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鄭少秋

林奕華 - 資深文化工作者 | 2009-12-10 22:21:00 | 分享到

 雙魚座,有可能是張無忌、陳家洛、乾隆皇、正德皇(《江山美人》)、楚留香、盧正(《輪流傳》)的共同星座嗎?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的雙魚氣質(總是左右為難),又是由在二月廿四日生辰的鄭少秋賦予的嗎?

我慶幸沈殿霞追思會上爆發的「大哥指責秋官」一幕,並未因媒體火上加油而演變成另一宗陳冠希或新馬師曾家人爭產的「社會新聞(鬧劇)」——許是家庭倫理到底不同男歡女愛,大眾能被它挑起的好奇和慾望畢竟有限,所以有人為鄧光榮的控訴叫好,但更多人表達了對

鄭少秋處境的體恤。

事實上在我看着電視轉播的該個尷尬場面之際,思緒早已飄到另一個問號上:當箭頭射向「欣宜有老竇?」,為什麼問題不是指向與欣宜同父異母的兩位妹妹,問她們「鄭少秋」是否一個好爸爸?我明白同一父親在家庭中是否稱職與他在家庭中可有盡到基本責任是無關的,但由於兩個家庭的構成不一樣,父親這個身份所承擔的責任是否也會不一樣?

假如我們把「老竇」的責任劃一為把孩子生下來便要養育,我們的確看到欣宜從小到大是母親比父親為她做得更多。甚至,不止一次在電視節目出現母親向父親提出他應多盡父親職責的要求。但不同的家庭構成導致父親的職能有所分別,也許正是這一點不容易被明白而令鄭少秋得不到全世界的同情。

沈殿霞生前一再感慨「女人不要太強」,不知弦外之音是男人遇強愈強,容易引致兩敗俱傷;還是相反的男人遇強愈弱,變相叫女人失去依傍?上述問題使我想起道盡女強人愛情坎坷的經典電影《俏郎君》。女主角芭芭拉史翠用性格而不是美貌俘獲了金童子羅拔烈福的心,但他的人到底在短暫婚姻和下女兒之後溜走。若干年後一次街頭重遇,女方故作輕鬆問前夫可想與女兒見面,男的以最溫柔同時也是最狠心的一下搖頭拒絕。有趣的是,那一下搖頭在影史上令觀眾對烈福只有憐惜,沒有怨恨。

因為我們懂得,甲之軟弱正是乙眼中的致命吸引力。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