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留守虎度門──謝雪心

101藝訊 | 2006-04-01 19:49:32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飛  撰文:李華

「虎度門」是廣東粵劇的慣用語,伶人稱出場的台口為「什邊」,稱入場的為「衣邊」,又叫「虎度門」;換句話說,「虎度門」就是老倌首先亮相的地方。

「虎度門」是伶人接受挑戰,接受考驗的一個必經之地。一出虎度門,打從關目、做手便要表現角色的善或惡,忠或奸。一出虎度門,便必須忘卻本來的自己,全情投入。粵劇名伶──謝雪心,踏足台板數十年,進出「虎度門」這麼多年,遇過無數挑戰,考驗,但仍沒有停,繼續往返。

孔子第78代後人

謝雪心原名孔令馥,是孔子第78代後人,從小有私人教師,教授四書五經。由於家人都是超級粵劇迷,在這環境薰陶下,謝雪心對粵劇有著深厚的興趣。

孔令馥名字的由來,可以從“令”字開始說起,這是跟家族的族譜改,原本只有生男才可以用,但她的父親認為,無論生男生女都是自己的子女,所以就用了“令”字,而“馥”,即是指芬芳馥郁。

謝雪心說,以前孩童時候,並不喜歡自己這個真名,因為聽起來像男孩名,「長大後,知道馥字的意思後,就很喜歡這個名字,一點也不覺得是男孩名,“馥”這個字發音是“福”,你認識我,就是令你有福氣。」

師傅白雪仙改藝名

至於,現在謝雪心,這個藝名,是她的師傅,白雪仙替她改的,意思是感謝白雪仙教導之心。

謝雪心,有著一個嚴父,由於是家中獨女,加上身體孱弱,3歲時,父親二話不說,撲通一聲把她掟進海裡,她要利用求生的本能,自學游泳,就這樣,6歲的心姐已開始參加渡海泳。

心姐拉高嗓門憶述亡父。「父親講過,做人要經得起風浪,你愈是怕,愈是抗拒,就會死,但你能克服,學識平衝的道理,就可以經得起風浪。」

14歲演英語粵劇

孩提時的謝雪心,已經踏足影圈,在1960年拍電影“七小福”。沒多久,粵劇名伶任劍輝,白雪仙招收一些年輕女孩,組成雛鳳鳴劇團,當時只有11歲的謝雪心面試成功,成為任白最後一位入室弟子。

1963年,當時的華仁書院為校慶正籌備一場英語粵劇,那時因為華仁書院是全男校,沒有人演女角,因此學校向雛鳳鳴劇團借將。「任姐當時問我有沒有信心表演,當時我只有14歲,我反問師傅『你認為我得,我就得。』」

就 是這樣謝雪心首次以英語演出粵劇,更開展她的英語粵劇表演,多次到外國演出。她認為,用英語唱粵曲,是希望將這種中國地方文化藝術,傳揚到外國,令更多的 外國人認識中國的戲曲,由於英語與粵語在讀音及表達方面,都有不同,粵曲是有上下句,之間又有著一個理論和意思,因此要用英語唱粵曲是有一定的難度。

不能馬虎 要做到101

謝 雪心,做過花旦,亦做過小生,在粵劇界享負盛名的她,試過一日要表演幾場戲,為了爭取時間唸熟戲曲,在駕車時遇上紅燈就會背幾句,夜闌人靜,深宵背誦更少 不免。可是,心姐說從來都不覺得辛苦,她覺得每分鐘都是在享受。「因為觀眾花錢購票入場看戲,作為一個演員,不能馬虎演出,每次踏上舞台,都要做到101分。」

1994年 謝雪心曾經到內地江門表演,令她深有感受,因為戲曲在國內是國營,由唱到舞台設計,戲服,宣傳,海報等等,都有專人安排好,相反在香港,所有事情,都要自 己一手一腳安排,她曾經試過半夜,傳來海報的樣板傳真,還要即時覆核內容,她覺得在香港從事粵劇,要兼顧的事情太多,花去不少精神。

她又慨嘆香港缺乏表演平台,尤其是適合粵劇表演的平台,不過令她感到開心的是,現在的粵劇不再只是,老一輩才懂欣賞的藝術,「有一次演《紫釵記》,見到有情侶結伴來看,很開心,拍拖不一定要去看電影,可以看大戲,才子佳人,這是一個進步。」

由台板踏跳進電影電視

1996年,謝雪心由粵曲轉到舞台,電視,電影,她說人生不會永遠,停留在一個階段,「我想將任姐,仙姐的精神,推展開去到不同的範疇,我不喜歡原地踏步,想更進一步探求新事物,不只想一生做花旦。」

不過由粵劇到拍電視、電影,這截然不同的領域,謝雪心說,當中沒有掙扎,她認為要考慮就未必會去做,所以沒有考慮甚麼。「我是一個直接的人,想的東西都很直線,直線行,好像有點蠢,但只要有定力,有信心,沒有後悔,人生有不同的階段。」

經驗過不同表現模式,謝雪心領悟了箇中別異。「拍電視劇有幾部攝影機,有一機,二機,三機,導演會叫望一機,或者望向三機做某個表情,但是在舞台上表演,只有面向一方,動作要誇張,台下觀眾才能看到。相反,電視、電影就不能夠。」

她說,即使從事電視、電影的工作,但從未忘記自己的那度門,沒有放棄粵劇工作,只是由幕前轉到幕後,繼續以她的看家本領做慈善。最近,她就與「大中華文化全球協會」合作,為該會演出粵劇,籌務善款

喜歡周世顯 沈醉再世紅梅記

回顧數十載台板的生涯,演活不少古代人物,當中謝雪心最喜歡的人物,原來是《帝女花》的周世顯。「周世顯對愛情不是佔有,而是完全付出,對國家、家庭、愛人,都會安排得好好。」

至於作品《再世紅梅記》,同樣是心姐喜歡的故事,她說愛情是付出,婚姻不單只是兩個人的事情。「愛情可以是一杯水,沒有顏色,沒有味道,但卻是維持生命,每個人喝著的時候,都會有著不同的感受,現在自己的夫婦道,是昇華階段。」

遊園驚夢又一世

飾演過不同的人物,感受過不同的心境,悠然地「遊園驚夢又一世」的感覺,襲上心頭,心姐說「做人做戲都沒有分別,做戲比一般的人,可以經歷更多世。」

縱 使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心姐對自己的人生卻有感未交足戲,對自己的女兒,仍然未做到最好。「曾經試過,做完大戲朝早回家,女兒在家等我簽手冊,那時表演完 一整天,已經很累,很快幫女兒簽完名,便倒頭大睡,後來女兒放學回來時,她話,我的簽名反轉了,我都唔知,實在太累。」

現在的謝雪心覺得,經歷過以前勞碌的生活,現在的她更懂享受生活,沒有開戲的日子,她喜歡在定中看書,做運動,還有忙於照顧家中一大班寵物,現在她家收養了1隻狗,4隻貓和1隻龍貓,所以平日有時間她都會逛寵物店。

不過,作為一代名伶的她,卻說若果當年沒有考入粵劇團,今天的她可能只是一個平凡的護士,我「以前志願是白衣天使,曾經去考過護士,可是懷疑體重過輕而不合格,所以沒有考進。」

後記

訪問當天,謝雪心一身鮮色的衣著,牛仔褲,手執一個花花袋,緊貼潮流,就像她踏足舞台數十年,戲曲,電視,電影,多姿多彩的人生,正如她所說,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沒有一刻停下來,遊園驚夢又一世,她的表演藝術會延續至明日世界終結時。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