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劇運份子,努力吧!

撰文:曲 飛 | 2011-02-24 19:43:53 | 分享到

踏入千禧後,香港舞台劇製作數量每年平穩遞增,各大小表演場地供不應求,主流劇目百花齊放,以本年一月下旬為例,一周之內單是戲劇製作已有十三齣,尚未計算舞蹈、音樂和戲曲等表演藝術作品。藝術行政人員當然為此大傷腦筋,如何令觀眾有足夠的誘因進入劇場觀賞自己劇團的作品。

可是,據業內藝術行政人員估計,在我們這個約七百多萬人口的城市裡,有養成習慣定時(平均每月一次)進入劇場的觀眾只不過約五萬至十萬人。在此僧多粥少的失衡狀態下,香港的戲劇運動應該如何走下去?是否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落成後就會綻放曙光?

我記得,作品《一九八四》舞台劇導演添.羅賓斯曾說:「世界真正的領袖是藝術家、作家及思想家,而不是政治家。」所以,表演藝術工作者比起任何領袖或政治家等,更須有肩負「為人民服務」的使命和責任,他們的功能更該是透過藝術作為介體,喚醒群眾,讓他們知道自己與生俱來體內,早已潛藏那股追求真善美的能力,以及有獨立思考的本能。在現時的主流劇作裡,我們不難找到不少作品探討人生的真、善及美。但是,拒絶羊群效應的逆向思維探索則鮮見於主流作品,遂要靠兀立獨行色彩的小劇場去彰顯。我認為,作為小劇場藝術工作者,應該存有革命家視野,透過「熟練」的藝術技巧帶領群眾接觸未知的疆界。

是次「亞洲劇力無邊界」第一擊的小劇場運動,籌委會在沒有任何財政資助下,能夠凝聚日本、廣州和香港的小劇場藝術工作者,共同推動香港小劇場運動,教人致敬!但是,作為觀眾進場參與的你,事實上亦為香港劇運起了積極推動的作用,感激!

曲飛
香港小劇場獎 召集人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