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愛.舞.罪─梁菲

101藝訊 | 2017-02-01 00:00:00 | 分享到

 訪談:曲 飛 撰文:李

  “愛”從來都沒有對與錯,愛有許多種,有愛情,親情,友情,工作的熱情.....但人們經常會說“情何以堪”?將自己的愛全情的投入,將自己的人生用真愛去付出,你會說,這人是真性情,還是叫蠢,抑或是“情何以堪”?

公演前被解除職務

  2009年 的香港藝術節,有來自世界各地三十多個藝術團體赴港演出,會期長達一個月,可謂亞洲文化盛事。其中被譽為「以高難度向二十一世紀芭蕾作品挑戰」的《巴赫. 芭蕾》演出在即,卻發生解僱擔綱演出的首席芭蕾舞星梁菲事件,誰也沒料到香港芭蕾舞團會在這個時刻,發生這宗令人訝異的事件,相信不少人都大惑不解,據了 解,梁菲的被解僱,由現任行政總監徐嘉鳴執行,港芭董事局及委員會作出決定,但令人更感奇怪的是,在去年中才邀梁菲簽三年的合約,短短半年,怎麼變化這麼 大?

  事件的來龍去脈,由女主角梁菲展述,訪問那天,正是陰天,正如梁菲的心情,尚未走出陰霾,究竟事件何時完結?小妮子也說,天曉得!但她說一日未將疑團解除,一天她也會追問到底......事件發生在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傍晚時份......

父親對事件難以置信

  「那天我到下午5 時才有排練,高級舞團導師林美芳告訴我可以晚些才回團中。4 點左右我回去,在附近的咖啡店看到董事馮雲黛,她問我最近排練如何。我說都不錯,接下來還有4 個節目擔任主要角色。」

  「然後我回到排練室5 點開始綵排。5 50分左右助理告訴我有人在藝術總監的房間等我,我6 時上去,當時馮雲黛、林美芳、導師梁靖和財務經理陳鳳燕都在。那時馮雲黛見我時仍讚我是個好的舞者,可是我的藝術方向和舞團不一致,所以董事局決定讓我離開。」

  梁菲說,她當時匆匆的簽下文件,也來不及思考和反應,跟著就要立即收拾私人物件,把屬於港芭的財物交出,和交出儲物櫃鑰匙。 「當日自己收信後很亂,打電話俾父親,他也不信,問了許多次,我重複地說,我俾公司炒了」。

公義第一 正名第二

  「我 只是舞者,只努力跳好每一場舞!」對於加入香港芭蕾舞團,已經十三個年頭的梁菲,她覺得今次的解僱事件,令她不明不白的離開這個屬於第二個家的地方,她說 確實是不甘心和遺憾,她認為有需要為自己爭取公義,爭取回一個正名,不能胡裡胡塗便算。「若俾我做回之前的職務,那就不追究,亦不會要求對方道歉,否則就 會一直追問到底和向我道歉。」

  本 身不是愛哭的她,今次事件,她哭過兩次,「第一次是收信當天,帶著行李在文化中心外行走時,很無奈,很無助,不知可以找誰」,第二次是收到父親的信,表示 對她絕對的支持,不需要擔心父母,無論她想留港或在外發展,都全力支持,「因為一直都無法與家人可以用很平靜的心情對談,因為每次都會有很激動的感覺,所 以父母用寫信的方式給我支持」。

  梁菲1978年生於上海。89年考入上海市舞蹈學校芭蕾科。95年在上海國際芭蕾舞比賽獲得少年組女子金獎及「百靈杯獎」,到1996年來港加盟香港芭蕾舞團。直到2001年,晉升為首席舞蹈員。2005年,晉升為高級首席舞蹈員。梁菲舞蹈事業正值高峰,去年剛獲香港舞蹈聯盟頒發的香港舞蹈年獎。

十三年合作關係遺憾而終

  「我還未夠十八歲就加入香港芭蕾舞團,為了適應香港的生活,我學會廣東話和英語。我和港芭有很深厚感情。港芭就是我的第二個家」。她說這樣離開芭蕾舞是一種遺憾。

  梁菲說,自己的舞蹈生命應該是由自己來決定,「舞蹈的生涯由自己畫上句號而不是由別人來畫上,自己有自主權,我想跳番一場,我認為是自己人生中最後一場的舞蹈,由自己決定幾時是完結,邊一場才是自己最後一場的芭蕾舞」。

  正 如運動員一樣,對舞蹈員來說,最易遇到,但又最不想遇到就是受傷。梁菲在十三年的跳舞生涯中,曾經受過三次傷,每次受傷都是對她的一個打擊,因為不知能否 再到台上跳舞,所以梁菲在受傷期間,往往都不想回排練室。「最痛苦的,是看見別人可以跳,但自己不能,別人認為我還挺開心,其實心裡很不舒服。」舞蹈員生 涯短暫,又易受傷,但她卻未有想過離開,「每次表演都是難忘回憶,我會跳到不能跳為止。」

立命之年 無所不為

  自覺生活在幸福中,三次受傷的大打擊,也未被擊倒,所以今次事件,她說不會這麼輕易被打倒。她說踏入三十歲,面對這突然其來的轉變,可能這是上天的安排,「或許已過了人生的三分之一,上天安排自己之後的三分之一嘗試其他事物,但我認為自己可以再跳多五到十年。」

  梁菲形容自己是一個相信緣份,性格喜歡嘗試,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甚麼都不怕,亦因此驅使她多年來,在舞蹈上不斷的提升自我要求,「自己是一個任性的人,反叛從來都是,明知會衰,都會做下去,因為唔信自己做不到,自已會找方法去研究及解決。」

後記

  對於坊間流傳許多解僱梁菲的版本,包括是小妮子的父親的政治背景,還是港芭另一位知名的舞者內鬥等問題,究竟是否有關係,筆者沒有意思在這裡去猜測或討論。

  反 而想說說,梁菲喜歡芭蕾舞,早在四,五歲兒時,她說第一次在電視看到一班姐姐在跳《天鵝湖》時,就喜歡上芭蕾舞,於是自始經常在鏡前跳舞,從此,就與芭蕾 舞結下這不解之緣,她說,如果那天沒有看到《天鵝湖》,或許歷史會改寫,今日的她,可能是一名演員,也可能是一名畫家.....又可能...是無限的可 能。【101】

2009年2月號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