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壇隨筆錄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完成參選宣言

周俊輝(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功能組別參選人) | 2012-09-11 00:00:00 | 分享到

上星期日,我在旺角西洋菜街擺街站,以藝術家參選立法會的身份在鬧市寫生,告訴市民文化體育不是有錢人的專利,人人有份,我們要爭取自己的文化權利。

大概畫到五點,有個老婆婆在路邊仆倒,旁邊一個在派傳單的阿姐把她扶起,給她拿了張接椅坐好。很奇怪,她一直指著我,「議員呀議員」我們的對話就這樣開始。她拿起褲管指著膝蓋和地磚說:「別說什麼文化、別說什麼國民教育。你關心一下我們老人家好嗎?你看路凹凸不平,我剛才砰的一聲就仆倒,仆得好大聲呀。說文化說教育,不如修好條路先。」然後她重覆了十遍。

那一刻我很懷疑自己所做的。對的,在電台電視跟蕭先生、馬先生辯論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論點。但我望著老婆婆紫青的膝蓋時,我很懷疑自己花了那麼多光陰所做的藝術、花了那麼多精力所做的選舉,對受傷的老婆婆真的有意義嗎?

那天那幅畫我沒有完成。

畫一幅畫能讓世界更美好嗎?不。我想這殘酷的答案令很多創作人都很氣餒。一個倒霉的藝術家可能窮盡一生都得不到認可;一個走運的藝術家可能藉著作品名成利就,在歷史中留下痕跡,但老婆婆還是因路凹凸不平而仆倒。所以我作為一個藝術家參選,是希望將我十分重視的文化觀點從象牙塔帶到實際市民生活當中。希望我的文化專業知識能令我土生土長的香港更美好。但老婆婆還是因路凹凸不平而仆倒。

但是老婆婆尚有派傳單的阿姐把她扶起,尚有她口中不是議員的議員照料傷勢。大家可仍記得去年佛山小女孩悅悅被汽車輾過後,有十八個路人經過沒伸出援手。那是荒謬的,那十八個路人要被繾責,但亦要被同情。在那充滿謊言的世界,伸出慈悲援手隨時會引來禍端。他們都習慣了一個血淋淋的身體其實是造假的。為什麼今天我在高呼撤回國民教育,不單是洗腦不洗腦的問題,而是我們不希望香港的學生被迫成為那十八個路人。當小孩學懂口是心非、活在謊言的世界,我們將會失去勇氣去扶起一個受傷的人。

在今天選舉結果公佈時,我想藉此機會對那位老婆婆說,我們做創作的,未必能修路;我作為立法會參選人,未必能帶給你即時的好處。但我相信這些一點一滴的努力,就像一塊一塊的地磚,鋪成一條更好的道路。我們不希望有人跌倒受傷,但更重要的是,在這個發展為先的城市裡,有更好的制度讓我們有文化素養,有勇氣去扶助受傷的人。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功能組別參選人
周俊輝
2012年9月10日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