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編 劇 心 聲

林愛華(資深編劇) | 2014-08-30 19:39:06 | 分享到

  【藝壇隨筆錄:林愛華】入行以來,我寫了共23個拍成電影的劇本,沒拍成的,也數目相當,加起來,也有40個左右吧?由開始時寫劇本的「患得患失」,到如今的「也無風雨也無晴」,是一個漫長又艱辛的過程。記得初入行,我有「快槍手」的稱號,更有人懷疑我家裡養了幾個寫手,否則我怎可能寫得這麼快?我另一個為人津津樂道的軼事就是,開會時我從不開聲,到有人想發脾氣時,就會有人說放心,下次開會林愛華會已經寫好一稿劇本,而且跟我們剛才說的完全無關。所以後來,他們索性不用我開會,由我自己去寫算了。

  我做編劇,是因為那時候人家告訴我這是做導演的最快途徑。只是到後來,我做編劇的卻比做導演的多,因為做電影導演,要比寫劇本,難上十倍。近年,我卻到了只想拍不想寫劇本的階段了,寫劇本那種「驚艷」,於我已像對老夫老妻,沒甚好奇。所以今次跟朋友合作搞的這個舞台劇《傷愛三次方》,我的部份,我也沒有重新寫一個劇本,而是用我一個沒有拍成的舊電影劇本,就是我第一部電影《12夜》的續篇《12日》。我決定不會拍續篇之後,基於「環保」的原理,將它改為舞台劇劇本,成了今次這個《下世紀,再相見》。

  問題卻出現了,電影裡有蒙太奇﹑有場景的多次更換,在舞台上如何做得成?於是我想到,不如利用影像投射,主角到不同地方,就投影出不同的場景?然後排戲之餘,我們又去實地拍攝。之後我卻又覺得,只有這樣,又有點單調,不如將現場和投影配搭,甚至有對手戲?於是,我們又另撥時間,將現場和投影配搭的部份排練好。然後有天演員又說,導演導演,電影劇本跟舞台劇劇本有點分別,就是舞台劇劇本裡沒有「停頓」空間,沒有對白,就可能會有「冷場」,於是我又想,不如在其中一場戲多「停頓」的位置,加上心聲,然後在另一場多瑣碎對白,可能會有「冷場」出現的地方,加上默劇肢體語言演出?於是,我又另請了個默劇導師,來特別訓練演員肢體動作…. 如是者,我原本以為是輕輕鬆鬆的一次,卻變得有點不輕鬆了。

  到了最近,排練已七七八八,我又想到,舞台劇跟電影最大的分別就是前者未到演出,你永遠看不到最後成果,因為最後成果,就是演出當晚。然後我開始擔心,到時演員會忘記對白﹑或故意不按我的方法去演嗎?他們會走錯位嗎?燈光﹑音樂會出錯嗎?現場會有人電話嚮起,打斷演員的情緒嗎?如是者,control freak 如我,也得學習要暫時「放下」。

  電影是導演的媒體,而舞台劇卻控制在現場演員和工作人員身上,作為舞台劇導演的,就只有在觀眾席上,看著自己的作品「可能變形」,「肉隨占板上」。

  九月,籌備多時的話劇要面世了,連我在內,也十分期待看看最後的成果會是如何?會如我所想所設計,還是會有意外驚喜?還只有意外,而沒有驚喜?這都是舞台劇「神秘」之處。當電影劇本於我已是昔日情人的時候,舞台劇還是個初次邂逅,心砰,還會跳動。【101】


作者簡介
資深編劇,首部執導電影《12夜》,近年編劇作品有《如果愛》、《投名狀》、《武俠》、《血滴子》、《中國合伙人》等。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