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守 護

周淑屏(作家) | 2014-10-20 14:42:18 | 分享到

  【藝壇隨筆錄:周淑屏】10月17日,晚上,旺角,又一個充滿劍拔弩張氣氛的夜晚。我不算是集會人士,但總是走去看看可以做點甚麼。大約八時多,西洋菜街近新之城,站在不遠處的一位男士突然被人暴打,事前沒有起過爭執,完全是沒有肇因的。兩三個人上前把打人的拉開,然後途人合力圍著他,另外一些人找警察幫忙。幾個警察來到,沒問因由,飛快地帶著打人者往快富街方向走,我和幾個在場人士立即追過去看過究竟。

  我和幾個在場人士追到,多個警察亦趕到,其中兩個警察拿著盾牌,盾牌一直頂著我,而不是打人的那個男子。警察問發生甚麼事,但一直是問打人的那個男子,不問現場人士。我記起在網頁上看過的公民權利資料,舉起手說:「阿sir,我要報警,我看見有人打人!」叫了許多次我要報警,沒人理睬,警察仍是只跟打人的那個男子說話。我再舉起手,揚聲問在場人士:「請問在場的有哪一位剛才看到有人使用暴力?」在場有四個人舉手。我再對警察說:「阿sir,我要報警,連我在內,共有五個目擊者目擊這個人打人!」

  這次終於獲得受理,警員登記了我和幾位目擊者的身份證,問了幾條問題,然後叫我們散去。我跟警員說:「阿sir,我報了警,我要檔案編號。」等了很久,打人的男子對我說了許多粗話,拿著盾牌的警察一直用盾牌頂著我 ---- 一個手無寸鐵的報案市民,而不是那打人的男子。終於,成功取得檔案編號和其他目擊者交換了電話號碼才走開。我不知道打人的和被打的是甚麼人,也不知道打人和被打是為了什麼,所花的時間和力氣,只為盡力守護非暴力的和平抗爭。

  之後,十二時多,旺角的另一角,彌敦道近登打士街。人群中突然有人邊跑向我身處的地方邊大叫:「警察打人!警察打人!」循聲看去,許多警察追上前,飛撲向行人路,壓在一個年青人身上。然後,後至的六、七個警察在人群前一字排開,密不透風,像是足球員守在龍門前對付十二碼罰球。我開啟了電話的拍攝功能,把手伸到最長最高,拍攝被圍青年的情況。此際,身邊的閃光燈不停閃爍,途人閃光燈的亮光,令旺角的這一角,不至於成為暗角。我們的閃光,亦守護著被圍的青年人免於被拳打腳踢,守護著警察行事的光明磊落。(後話:翌日於新聞網站上看到這位年青人的訪問,他說:當自己被按在地上時,因為閃光燈不停在閃,有許多見證人,他沒再被打,被釋放了。)

  最後,身為基督徒的我還想說幾句。這陣子以來,從沒跟反對佔中的教友辯論過一句半句,只是一直記著聖經教導我們:要做一個好撒瑪利亞人,要愛我們的鄰舍,看到人餓了要給他吃、渴了給他喝......要愛我們的鄰舍,何況,這些人不只是我們的鄰舍。我們口中經常說【愛】,最令人懼怕的,是在我們說愛著的人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不在他身邊、不在他背後,甚至站到了他的對立面。

  香港是我家,自己屋企自己救;旺角是我成長的地方,自己地方要盡力守護。【101】


作者简介:
周淑屏,香港作家。原本擔任出版社編輯,後來開始了寫作生涯。憑《大牌檔·當舖·涼茶舖》奪得第九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其作品多以具香港特色的地點或場所作背景,如唐樓、彌敦道、茶餐廳。其著作《彌敦道兩岸》曾被改編成舞台劇。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