我個人的經驗,我可以告訴大家,我自己未遇過有人向我「拉票」。所以,我也尊重最後出來的賽果。

我雖為舞台?的嘉賓評審,可不在舞台劇獎的權力核心,聽到人家說甚麼「黑幕」,我無從求證。不過,在無利可圖,無名可沽的小眾戲劇圈子,若然搞像局外人所說的「黑幕選舉」,只會換來個臭名遺留後世。我看不出對「搞」這個選舉的一眾出心出力者有何利益。

關於「提名名單」,常令人置喙的是,為甚麼某某沒有提名,為甚麼某某又可提名。接下來便懷疑提名名單給人造票。我純情,我也有填提名表格,我的表格是寄到「會計師樓」的,大概不會給其他人「沾水」吧?出動到會計師樓,還可以造票?我相信那間會計師樓不會笨到拿自己的名譽作賭注,去協助這個清貧一族的戲劇界吧?再說,那些人說某某沒有「提名」,基本上是用錯詞語的。在「提名名單」上公布出來的,應該是「入圍」名單才對。譬如剛過去的一屆,我在自己的「提名名單」裡有填的名字,最後也不能入圍。大概他獲得的「提名」票數不夠別人多吧。不要再指責劇協不提名誰了,因為劇協不能阻止我們這類獨立思考的評審「提名」自己的心水。所以,有些人指責精彩的業餘劇團演出從來不獲提名,這絕對是荒謬的論調。也許有一兩位評審在提名階段提名了某業餘劇團的演出,最後卻因為票數太少而不入圍呢。正如今屆來自致群劇社的一位新進女演員鄺思齊,便順利入圍,最後更得了獎。誰說「業餘」不獲「提名」呢?抨擊舞台劇獎又有何用?不如演好自己的戲,自然爭取到別人的認同了。

最後,要談一談頒獎禮上的表演。年年的頒獎禮,也邀來嘉賓表演。他們雖則精彩,始終未能跟頒獎禮構成有機的整體,像是一個餘慶。其實,年年也有「最佳創作音樂」的獎項,當中不乏有歌舞場面的,有精彩歌曲的片段,大會不妨把「最佳創作音樂」的入圍者邀請出台,表演候選作品的片段,貫串全個典禮晚會,讓觀眾可以聽到、甚至看到一個較完整的的舞台演出片段。如能請到原班的演出人員登台表演,固然是好。否則,另聘高明,或由司儀表演也不俗(記得多年前有邀請一些當年演出過的音樂劇,例如《棒球狂想曲》)登場表演,但總跟當屆的「最佳創作音樂」獎關係不大。)意義當不在看歌星或明星歌舞之下。香港電台、劇協不妨考慮。

匆匆數語,只希望舞台劇獎越辦越好,也繼續得到劇迷的愛護。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