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無止境

評論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是曲飛藝評資料庫---【藝】【無】【止】【境】

“飛”凡選擇 │《十萬水急》尋找生命之源

撰文:曲 飛 | 2016-05-31 18:07:01 | 分享到

   有說,生命起源於浩瀚的海洋, 「海」字是由人、水、母組成,從字的構成就說明了中國人對人與水的關係的認識,水在希臘語中被稱為ARCHE,原意是萬物之母。萬物之母水所生的萬物,都會在時間的流逝中衰敗、破壞直至消失形體,而水因為沒有固定的形體,所以水能回歸,這也許就是人類以水為思想的根源。老子更加提出「水為五行之首,萬物之始。」故此,如果以這樣的基礎去剖析西班牙導演費南多里昂狄阿拉諾的《十萬水急》(A Perfect Day),筆者認為可以更加強化影片的反戰觀點,同時亦支持片中角色人道主義者的信念。

  《十萬水急》講述一群國際人道救援組織成員,在一九九五年巴爾幹半島內戰的艱難環境下,為當地居民努力帶來希望的故事。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義工馬布魯(班尼斯奧狄多路飾)和手足B(添羅賓斯飾)長駐當地某軍事衝突區服務,看盡戰場百態。

揭露戰地荒謬人性

  某日,一具腐屍被發現在水井裏,當地唯一的水源即將被污染,馬布魯必須將屍體從井內吊出,偏偏欠缺一條長繩。慣了聯合國的阻攔,馬布魯和B帶着新隊員穿山越嶺,以自己一套方法四出尋覓繩子。面對當地人刁難和軍隊威嚇,情況比想像中混亂,導演以黑色幽默手法,借一條繩子,揭露戰地上荒謬的社會情況及人性醜惡,讓觀眾反思。

  據了解,導演幾年前因為在烏干達北部,拍攝一部關於與無國界醫生合作的志願工作者的記錄片時,在一間距離蘇丹邊境十五公里的所謂「酒吧」裏,得知一本由Paula Farias寫的小說《Dejarse llover》。Paula不單是一名作家,更是醫生及擔任緊急救援隊的指揮工作。導演認為她的小說劇情簡單得很,卻具深度。當她談及戰爭的殘酷,卻用很幽默和荒謬的筆觸去處理。

  個人非常同意現在的劇情非常簡單,有如亞里士多德的《詩學》中提及到古希臘戲劇的特點「三一律」(three unities)風格,意指一齣戲只能表現單一的行動,情節只能在一天之內和一個地點展開。亞里士多德並且指明悲劇「所模仿的就只限於一個完整的行動」,同時指出一齣戲的演出時間應「以太陽的一周為限」。到了意大利新古典主義時期,戲劇學者Lodovico Castelvetro就進一步闡述這三條準則:一齣戲的時間幅度應在一天之內、地點不應變換,以及情節上不允許其他支線情節存在。所以,在電影故事中以一天為限,地點走不出巴爾幹半島,情節圍繞角色如何撈起水井裏那具腐屍,是完全展現出「三一律」的悲劇元素。

每分每秒迎難而上

  不過,導演這齣悲劇不是像莎翁的四大悲劇,而是充滿反諷色彩,因為這是關於一群人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之下,怎樣去為混亂帶來秩序的故事。他們每一天存活在戰場之上,並向非理性宣戰、向絕望宣戰、向他們思鄉之情宣戰,而構成了這群志願工作者的人生故事。

  值得注意是,電影聚焦在眾角色身上的,是他們能夠坦然面對一切的胸懷,不論面對自身的強項或弱點、或對於每一個決定、抑或每一道人生微妙的悲劇。他們從未沉溺於那種隨拯救生命而來的虛偽英雄感,導演刻意強調真正的英雄就是在於努力不懈地嘗試。需知道,志願工作者沒有親身上戰場,但每天都在打一場硬仗,他們在意志上與令人沮喪的現實開戰、在常理上與反智的處境開戰、在希望與笑聲上與連串的慘劇開戰。

  所以這部電影的類型,只有生命本身;戲劇裏有喜劇元素、又有公路元素、又有戰爭元素。而且,有一樣東西是肯定的,就是用音樂作比喻的話,這齣電影就會是Punk搖滾音樂:快速、直接、真切、同時間鬥快,因為每分每秒都很緊急,根本沒有片刻可以停下讓人思索清楚,就像電影裏的志願工作者一樣,充滿硬朗、快速、直覺、迎難而上,因為完全沒有時間去反省、去懺悔,或是去感覺悲傷。

  另一方面,導演嘗試展現戰地中的人性迷宮,電影所呈現的高山地帶,其實是戰爭中各方勢力的縮影:有軍人、有平民、有維和部隊、還有戰地記者等,然後導演透過鏡頭讓觀眾見到的,是一小群戰地志願工作者,為了從井中打撈起一具屍體而努力。大家心底都清楚知道這具屍體,其實是有勢力人士扔進井裏的,屍體影響水質,就像最原始卻又最有效的生化武器一樣。這看似是一個簡單又容易解決的問題,但「理性」往往是戰爭之中,第一位被扼殺的受害者。所以,他們的吉普車就在這有如迷宮的迂迴山路中尋尋覓覓,彷彿是在尋找那個根本不存在的出口。

航拍展現公路迷宮

  導演為了加強畫面的說服力,運用航拍技術鳥瞰這兩輛吉普車,展示出延綿無盡的公路迷宮,在巴爾幹半島的天空下更加令人窒息。導演和攝影師用盡一切努力,去除戰爭電影中常常被濫用,那種灰色與陰沉的調子,只想拍一齣充滿活力而非傷感的電影,去表達他們對人道工作者的看法。拍攝的自然風光,剛好與戰爭產生強烈的對比,然後壯麗的風景慢慢變成封閉、壓抑的場景,再隨着電影慢慢推進,完全變得漆黑一片,最後太陽終於再次照耀在大地上,讓故事再一次充滿動力。【101】

(原載《香港大公報》2016年5月28日B06版)

編者按:《十萬水急》將於六月二日上映。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