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藝壇隨筆錄│回憶黃伸強的ACC往事

華敏臻 | 2018-01-10 21:25:49 | 分享到

   【撰文 華敏臻】在亞洲文化協會香港分會(ACC)會友群中,我和黃伸強一向有特殊的聯繋。他在1993年獲得ACC獎助金赴美國一年後,帶著激昂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回到香港,致力協助我和ACC的蓬勃發展並保持機構的優秀品質。每年春季當ACC頒發獎助金後,他都會來辦公室發表個人見解。他並不總是百分百滿意,常常用「Crazy!!」一詞來結束他的評論。ACC曾是他的家,他決心維護其正面的形象。

  黃伸強是我的ACC保鏢,他常用類似兄長的口氣對我說話(儘管我比他年長許多)。有一天,當我陷於籌款活動工作時,他來到辦公室皺起眉頭看著我,不以為然地說:「你看起來真可怕!我從來沒有見你這麼疲憊過!」然後他開始想辦法,把工作委託給會友們。他的第一支團隊包括崔婉芬、古天農和潘少輝,而且人數還不斷增加。他多年來一直扮演著組織者的角色。像兄長一樣,他經常公開對我表示不滿,並且說:「下一次,給我多點時間!早點告訴我這些!」但他一旦開始工作定能勝任,即便犧牲許多小時的睡眠。

  我和黃伸強見過彼此的母親,這似乎不可思議。我在ACC長達25年的任期內從未見過會友的父母,所以覺得這是一件奇妙的事。1996年,我在他旺角的家中見過他的母親。那時,黃伸強幫助我為ACC籌款活動創作背景音樂。他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裏塔建了一個音樂創作棚。我們一起坐在長凳上,看他在鍵盤上做各種嘗試。

  他的母親是一位嬌小可愛的女士,或許從未有身材高大的外國人造訪,她決定充分展現潮州人的熱情好客。儘管她兒子不斷謝絕,「我們什麼都不需要,我們正在工作。」她仍一直試圖為我們提供點心和飲料。最後黃伸強不得不鎖上房門,喊道「別打擾我們!」隨後,她竟設法從門縫下滑進一盤餅乾。我終於為找到黃伸強固執性格的根源,而感欣慰。

  當我八十五歲的母親於1998年訪港時,我邀請黃伸強一起參加文化中心的法國五月音樂會。在我母親面前,黃伸強是一位彬彬有禮的紳士。當我和母親走到尖沙咀海濱時,她感慨道,「多好的年輕人啊!」誰知他們這麼快就要重逢呢?

  黃伸強忠於香港,也忠於ACC。1994年當他從美國返港時,我們就「獎助金計劃完成報告」面談。我第一個問題常常是:「你在國外一年中學到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黃伸強毫不猶豫地回答說:「我在美國意識到香港是我唯一的歸宿。」

  黃伸強將常繋我的念中。【101】

華敏臻
December 28, 2017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