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虯髯.舞─ 陳維亞

101藝訊 | 2009-05-01 00:00:00 | 分享到

五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二00八年八月八日,晚上八時零八分, 
一場又一場震撼中外, 
一幕又一幕目瞪口呆, 
氣勢磅礡的北京奧運會開幕禮表演, 
距今快將一年, 
人仍銘記心中。 
但是, 
能夠勾起的名字就只有總導演張藝謀,又或 
咪咀的陳妙可。 
有份負責表演下半部包括火距燃點的副總導演陳維亞, 
香港人對這名字的反應,只有語塞, 
誰曉這名外貌儼如虯髯客的副總導演, 
是今年東亞運動會的總導演, 
是一名出身中國舞的舞蹈員!

機遇處處 不會偏離老本行

在互聯網搜尋器按上陳維亞三個字,一排又一排的資料,密密麻麻的臚列於前,縱使全是大陸媒體的訊息,但是,資訊全是他過去十多年間,出任國內外什麼什麼博覽會、運動會大型表演的總導演,但他的根───中國舞──卻鮮有報道。 

「我自己在國內也矛盾得不得了,我的專業是中國舞,既然香港舞蹈團邀請,那忙一點就忙一點,可樂而不為?沒關係的。」挨在疏化遠角處的虯髯客──陳維亞緩緩地說著。

今年,香港舞蹈團開創新位,委約邀請陳維亞出任總藝術顧問。中國舞,是陳維亞的老本行,即使忙得不可開交,他仍二話不說「沒關係!」

「我從小就喜歡跳舞,後來就因為謀生所以去到一個舞蹈團跳,我們當時跳的就是中國舞,跳的是中國的芭蕾舞,作品有《白毛女》,《紅色娘子軍》,然後接觸了很多中國舞,久而久之,我對中國舞產生了感情。」體型健碩的陳維亞憶述他如何與中國舞結緣。

為十年浩劫在湖邊落淚

《白毛女》及《紅色娘子軍》這些作品名稱,自然令人聯想時代背景正是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陳維亞說,他也被中央宣傳部徵召去跳。

「我們每天就是唱著毛主席的歌,每天的跳,那時候跟本就不懂,完全是好玩,所以,我當時對文革的感覺就是很開心,因為不用上課,不用被老師迫著我們寫題目,每天到處跑,到工場,到街上跳各種舞蹈。」文革時,陳維亞說他只得8、9歲。

可是,好玩的感受並不能維持良久,父母親被下放到農村,他亦由學生變成農民。 
「一夜間變成農民,我當年站在湖邊上哭,覺得從始以後,沒有前途。」可是,陳維亞對舞蹈的喜好,未有減退「我當時經常要下礦坑,到地底下幾百米,上來後只有眼睛是白色,其他全是黑。但是,我們上來後就跳舞,好似黑人跳舞。這個對我非常重要,是取締艱苦生活的經驗,要我懂得生活。」

生活的磨難更教曉陳維亞要知道自己的人生。

「生活就像在水裏游泳,你必須要不斷往前游。若不,你就沉下去。」陳維亞一臉正經的說?。

與舞蹈團藝術總監梁國城以舞交心

今天他已是國家直屬的國家歌舞團藝術總監兼副團長,二00八年更成為舉世矚目的體育界盛事───奧運會───開、閉幕表演的副總導演,觀眾量更以十億為單位計算,對陳的事業來說,可謂達致接近頂峰。未料,他突然扭?,在奧運完成後,他突然返回「母體」,重踏基本步,接受香港舞蹈團的委約。

「我跟香港舞蹈團有很深的淵源。我在1979年已認識香港舞蹈團,我當年畢業後第一個大型舞劇──《秦始皇》,就是由香港舞蹈團表演,當時的導師就是現任舞團的藝術總監梁國城,之後,大家不斷有交流,觀點亦開始理解,所以,我對香港舞蹈團及舞者是認識的,而且,我熟悉梁先生而他又願意接受意見,這是比較重要的。」

