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旺角集會現場

周淑屏(作家) | 2014-10-06 09:58:27 | 分享到

  【藝壇隨筆錄:周淑屏】10月3日7時多,我和朋友在旺角彌敦道集會現場,看到一個身形略胖的男子被一班集會人士包圍。走近聽圍觀人士說這人剛才毆打集會學生,因為沒警察在場,所以集會人士包圍著他,不讓他走。這人不斷打電話召援,很久之後,有一個年青男子走入人群,跟胖男子說了兩句,懾於現場人多勢眾,便又想退出去召人。

  我看見他想走,便對身邊的人說:他們是一夥的!於是眾人把他也圍住。胖男子再不斷召援,包括打電話報警。再過一段時間後,終於有三、四個穿藍色制服的警察來了。因為在場人士也報了警,當眾人以為警員會拘捕這兩人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胖男子走近其中一個警察的身邊,口貼著耳地跟警員說了兩句話。當在場眾人目瞪口呆不懂如何反應時,警察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護送二人向兩個不同方向跑去了。

  他們真是跑去的!警察竟然帶著兩個疑犯跑著逃去了!!!!眾人回過神來,也馬上兵分兩路追上去。我和朋友追到兩條街外的豉油街,這時,已見剛才被圍著那較年青的男子坐在地上,一位穿白色制服的警官站在他身邊。我向那位警官說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並說我願意做證人。而這時周圍有不少貌似黑社會人士在場叫囂,很快我們身後已有十多名戴白色口罩的人蠢蠢欲動。

  警官也不敢掉以輕心,不斷召援。不久,一隊警員來到,但十多名戴白色口罩的人仍在旁邊虎視眈眈。警官見勢色不對,把我和朋友叫到街的轉角處,才記下我的資料。這位警官的官階不低,我也記下了他的編號且知道他的名字,但不想暴露他的身份。他給我的感覺是一位辦事認真、正直的警員,所以登記完離開前,我對他說:其實我最擔心的是警方和黑社會勾結。

  沒料到,這位警官聽後一臉無奈地對我說:我也察覺到事態不尋常,但也只好做好自己的職責。我本可以坐在警署中指揮的,但我選擇出來,縱使只有我一個人,也希望盡警察的職責。

  我看到一個有良心的警察在孤軍作戰,更為香港當前的景況寒心。10月4日早上3時寫此文章之際,電視新聞播放警方發言人繼續聲稱警方沒有縱容反集會人士襲擊市民。作為自由寫作人的我更努力奮筆直書,以文字作見證,希望香港人看清楚我們的政府的真面目。【101】


作者简介:
周淑屏,香港作家。原本擔任出版社編輯,後來開始了寫作生涯。憑《大牌檔·當舖·涼茶舖》奪得第九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其作品多以具香港特色的地點或場所作背景,如唐樓、彌敦道、茶餐廳。其著作《彌敦道兩岸》曾被改編成舞台劇。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