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無止境

評論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是曲飛藝評資料庫---【藝】【無】【止】【境】

藝無止境 │跳出《風雲》江湖

撰文:曲 飛 | 2016-06-29 00:00:00 | 分享到

   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以反諷技巧寫出「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牀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來說明,愛情對於女性是何等不公。所以,當我看到馬榮成的長篇武俠小說《風雲》女主角孔慈的愛情悲劇時,個人認為明顯是為女性作出強而有力的平反。如果男人注定要愛上孟烟鸝(白玫瑰)和王嬌蕊(紅玫瑰);那麼,在每個女人一生中,總會出現過像聶風和步驚雲這兩大類型的男人。於是,孔慈選擇用無比勇氣去面對這兩段愛情關係,雖然最後依然逃不出厄運,不過她已經成為古代新女性的典範。

  馬榮成在塑造孔慈這個角色時,在漫畫版本中,只是用了二十回篇章。她在第五回「一遇風雲便化龍」首次亮相,編劇以「一名清麗可人的小婢」來形容她,按情節推斷,她當時是十三歲,與聶風和步驚雲年齡相近。這個篇幅非常重要,因為是為她的悲劇定調。場景設定是聶風的房間,當時聶風身受重傷卧牀,她向聶風表示: 「三少爺你好,是受大少爺(秦霜)吩咐我來服侍你的。」而聶風對她說第一句的對白是: 「我不需要人服侍,你走吧!」如果讀者相信人生若只如初見是一件美事,孔慈初見聶風就絕對不美。

孔慈遺言

  當她再出場時,已經是十二年後,成為秦霜之妻,芳齡二十五。雖然她已為人妻,但是心裏只愛聶風(可惜聶風心裏只有第二刀皇的獨女第二夢),同時也和步驚雲維持偷情的關係。在第二十回「最愛是誰」,孔慈因為力阻風雲對決,保護聶風而被步驚雲誤殺,她在丈夫、情夫,以及愛人面前氣絕身亡,遺言是「我自幼為婢,長大後嫁給霜,一生都由人擺佈,身不由己;幸而,最後我終於可以,親自選擇自己愛走的路;今天,我終於能為我真正喜歡的男人而死,這是我一生中唯一選擇」。若是從女性主義的角度來看,言情小說的缺陷美不在於「愛情」,而在刻意強化男尊女卑的不平等關係。

  有趣的是,在孔慈遺言中,她並沒有點名說明誰是「真正喜歡的男人」,她可以同時為丈夫、情夫,以及愛人而死,因為她清楚知道,自己的死亡對於這三個男人(尤其是風雲)來說,一定有所感悟。20世紀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認為,死即「向死亡的存在」(Being-towards-death)或說是「向死而生」。意指明白了生與死的關係,因而能勇敢地面對死亡,積極地生活。

水月鏡像

  所以,孔慈的死亡,令到聶風和步驚雲在往後的故事,無論在感情上或社會(江湖)責任上都成長了不少。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兼是次編舞和導演的楊雲濤,兩年前已經掌握到孔慈這個角色的特質,《風雲》舞劇除了將中國舞蹈、當代劇場、音樂與漫畫的創意結合,更重要是加入微妙的禪意,試圖讓觀眾在鏡花水月的意象中,感受到「崢嶸棟樑,一旦而摧。水月鏡像,無心去來」的睿哲,也希望孔慈的靈魂得以超脫。【101】

(原載《明報》2016年6月28日 副刊/世紀 版)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舞劇《風雲》:情至所致向死而生)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