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我舞故我在──曹誠淵

101藝訊 | 2006-07-01 20:13:36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飛  撰文:李華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摘自《老子》。

每個人,總有自身的一套道理,理論,然而是否為別人所認同,明白?那就不一定...“道”...是無限的,它是對萬物開放,藏在萬物中,不管誰人,都可以在“道”中找到自己,實現他自己....。

作為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 創辦人兼藝術總監的曹誠淵,被稱為“香港現代舞之父”,他的反應是...搖頭苦笑。

「我唔認為自己是香港現代舞之父....曹誠淵代表曹誠淵,唔代表香港,在香港的現代舞,只是想起自己,這是不健康。」

....他的「道」....就是實踐自己。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曹誠淵說,過去香港將注意力,集中在爭取經濟,爭取世界第一,現在生活的質素改變,是時候關注生活的質素,關注我們的文化生活,而所謂的文化生活,他指,就是「讓自己享受此時此刻」。

「我明白自己藝術的定位,現代舞是站在時代前面,作為一個藝術家,不是教育社會,而是創作,將我們最敏銳的心靈,去創作一些我們認為好的東西,俾人看。」

曹誠淵認為,沒有人能夠說自己可以改變社會,而對藝術家所能夠做的,就是提供一些東西,給大眾....

「許多攪藝術的人,已經為自己定了是教育家,是社會工作者,這是很辛苦,他們不會享受那個藝術,他們會覺得不平衡,有許多不滿,這會直接反映在他們作品裡,因為他們有這個責任,認為社會不明白,於是做一些讓他們明白的東西,變成他們的注意力不在藝術上。」

儒家是肯定人生行程的方向,道家是化解生命存在執著的困苦,這是人生的兩面,儒家要我們認真的“過”,道家要我們達觀的“忘”.....這是否就是,獨樂樂與眾樂樂的分別?還是這只是一個選擇而已?

舞蹈人生

曹誠淵形容,香港在70年代,好像是沒有空氣,大會堂沒有什麼藝術表演,每年只有一次的香港藝術節。

「在中學時代,我去大會堂看舞蹈表演,我不明白他們跳什麼,但當時看得很開心,很想跟他們一起跳。」

後來他去了美國讀書,在華盛頓修讀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同時他嘗試選讀,同跳舞有關的課程,一讀就很喜歡,在暑假,聖誕去英國等地學跳舞。

「最後一年修讀的舞蹈科,多於本來的科目,沒有想到跳舞,成為我的工作,在大學時修讀的舞蹈堂,全班12人,只有我一個是男生。」

大學畢業後,本來回來幫家人經營生意,當時回到香港,發覺香港根本沒有什麼藝術的節目,曾打算回美國,後來,在香港大學,報讀MBA課程,如果取錄了,便繼續留港。

「當時有許多人申請,結果收?5個人,我是其中一個,教授很訝異,我選了舞台創作表演,是否適合香港作研究....」

錢的意義

曹誠淵生長在一個商人家庭,有一個妹妹,由於在營商觀念上與母親不同,他覺得會有許多衝突,於是他向母親,提出一個要求....

「我同媽媽講,我很喜歡跳舞,俾一年時間我.....於是媽媽俾了50萬我,我就在這裡,創立香港現代舞蹈團,當時1979年,媽媽給我50萬,等於現在的500萬...所以媽媽很重要。」

他說本想做一年,怎料卻做了一世。媽媽不是藝術人,從小都是商界中長大,對藝術不是很投入,但又從不阻止,既然他要,母親就支持他。

可是,在創立香港現代舞蹈團同年,曹誠淵的母親亦離世,沒有機會看到他正式的演出。

「第一年做,媽媽在同年過身,在演出時很慘,但表演是要繼續,一路都是很大的壓大....當時的經歷,現在的經歷,不舒服,不開心,不過,都已經不算什麼。」

人的生命,總是落在我們存在的形軀,去展開人生的行程,我們一方面在緣與命裡面,我們要投入去擔當,但我們卻又在緣與命之外,我們要去通過,去化解。

遺憾

他說,年輕時與母親關係很疏離,因為那時父母是白手興家,有許多應酬,所以沒有太多時間溝通,很少見到父母。

「媽媽沒有講過自己跳的舞好看,因為她不識,但我相信她是鐘意,所以才會俾錢,我很少問人,問人鐘意唔鐘意,鐘意會同我講,唔鐘意,亦無需講我知。」

曹誠淵說,他沒有遺憾,即使母親,與創團同年過身,他亦不覺遺憾...「真的不知,遺憾....不要迫我講,沒有遺憾...遺憾是一個境界,唔夠出名,唔夠高,唔夠靚仔,可能是遺憾。」

