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評論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是曲飛藝評資料庫---【藝】【無】【止】【境】

“飛”凡選擇:《人鼠之間》描寫 友誼與孤獨

撰文:曲 飛 | 2015-08-31 12:09:06 | 分享到

  「世上所有誠實的作品都有一個基礎主旨,試圖理解人類。如果你懂得對方,就會對他友善。理解人類常常導致愛,而不是恨。對此有許多更為簡單的含義。寫作可以促進社會改革、懲治不公、讚美英雄,但是基礎主旨還是那一條:彼此理解。」這段是美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家約翰.史坦貝克(John Ernst Steinbeck, Jr.,一九○二至一九六八年)寫在一九三八年的筆記摘錄。如果由這個切入點去看他的中篇小說《人鼠之間》(Of Mice And Men,一九三七年),就很容易解讀它的主題思想。

  National Theatre Live(簡稱NT Live)項目繼《科學怪人》和《慾望號街車》後,將會在香港放映的戲碼正是這齣經典作品。故事內容主要是作者在一九二○年左右的打工經歷改編而成。小說的題目源自一首羅伯特.彭斯的詩歌《致老鼠》,其中提到: 「人和老鼠的命運,時常被扭曲。」《人鼠之間》被許多學校定位必讀,但小說曾因「語言褻瀆,帶攻擊性,並有種族主義傾向」而被視為禁書。近年這作品已被美國圖書館協會列入「二十一世紀百部最具挑戰性書目」。

經典作品感人故事

  故事情節簡單,涵蓋的時間不超過三天,地點是美國加州一個牧場,背景為經濟大蕭條。描寫兩個相互扶持的好朋友,一個是頭腦精明、缺乏教育的喬治. 彌爾頓(George Milton),一個是輕度智障、身材魁梧的雷尼.斯默(Lennie Small),他們到加利福尼亞州,夢想着擁有一片自己的土地。雷尼夢想的其中一部分是在農場上飼養(並撫摸)兔子。這個夢想是雷尼最喜歡的故事,喬治總是不停地將其重複。

  在此之前,他們剛剛逃離加州威德的前任僱主。雷尼喜歡撫摸細軟物品,結果他抓住一個少女的裙子不放,因而被指責試圖強姦。雷尼因為對社會的適應力較差,老是犯錯,搞得兩人無奈地到處換工作。喬治雖然對於雷尼的愚笨十分不耐煩,但是從來沒有放棄與他同行,並成為他的監護人,雷尼則對喬治百依百順。最後由於雷尼誤殺了農場主的媳婦,喬治明白牧場少主人會執行私刑虐待雷尼,於是他淚流滿面,舉起槍來,把槍口挨近雷尼的後腦位置,將他射殺。

  友誼成為了貫穿這作品的主題;孤獨感是書中角色的共通性。例如:一頭老狗死了,上年紀的農場工人Candy十分孤獨、牧場老闆的兒子Curley不是妻子所期望的伴侶,因此倍感孤獨(她的對策是與農場上其他工人調情,導致丈夫更加暴虐、嫉妒)、喬治與雷尼成為搭檔是因為孤獨、馬廄工人Crooks在劇中坦率地說: 「如果人沒有朋友,就會瘋掉。別挑三揀四的,只要他跟着你就好。」作者將故事設在加利福尼亞州,進一步增進了主題。在西班牙語中,加利福尼亞州的Solitude意思就是孤獨。筆者觀看了優先場放映後,認為現在導演處理這兩大範疇的調子恰到好處,更重要是觀眾看到劇作家的信念,這些包括:地方主義、自然主義、神秘主義,以及無產階級的精神領域。

表達人性實而不華

  是次負責執導的是安娜. D. 夏皮羅(Anna D.Shapiro),她是一位劇場總監,曾獲得東尼獎最佳話劇導演,以及戲劇桌獎最佳戲劇導演殊榮,所以對於她來說,理解小說原著精神可謂毫無難度,問題是現在轉化成放映版本,會否減低了劇場性衍生出來的戲劇張力。現在由於在傳統的鏡框式舞台公演,視覺效果和舞台設計者的心思,雖然比不上《科學怪人》及《慾望號街車》如此震撼和充滿壓迫感,但是設計出一種實而不華的畫面,筆者相信導演作出這樣選擇,無非是希望觀眾能夠聚焦於角色在人性上的表達,看到劇作家利用動物形象來強調心理疾病、種族主義,以及不可避免的悲慘結局這一主題。

  至於演員演繹方面,是次由獲得金球獎及奧斯卡獎提名的占士. 愛德華. 法蘭高(JamesEdward Franco)飾演喬治,他在二○○二年開始在《蜘蛛俠》系列中扮演反派而備受關注,二○一○年主演《127小時》最為人熟悉,這次他飾演機智靈敏,雷尼最好的朋友和監護人,他憑着細膩的演技,成功推翻過去在電影中的固定形象和表現;而飾演第一男主角雷尼,就交給克里斯.奧多德(Chris O'Dowd)負責,他是一位愛爾蘭的演員和喜劇家,曾獲得東尼獎提名。他飾演患有心理障礙、四肢強壯的雷尼,可謂入木三分。此角最大的演繹技巧在於要有喜劇感和悲劇性,也要對未來生活有着單純的盼望和想像。現在他無論在說話節奏、身體語言和情緒表達方面,都比起他的拍檔占士技高一籌。

  作者曾經在訪問中表示:「我自己就當了一段時間民工。我在小說發生的地方做工。角色則在一定程度上複合而成。雷尼真實存在,他現在在加州的一個瘋人院裡。我和他共事了幾個星期。他沒有殺死女子,他殺死了農場的工頭。頭兒開除了他的一個朋友,他受不了這個,用草叉刺穿了頭兒的肚子。我很不情願地告訴你多少次我看見他這麼做了。當我們想要阻止這一切時,已經太遲了。」

  故此對於劇中雷尼的終極命運,明顯是作者對當時社會環境的一種認為可以解脫的選擇,因為他特別同情當時的移民工人,這相信是受他最偏愛的作家羅伯特.彭斯(Robert Burns,一七五九至一七九六年)影響,彭斯是位蘇格蘭詩人,青年時他工作極其辛勞,精通英格蘭和蘇格蘭文學,而且懂一些法語和拉丁語,他還是位多才多藝而且勤奮勞作的工匠。其詩作《快活的乞丐》最能體現出他的詩歌天賦,這是一首諷刺教會組織和貴族階層的戲劇性詩歌。所以當約翰•史坦貝克讀到他的詩歌《致老鼠》時,自然以動物形象注入《人鼠之間》,被學者托馬斯.斯卡賽特(Thomas Scarseth)支持,認為作品的文學價值很高。認為「在真正的文學中,生命的苦難被轉化為藝術的美。」即是從爭議中人們才會學懂欣賞。【101】

(原載《香港大公報》2015年08月28日B12版)

編者按:《人鼠之間》將於九月二十日上映,片長一百五十分鐘。Photo│Richard Phibb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