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梨園風雪後 ─ 陳寶珠

101藝訊 | 2009-12-12 12:06:00 | 分享到

十二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靉


人生猶如一個圓圈,
起點,
又是終點。
自那裏汲取養份,
就往那裏反饋。
有「影迷公主」美譽的陳寶珠,
離開梨園,
遊走逾半個世紀後,
今天,
她重踏虎度門。

襁褓時代 名伶撫養

「三、四十多年罷沒演粵劇,雖然,起初學粵劇,但後來因以演電影為主,所以,沒再集中精力演粵劇。之前,也上演了一場折子戲,但排練時間很少,並不如現在般那麼頻密。」1958年已加入電影圈的陳寶珠剛排練完《俏潘安之店遇》折子戲後,未料到,一時間被考起。

1946在廣州出生的陳寶珠,呱呱落地不消多天,父母因貧難於養育,被迫把僅數月大的掌上明珠送走,粵劇名伶陳非儂及宮粉紅遂得此名一度紅透半天的乖乖女。在粵劇世家背景長大,耳濡目染下,陳寶珠7歲之齡已初踏台階,與沈芝華上演京劇劇目「三岔口」,9歲跟名伶粉菊花習北派武功,更常與師傅登台演出,10歲與已故粵劇名伶梁醒波的女兒梁寶珠合演粵劇,往後,二人與陳好逑、梁醒波及陳非儂組團演出,期間,獲「任姐」任劍輝賞識收為入室弟子。

1958年,適逢電影事業漸漸興旺,雖只有12歲但已長有一臉camera face的寶珠被電影界搶奪,就此,一去不復返,縱擔演的戲或角色也有古裝片,但是,跟即場考真功夫,講求唱、唸、造、打的戲曲統統沾不上。

自知不足 將勤補拙

「我對自己無信心,因為我覺得做粵劇一定要多做,累積經驗,這樣才可以浸淫應有的功架、身段及表情,我欠缺這方面的接觸,所以,我不敢做。」陳寶珠沒半點意識為保「萬人迷」美譽,編織藉口。

不過,她做了,更是在六年前,2004年,就在師傳任劍輝逝世十五周年,在仙姐鼓勵下,她做粵劇了,縱使是話劇《劍雪浮生》裏的一場折子戲也好,善於拍時裝戲的陳寶珠重新披甲上陣,跳出心理關口。

「演出後的回響也算可以,因此,有了點信心;再加上,自己有興趣,過去也想做,只不過信心不足。」突破心理關口,再加上時間契合,陳寶珠再在虎度門等候!

不過,六年後的今天,陳寶珠未敢怠惰,勤於排練,為把身段練好,為要使自己把書生、武官演得為肖為妙,她特意找來老倌林錦棠協助,要使唱腔達標就再找唱曲老師教口白、唱腔,為的是把戲做好。

天經誘因 重出江湖

「我覺得自己演武打戲較易掌握,因為性格的硬朗或手腳的發揮,我覺得較易掌握,這可能與我自幼拍武打片,動作較易掌握尤關;至於,書生戲的手腳、身段等,還須要時間磨練。」

為圓兒子天經涉足娛樂圈的夢,「廿四」孝的陳寶珠由美回流香港,滿以為靜坐家中可看兒子走自己選擇的路,冷不妨,不斷有人敲她的門,遊說她出山,再次粉墨登場。

終於,一齣又一齣,一場又一場的演過不停,《煙雨紅船》、《劍雪浮生》、《天子驕子》、《我愛萬人迷》,讓昔日那些墟冚的場面及影迷掛在口邊的那句「陳寶珠嚟啦!」的叫囂聲,再度香江湧現。不過,陳寶珠挑戰的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電影,而是沒有NG的話劇。

「做話劇或粵劇也好,都是因為興趣而做。我不會為人而做戲,我只會覺得這齣劇好,想嘗試,我就會試。」人已進入無懼之境,陳寶珠堅持我行我素。不過,她亦明白,藝術工作者縱使要自我挑戰,但仍須踏實做人「近數年,希望集中精神嘗試舞台劇,不過,每人都要承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短處,不一定能充分掌握。」洋名Connie的寶珠姐,豁達地面對劇評家對她近期舞台劇的評語。

從不知道 男人是甚麼

不過,當問及她飾演男角多時,對男性有何觀感時,一直坦蕩蕩的她卻斬釘截鐵地說「我不知,對不起!」不過,她坦言,人性中最珍貴的是真誠,更認為自己滿載幸福,無甚被騙的慘痛經歷,縱有被哄騙的不快樂階段,但是,陳寶珠認為「不足掛上心頭!」

能令她掛上心頭只有二人,一是兒子,二是養母。

古語有云:「生母不及養娘大」,承習中國傳統婦女品德的陳寶珠,對待養母宮粉紅猶如親生母親,既敬且愛,可是,當自己搖身一變成為別人的母親時,對着愛兒楊天經渴求染指娛樂圈時,她心亂了。

陳寶珠坦言,她最初不贊成兒子入娛樂圈,寧願兒子踏踏實實過著白領一族的生活,循規蹈矩過每一天。怎料,她忘記兒子同樣存有自己的DNA,於是,一句「無辦法」,由他自行選擇。

最好裝備 靜候機遇

「天經好想在娛樂圈發展,我當然希望他有一定的成績,但是,我覺得還須看天時、地利及人和。現在,這些因素均沒有,現時太多人,太多公司栽培自己的演員及歌星,但是,天經卻沒有一間固定的公司栽培。現在實在太多不同類型的後生一輩,還是要靠機緣及他自己的努力。」天下父母,心無異樣,即使是演藝明星,她跟別人的媽媽並無他樣。

天時、地利及人和,這三角關係,每凡從事演藝事業的工作者都存在心頭,但是,陳寶珠認為,當中還有其他考試因素。

「要下苦功、要不恥下問、要多觀察別人,哪管別人的長處或短處都要看,好的,你可倣效,不好的,則可自我提醒;另外,無論是京劇、上海粵劇、崑劇、潮州劇等,你都要觀摩,汲取別人的優點。.....天經無可能做粵劇,粵劇是須要相當多時間才可以有點點成績,他年紀大,半途出家,好難有好成績,若不是好的,倒不如不嘗試,就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好自己的工作。.....他喜歡唱歌及拍電視,他實在也希望多元化一點。」兒子須要什麼,喜歡什麼,陳寶珠瞭如指掌。

後記

昔日謀殺多少菲林的「萬人迷」陳寶珠,縱在廿一世紀,在普羅市民心目中地位仍是超然,仍是那顆明星,不過,她明白這些都是糖衣毒藥,今天在傳媒跟前,還是一臉素顏,樸素衣履,展現人前,跟那些奇裝異服、披上這個那個品牌服裝的電視藝員、電影演員、舞台工作者等,腦海裏突然跳出一句四字詞「虛有其表」!

縱已六十有三的寶珠姐,雙目仍烱烱有神,對身邊出現的人與物,她都察覺到,對演出節奏的進度,亦未因角色的投入而疏於感受,迄至,音入遲了,她終於「哎喲!」

(全文完)

101art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