藝術家

曹誠淵認為,藝術家有一種社會的責任感是可悲,藝術的初衷是很個人,作為藝術家,最終都係對自己負責。

「當然我會介意有人唔鐘意,但這是沒有辦法,表演一個作品,不是要讓人是否喜歡,有些人寫一些批評說話,我又會講番你,我最好的作品,永遠都會是下一個作品,除非死?,等後來的人去評價。」

他亦很抗拒現代舞的比賽,他認為,現代舞是不可以比較,因為現代舞是沒有比較,沒有標準,反而傳統舞,有一個標準的形象,有比賽有比較,但現代舞,只有鐘意同唔鐘意,現代舞講每個人的說話,現代舞我是我,你是你,沒有比較。

緣與命

對於被指咬著金鎖匙出世,曹誠淵認為這不一定是幸運....

「我是幸運兒,所謂幸運兒,什麼是幸運?我隻身去了跳舞,可以可能更加開心,若不幸運,又會是怎樣,我的幸運是否因為家中有錢,家中沒有錢就是否不幸運,家中沒有錢就是否不可以跳舞,我可能跳得更好,可能是很出名。」

他說,當天成立現代舞蹈團那天,已經是達到滿足感,那一刻已經圓滿,之後是修行,不會因為後來的考驗,而感到失敗,挫拆,之後的一切是賺回來,那一刻已感覺到此生無憾。

「命運造就今日的人生,每個人,不可以獨立生存,都同周圍環境所造就下,成為今日的自己....可以說是因果,造就今日的我.....沒有家境支持,沒有當代舞蹈團,但亦有可能我會成為什麼當代舞蹈之子...天曉得...」

許多人都喜歡談緣說命,而且將自己的生命際遇,套用在這個緣與命裡....

人生的緣,是要我們在人生過程中,盡量地隨緣,不要太執著,不要太拘限,人生的命,是讓我們承認生命的有限性,達觀自在。

追求...舞蹈

「我今日所追求的就是舞蹈,對藝術,對舞蹈不認識的人,可能唔明白,莫名其妙,可能我講對錢的追求,你可能明白。」

「我喜歡跳舞,就是喜歡跳舞,你要讓讀者知,有這樣一個人對舞蹈很感興趣,即使我現在講你知,舞蹈裡可以俾到我什麼,讀者可以了解到嗎,你又能寫到出來嗎?」

「舞蹈可以給我許多享受,面對自己的身體,怎樣控制自己的身體,這是一個享受,你可能覺得很空泛,我享受的是當中,控制自己思想,每一個神經,每一個肌肉。」

「舞蹈不空泛,只要你去看,就會明白,但一定要用文字將舞蹈解釋出來,那就不需要跳舞。」

「唔同的媒介,尤其文字工作者,你可以將它傳遞出來,講給人知有這事情,沒有必要用文字,將一些完全不是文字所能表達出來的,這完全扭曲了。」

「我第一次接受訪問,會有人跟我說,空泛,他們訪問是我,對我個人,對我的經歷有興趣。正如我看一個人,為何他會喜歡釣魚,無需要講釣魚是點好,不如我自己親身去試下釣魚。」

「因為這是講不出來,所以我喜歡跳舞.....」

後記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同樣摘自《老子》。

語言,聲音,文字,影像,舞蹈....都有著自身的局限性,有限性....正如老子所言“知人”與“自知”....

或者今次用了較多哲學的理論,不是要扮高深,而是希望讀者嘗試從多一個角度去理解,去思考....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