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無止境

評論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是曲飛藝評資料庫---【藝】【無】【止】【境】

學習與迷思--《學習時代》

撰文:曲 飛 | 2015-10-15 18:00:59 | 分享到

   小劇場精神其一要點,就是要打破戲劇藝術常規,由編導演以致劇場美學設計師都需要有這種意識,他們要透過「豐富經驗」和「專業知識」將實驗的作品具象化呈現在觀眾面前,給劇場觀眾發現小劇場觀演空間的獨特性。故此,小劇場作品並不是將一齣家喻戶曉的通俗劇,規矩地放進小劇場演出就叫做小劇場作品。本地劇團「白日劇場」早前於土瓜灣牛棚藝術村的小劇場,公演了一齣符合小劇場精神的作品《學習時代》,在一小時的演出過程中,筆者感受着製作團隊的仔細心思,努力營造出不一樣的劇場氣氛和環境,給觀眾在幽暗和原始的山洞裏,思考學習知識的真諦。

牆上影子

  雖然演出定位為「歌曲劇場」形式,但是對於向來從不對號入座看演出的自己來說,這個演出最成功的地方是沒有強烈劇場風格,只有導演盧韻淇和眾表演者的創作點子有條不紊地表達出劇場性(theatricality)、革命(revolution)、空無(nothingness)、殘酷劇場(Theatre of Cruelty)、儀式(ritual)、反模擬論(anti-Mimesis)、後佛洛伊德劇場(Post-Freudian Theatre),以及孤獨與變形(Solitude and Metamorphosis)等關鍵詞的想像。由於觀看演出前除了劇名以外,並沒有閱讀過任何有關演出資料,當進入劇場後,發現演出沒有固定觀眾座位,觀演空間被巨型白布以圓形狀包圍着,形成幽閉的洞穴空間,8位表演者分布在白布(牆壁)前面,四周只有約16支巨型蠟燭照明。這個氛圍令筆者很純粹感受到希臘「三哲」之一的柏拉圖,最出名的洞穴比喻來解釋他的形而上學理論環境。

  對於相關比喻是:有一群囚犯在一個洞穴中,手腳都被綑綁,身體也無法轉身,只能背對着洞口。他們面前有一堵白牆,他們身後燃燒着一堆火。在那面白牆上他們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後到火堆之間事物的影子,由於他們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這群囚犯會以為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最後,一個人掙脫了枷鎖,並且摸索出了洞口。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實的事物。他返回洞穴並試圖向其他人解釋,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並向他們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對於那些囚犯來說,那個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並向他宣稱, 除了牆上的影子外,世界上沒有其他東西了。

外部事物

  柏拉圖利用這個故事來告訴我們,「形式」其實就是那陽光照耀下的實物,而我們的感官世界所能感受到的不過是那白牆上的影子而已。我們的大自然比起鮮明的理性世界來說,是黑暗而單調的。不懂哲學的人看到的只是那些影子,而哲學家則在真理的陽光下看到外部事物。

  基於這個環境設定,觀眾可以在一小時內見證8位表演者如何由混沌到開啟智性的過程,他們除了學習發音、走動、觀察環境、模仿觀眾外,還朗讀出不同的哲學家、政論家、作家的著作選段,當中有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瓦爾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喬斯坦.賈德(Jostein Gaarder)、何式凝、廖偉棠和西西。問題是當觀眾在焦點不確定的情況下,如何接受文字和劇場的互文性,因為導演不可能預計所有觀眾都具有相關知識層面,當觀眾感受不到表演者在「學習狀態」時,整體演出的主題思想就會傾斜,甚至會出現觀眾在追看劇情和角色關係的傳統思維。幸好現在整體設計和演員表現上,並沒有過分偏離文本主軸,成功給觀眾放鬆地思考知識的價值和意義。【101】

(原載《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10月14日C05版)

演出資料

2015年8月7-9日│牛棚劇場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