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投稿評論│開記(廣州)│好時辰,豁出去!評《好日子》

開記(廣州) | 2018-05-08 18:13:13 | 分享到

定制了泡泡袖婚紗,詮釋美滿的婚姻了嗎?

  家庭倫理劇《好日子》的故事定在大婚前夕的一晚,家姐心生羡慕地提及那套挂在墻上——妹妹婚禮所穿的定制泡泡袖婚紗。通過兩姐妹的對話,感受大婚“好日子”帶給一個普通家庭的緊密連結,常日關係不太好的父親親手煮了湯圓,屋內張燈結彩地布置張羅。

  然而,這個一切預示好意頭的婚嫁儀式,經歷過數百年的女性運動,婚姻對當下社會普通階層女性來說,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嗎?

  英國社會學家-彌爾(John Stuart Mill,1806-1873)認爲,女性進入婚姻早已形成屈從與依賴的社會關係,不易察覺更不易被打破。除非女人能够有所自覺。忍受著丈夫嫖妓的姐姐、忍受無性無愛生活的母親,在幾番激烈的對話後,二人仍然想試穿妹妹那套,明天準備假結婚嫁給一位來自中産家庭的男同性戀者所定制的泡泡袖婚紗。19世紀英國社會學家彌爾探討的女性主義話題之“認清婚姻的真面目,要果决地揭去女性迷思强加在婚姻上頭那層過度美化的面紗。”在本劇中,有著極大的諷刺意味。

悠揚旋轉的芭蕾舞小公主音樂盒,轉出小女子的幸福小宇宙了嗎?

  劇中開幕處姊妹二人之間多處試探性的對話,我認爲影響了對劇中人物關係的判斷,隨著故事發展呈現姊妹情深一幕時,便顯得有些無力。其次,劇情高潮存在不少情緒張力爆炸的情節,但演員的情緒承接偶爾出現斷層(女兒憶起父親的禽獸行爲痛哭倒地,母親抱著安撫那刻,幷沒有感受到真正人物內心嚎啕的哀痛)當演員情緒斷層時,故事情節依然沒有明顯的進展,節奏便顯得有些拖沓。反而當中一幕溫情戲,尤其惹人注目。他們在妹妹的房間裏重新尋到一個一模一樣曾遭打碎的心愛音樂盒,便爭相上鏈來玩。三人看著芭蕾舞小公主在音樂盒的軌道上悠揚旋轉,似乎音樂盒裏那首小調圓舞曲帶著的淡淡缺失與傷感也微不足道。藏在每位女性心底關于幸福的幻想、公主的美夢,似乎不會因時間的流逝而發生太大的改變。隨後一幕母親說出自己的夢想,就是看著女兒成家立室,真正地幸福成家,和我的孫兒行街飲茶食飯,惹人共鳴。


等待好時辰來臨的紅酒,倒下來,豁出去!

  張愛玲說:一個女人,當她遇到心愛的男人的時候,就是最大的危險。你知道那個人不能愛,你還是飛蛾撲火。隨著兩個女兒坦露真實心聲,母親悔恨當年自己無知的選擇,導致女兒長期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內心的愛和精神上的體貼無法在父親上得到滿足,不顧一切只想出逃,但仍無能力建立和經營一段幸福的婚姻,像咒怨一樣纏繞。但當女兒承認被父親强暴的經歷與剖白真實感受後,母女三人在彼此的缺失與不幸中找到各自內心的勇氣,重新找回內在對幸福的定義和憧憬。

  威脅個人的巨大力量,不一定是有形的政府機構,反而是無形的社會傳統,由于不能容忍改變,於是以多數壓制少數服從。故事當中的女性角色多年來無法捍動施暴者,無從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一直選擇逃避,無形的社會傳統難道不是威脅他們的巨大力量嗎?

  英國社會學家Jeremy Bentham認爲:人類行爲的動機是趨利避害、趨樂避苦。當一直處于弱勢的母女三人,建立起彼此一起拯救的新聯繫。那一幕,妹妹將原本慶賀新婚的紅酒倒下雪白的泡泡袖婚紗,三人一起走出婚房。

  《禮記·中庸》記載:破則立,從則平。

  故事結局,一地鮮血奪門而泄下。打開荒誕的新局面。
女性的命運,在這裏結合成命運共同體,就是無論興衰榮辱,都休戚與共。
【101】


作者簡介:
開記,先後師從Vannizza Chan、Philippe Gaulier、Elena Kuzina主修表演,活躍于小劇場演出。匯演作品包括:《情人結》、《淡水小鎮》、《鐵窗》、《心洞》等。先後游歷愛丁堡國際藝術節、錫比烏國際藝術節,參與亞洲青年戲劇競演,觀影戲劇作品一百三十餘部。曾任廣東省金融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成員,在大學期間獲校內心理劇最佳編劇獎。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