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上海的消失,香港的重現,未知的將來。

溫迪倫(劇場空間創作監督) | 2014-11-26 11:14:44 | 分享到

  【藝壇隨筆錄:溫迪倫】今年一月,《棋廿三》於文化中心劇場首演後,然後收到藝發局通知,劇團獲批資助前往上海戲劇谷演出,此劇亦有幸成為開幕節目。我們不敢怠慢,根據首演後各方意見,討論過好幾個方案後,編劇張飛帆馬上著手修改劇本,希望能更緊湊、更到題、更有張力;佈景根據演出劇院的情況,修改本來四面舞台變成單面,導演和演員方面也要從新調度,場面的重點要從新思考和設計。

  我們先頭部隊於4月26日晚上到達上海,27日開始搭景,好不容易佈景做好了,好不容易音響也搞定了,29日早上只有我一個人在劇院中搞燈光的最後衝刺,希望趕及下午排練前完成;導演午飯前會從酒店來到劇院,演員中午便會著陸抵達,由安排好的車輛接他們先到酒店安頓,然後到劇院集齊排練。就在此時,主辦單位的領導,一位高貴優雅的女士,向我招招手,在劇院門外告知她們早上收到市政府通知,基於安全考慮,我們原定翌日開始的兩場演出已被取消。她們不停表示抱歉,假如易地而處,相信她們正面對比我們更大的麻煩,交待過後,她們要回去預備明晚的善後工作,就離開了。

  這時我想應該通知什麼人吧?但頭袋只有一片空白。只不過風向一轉,所有就輕輕的消失,無影無蹤,而似乎又理所當然;一切來得是不能想像的平靜;天空很大,卻不知何處安身。

  稍後大家都到了,到旁邊餐廳用膳,滿滿一檯人,似乎都不願說話,連哭出來叫一下的氣力都沒有,空氣中是無盡的無可奈何。

  翌日早上,所有報紙頭條都是釣魚台;想起在機場等候登機往上海時,新聞正報導美國總統將會到日本訪問,外界相信奧巴馬會就美日安保條約發表講話。我也討厭政治,但政治不會因此討厭我而離我而去,把頭藏在沙中和事實沒有發生的是兩回事,無知是一種個人選擇,我卻無法接受擁有這份福氣。所以這個戲一定要重演。

  因為我們可以想像,即使在香港,某些人、某些事、某些作品……

  在某天都可能會在長官意志下,無聲無息地被消失。【101】


作者简介:
溫迪倫,劇場空間創作監督。93年香港演藝學院畢業,主修舞台燈光;95-99年曾任香港話劇團執行舞台監督。後前往荷蘭、西班牙及倫敦進修,並以優異成績完成舞台美學碩士學程。回港後加入「劇場空間」,主力節目策劃及製作。作品多次獲香港舞台劇獎提名,於2003年度憑《十一隻貓》獲頒最佳燈光設計。自2001年起擔任香港戲劇匯演統籌,及於香港藝術學院、香港中文大學校外課程、及香港大學進修學院擔任舞台美學及舞台管理客席導師。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