我國才是中國舞祖宗

「我熱愛中國舞,我覺得中國舞最能表達中國的情感,而且內裏存有很多中國的傳統文化及藝術如各種民間土風舞的東西;我記得取得獎學金在美國留學一年,學了一年的現代舞,那一年令我更加喜歡中國舞,我們在美國有一個工作坊,有很多美國的導演來表演自己的作品,很多人都是拿中國舞來表演,他們就不懂,拿了張宣紙在上點了幾滴墨,在旁邊跳跳就算了,他說靈感是在中國看到書法,但他不懂,可是,就覺得內裏有很多東西,他去到故宮看,卻沒有感覺到有那麼多東西,你看他們是多麼的重視東方的東西。再者,你不做自己首先熱愛的東西的話,你把自己的短處跟別人比,你跟他們比較現代舞,他們是祖宗,你跟他們比較中國舞,我是祖宗。」

「不過,香港舞蹈團不能單靠過去成功的經驗,要創作新的東西,找新的手法或新的靈感。我希望舞團請我,不是因為我已有的經驗或成功的經驗,我希望同藝術總監一起共同創作,共同做一些新東西,我熱愛創作。...現時內地很輕鬆,至少舞蹈沒有被要求只准做不准做那。」

最愛四大名著中的天蓬元帥

陳維亞喜歡天花亂墜想呀想,追逐無限空間的創作可能性,也許跟他特別喜愛神話小說《西遊記》尤關。可是,當問他喜歡小說中那角色時,個子粗獷的他突然變成少女般,銳利的雙目開始有點迴避,有點尷尬的,然後再輕聲的說,豬八戒!

「我最喜歡看《西遊記》,看過後我覺得有很多想像靈感,我在眾角色中最喜歡豬八戒,沒有他不能顯示孫悟空的高明,他慷慨,幽默,沒有豬八戒,就沒有孫悟空,真的,孫悟空大家都喜歡,我自己也喜歡,但是,我覺得只有豬八戒才可襯托他,只有他很聰明。」

相傳,豬八戒是統領天庭十萬天河水兵大軍的天蓬元帥,是一名大將,無奈,他貪圖美色,被天帝打落凡間。

陳維亞有否沾染天蓬元帥的惡習,不是我關心,但是,他喜歡做導演多過做一名表演的舞者,卻跟他喜歡豬八戒,不謀而合。

舞蹈藝術絕不能紙上談兵

「我最想做導演,去好好編一個劇,我現在是國家歌舞團的藝術總監及副團長,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最重要,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搞我的創作,當你說要發展中國舞,你必須要做作品,不能光說,舞蹈是肢體,這也是我多年來一直沒有停止創作的原因,人問我做什麼,我說是中國舞蹈團,跳中國舞的。」

陳維亞對國家的熱愛,從上述之言,略可覤見,更可從他近數年間經常往海外鑽,而且,陸續目睹內地往海外鑽多了,卻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人的內地藝術家的例子之多,被問會否變成香港人時,他說:「其實,我沒有認真考慮過,現在香港跟內地那麼方便,要來拿了通行證就得,當然,如果成為香港居民,可能對國際交流會更方便一點,但是,在近數年間,我和國際間的交流已經很平凡,已經常來去。」陳維亞獲受國家重點培育的程度,單從這三言?語,已略知一二。

可是,這並不代表陳維亞會放棄對藝術的追求,對完美的追逐作出妥協。「奧運表演的咪咀事件,是否有感遺憾?我覺得是一個技術須要,我們有責任把最美的聲音呈給全世界....在這麼大的廣場上不會有人真正唱歌,都是咪咀,為什麼?因為技術問題,環境太噪雜,不容許有任何錯誤,這並不是奇怪,只是技術問題...年底東亞運動會的表演,只要技術須要,我們的職責就是呈上完美的,相對完美。」陳維亞一雙??有神的眼睛在閃爍?。

後記

我要坦白! 
五月的紅人遲了。 
我要坦白! 
遲是因為要透過受薪的工作來補貼無薪的服務。 
我要坦白! 
每字都是親手寫,懶理好與壞,總之就沒有假手於人。 
我要坦白! 
早前被一直追看每月《101紅人》的讀者追問何時上載五月紅人的訪問文章。 
我要坦白! 
我累讀者久等了,對不起!請原諒!千萬個Sorry! 
我要誠實! 
陳維亞的坐姿由開始挨著疏化,轉而為筆直坐立接受訪問。 
我要誠實! 
陳維亞的眼神隨著訪問的推進,逾來逾??有神。 
我要誠實! 
陳維亞冷不妨會有這麼一個香港傳媒問這問那,跟之前的毫不相似。 
我要誠實! 
陳維亞的外型似導演多過似舞者。 
我點解要誠實?點解要坦白? 
好簡單,這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則!

(全文完)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