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無止境

評論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是曲飛藝評資料庫---【藝】【無】【止】【境】

《結婚》肩負阿信精神

撰文:曲 飛 | 2015-10-14 11:04:31 | 分享到

   「不強求人際關係,不勉強與人交往,不期待靠兒女過活,我行我素地生活着,這才是晚年生活的最佳境界」。這是日本國寶劇作家橋田壽賀子的生活態度。現年九十歲的壽賀子,她最膾炙人口的作品,莫過於《阿信的故事》和《赤的疑惑》。香港話劇團演出的作品《結婚》就是出自她的手筆。

  這個劇本表面上是講述六十歲的單親媽媽和她四個女兒的談婚論嫁故事,實際上是探討日本女性在上世紀的主流社會中,如何突破傳統家庭觀念,選擇命運自主的信念,改寫屬於自己的人生。在香港現時男女比率失衡的情況下,女性觀眾在劇場再次見證這種「阿信精神」,的確可以為她們在生活或感情方面打氣,正如女主角花田秋子說:「女人無論去到邊度,只要有能力獨立生活,就係強者!」

獨立生活便是強者

  《結婚》講述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日本,六十歲失婚母親阿花(文瑞興飾)、高中畢業後出外謀生的大家姐秋子(陳煦莉飾)和一直肩負照顧家人起居飲食的二女冬子(張紫琪飾),母女三人盡心盡力為家庭付出,照顧還在就學的三女夏子(郭靜雯飾)和四女春子(葉嘉茵飾)。某天,「結婚」的話題突然在她們家裡掀起軒然大波。結果先有四女未婚懷孕出嫁,接着三女嫁到法國,母親改嫁給同齡摯友(林澤群飾),二女接受原本是大家姐暗戀的上司一平(梁天尺飾)的愛意,最後只有三十九歲的大家姐秋子,在她們的祖屋無奈地獨自生活下去。

  劇本主題思想是關於幸福、自立、反傳統觀念等。現在觀眾對於角色追求幸福生活的欲望是不難理解;對於有關女性自立生活,企圖拉近男女平等的觀念也若隱若現;而涉及反傳統家庭觀念的層面,如果不是對日本社會文化有一定認知的觀眾,就會較為難以理解。

  日本傳統家庭倫理觀念是:丈夫高於妻妾、父母高於子女、子女中間嫡長高於其他子女、男性高於女性。在家庭中,父子之間、夫妻之間、兄弟姐妹之間存在着明顯的身份差別,家庭中的每一個成員都要十分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等級地位,服從於家長的權威。因為對父母的恭順和服從是日本儒教導德的基礎,同時也是日本家庭道德的基礎。子女對父母之孝就是報父母恩,孝的義務是以恩為前提條件的。父母對於兒女的恩,具體表現在養育、保護和財產的給予上,所以子女的孝要反映在對父母的絕對服從、服務和贍養上。把家庭中的權威視為「天」以及受恩盡孝這種倫理道德的規範之下,家長的權力是絕對的。從某種意義上講,是這種家長制一直維持着日本的家庭制度。

長幼有序互相捆綁

  基於這種長幼有序的想法,劇中五名女子基本上是「互相捆綁」,換言之,如果四女春子要得到自己的婚姻生活,大前提是要三位家姐先出嫁,自己才可以結婚,同時還要照顧年紀老邁的母親才算盡孝道。所以,劇作家要為各人解除捆綁,如何互相「放生」對方就是劇本一大亮點,第一個自己放生自己的,就是細女春子,她選擇懷有愛人的骨肉而突破傳統枷鎖,而母親的改嫁決定,也是放生大女和二女的傳統枷鎖,毋須再為照顧母親起居飲食而失去自己的生活空間。值得注意的是,當大家都求仁得仁後,生活真的可以幸福嗎?到底女性最終的幸福是什麼呢?似乎是劇作家要觀眾思考的題目。

  當觀眾看到劇本最後一幕,女主角獨自淚流獨自忍受着死寂的家居空間,一口一口將晚餐嚥下時,說出最後一句對白:「由聽日開始……由聽日開始……」時,觀眾應該感受到人生在世存在的孤獨感,即使你被放生,即使你擁有自由生活,當面對孤獨時,也沒有勇氣說服自己說出「由聽日開始」的下一句,就是要怎樣生活下去。所以這句的潛台詞是要觀眾思考,我們要如何處理自己的生活。這個舞台畫面,令筆者想像到村上春樹作品《東尼瀧谷》男主角,他同樣是曾經得到幸福,但是到了最後還是要獨自一人。東尼瀧谷與花田秋子最大分別在於,前者擁抱孤獨和寂寞,後者骨子裡對婚姻還有憧憬,大抵這就是女性淒美之處。【101】

(原載《香港大公報》2015年10月13日B19版)

演出資料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場次:
12,15-19,22-25,26.9.2015 7:45PM
13,19-20,26.9.2015    2:45PM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