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文化藝術的大花園遊走,可以結伴同行亦可孤芳自賞。但這個天花亂墜、色彩斑爛的大花園有時卻可能幻化成一個大迷宮,置身在裡頭而迷失方向,如有大師指點迷津頓時重臨花園。本欄目邀請城中名家隨隨數筆,希望能令各位拓闊思路、更進一步。

藝壇隨筆錄:《羅生門》導演札記

袁立勳 | 2016-01-19 11:56:49 | 分享到

   【撰文 袁立勳】2015年中,李居明師父在電台碰見我太太莫鳳儀,回憶起 1977年我在市政局成立職業化的香港話劇團,當時年輕的李師父原來做過特約演員,還與劇人一起到內地拜訪劇團、參觀場地,之後將報導刊登於報章。他知道我工作上退休了,便邀請我為新光導演一個戲,大家重拾當日合作的緣份。基於此,我亦邀請了林尚武擔任此劇的舞台監督,他是香港話劇團當年首批全職演員。李師父事忙,但他組成的「新光中國戲曲文化基金」全力支持演出,讓我「文責自負」,並由新光戲院大劇場的助理行政總裁黎鑑鋒先生擔任監製。感激之餘,我的責任感反而增加了,期間更有機會欣賞李師父的多個粵劇作品,從中獲得不少啟發。

  上演「羅生門」也是李師父提出的。它是我們那一個年代黑澤明執導的經典電影,自此成為國際術語;每當一件事有不同的說法,真相難以被人認知時,就會被描述為「羅生門」事件,但今日又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出處呢?

  三位知名演員(江美儀、麥長青、單立文)也是師父遇上和邀請的。這是我們第一次合作,觀眾有機會欣賞到三位主角的專業精神和演技,應該多謝師父的慧眼。讓我們努力做好這台戲,賀新光續約六年續展光芒!

演出風格

  由於歷年「羅生門」已有多次演出,大多以比較寫實的手法去演,因此我想以比較風格化的形式,根據原著(多個翻譯本)和電影去改編和導演,大膽地以三個演員飾演九個角色,既符合原著芥川龍之介的敘事體短篇小說(參考自「今昔物語」的日本傳說故事),又可以讓演員有多些發揮空間,並希望突出人的「性格分裂」,而較「輕騎式」的演出也對日後「巡迴演出」有利。

  我一直對舞台抱着探索精神,我想結合東西方藝術,找尋地道特色和創意,因此今次演出以「總體劇場」(TotalTheatre)風格為主,結合音樂、舞蹈、劍道及視覺藝術;不像一般話劇演出,以文本為主,把音樂和舞蹈視作輔助的形式,而是各有自己的獨創意念,以該項藝術的特色展現劇中某一層面的寓意,讓觀眾細味現實層面、故事層面及靈魂層面的內涵訊息。簡單說,音樂是靈魂,舞蹈較虛,無(舞)中生有,劍術展現「武士道」精神,而視覺藝術──照片、舞台美術、服裝設計及燈光設計亦虛中有實,簡約,兼具東方美學的元素。

製作團隊

  在此構思下,我邀請了梅廣釗博士作曲及安排樂師和歌手作現場演奏/詠唱,梁國城老師編舞,陳志權先生提供舞台及服裝設計,馮國基先生設計燈光,邱偉強及吳富強先生提供攝影照片,吳育樞師傅指導劍道和動作。各位獨當一面的大師,能夠互相尊重彼此的意見,磨合出共融的默契,誠非易事。

  溝通的時候,大家提出並討論過許多參考形式──劇場主義、總體劇場、史詩劇場、殘酷劇場、象徵主義、表現主義、荒誕劇、存在主義、意識流文學、世紀末的狀況、能劇、歌舞伎、東方美學……可見「羅生門」這題材可以容納百川滙流,是一個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時代的故事。而我們只須關注拓展人的意識,不用被某一形式束縛,其實許多文化都有共通之處。

  但我比較着重一瞬間的內心感受和意境,不免想記下來,以作總結──

  意境上,我想起了中國元代雜劇名家馬致遠「天淨沙.秋思」的「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羅生門」使我感受到人言不可盡信,真相未必是你所知道的;軟弱何在,謊言就何在;但只要有社會良心,追求真相是非常重要的!【101】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