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雲風景

101藝術新聞網找來一眾爬格稀有動物及創作野生動物,自組小型文化藝術動物園,讓更多獨特的文化藝術發揚開去!歡迎各位入場參觀,費用全免。如被「咬傷」或「感染」,噢!閣下自理~

執筆忘字

韋雲 | 2015-02-12 00:00:00 | 分享到

  最近看過歌手何韻詩寫的專欄,先引述一小段她所寫的內容:「你有多久沒有動手寫過字?不是那種填入境表的功能性寫字,而是真真正正用紙和筆把心中想法紀錄下來的那種書寫,你有多久沒有動手做過這件事?Austin Kleon寫了一本書《Steal like an artist》,裡面建議應把電子和手工用具分開兩個工作空間擺放。鼓勵大家把所有前期構思和創作工序都變作以實體的方法,先靠雙手進行,到有了大概方針才轉以電腦整理。這樣既能保持腦筋靈活清晰,又能更適當地運用科技的便利。」

  我喜歡寫作,但因為工作關係,二十多年前已經與電腦為伴,所有文章都是用電腦打出來,當我對電腦上的鍵盤愈來愈熟悉時,亦開始對書寫文字的能力愈來愈陌生。

  曾幾何時,沒有電腦,我們都是書寫,小學中學讀書時,要寫毛筆字,為的是要練一手好字,現在書法已變成是一種純粹藝術,或是一種興趣,課堂上不再必然要學生寫毛筆字。因為大家都用電腦寫字。

  自問書寫文字的機會小之又小,偶爾在外地會寫寫明信片給朋友,才發現自己的字體,像草那樣難登大雅,甚至有時落筆書寫時,腦袋第一個浮現的卻是那字體的"編碼",而忘記了字的筆畫先後。那一刻心裡陣陣的悲涼湧上心頭。

  我們經常說,不要忘記事物的原貌,所以我們做好多保育,活化,建博物館,重修古蹟。可是,對於人們一些原始的本能,我們又應該如何處理?社會確實是隨著科技和人類智慧而發展,變得更有效率更完善。然而,這些發展背後,又是否一定要放棄一些欠缺效率,甚至落後於世界的東西?

  早前看到一則新聞,指芬蘭為迎合時代變遷,擬由明年新學年起,取消強制學童學習寫字,讓校方選擇只教打字,兒時常寫的「copybook」,或隨歷史洪流消失。經常都認為,凡事可以共生並存,為何人們總是忘了這道理?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書寫文字變成一種要活化或保育的事情,你會有何感想?

  執筆忘字是忘記了那個字而已,還是忘記了人的本質?【101】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