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進念中的──榮念曾

101藝訊 | 2006-09-01 20:27:35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飛  撰文:劉

榮念曾是一名藝術家!......不盡是,他關心社會時事。
是政治家!......又不完全,他沒有政治家的猾狡。
是一名思想家!......不是,他會身體力行。
是建築師兼城市規劃師!......有此資歷,但良久沒用此謀生.
那他是......

愛思考 愛提問  愛......

與榮念曾訪問,你不愁無話題,只要問他什麼,他都可給你回應。問他近況,他會由與國內多名國寶級傳統戲曲大師合作說起,至本月他的「嬰兒」創意書院正式開學,再到教育界一元化體制的不是,再推展到用「嘩」一聲形容自己對政府的官僚架構的感受及合作經驗......

這就是榮念曾,他的答案總會衍生另一個話題,要得到yes or no的簡單答案,很難,因為榮念曾(Danny)喜歡問,喜歡思考,思潮總是一個接一個,密麻的,沒有空隙,在他的標點符號庫中,更可能沒有句號。

他愛思考,愛提問,愛追源溯始,愛解構、愛研究,愛討論,愛實踐,愛試驗....凡是三十歲以上的劇場愛好者,無人不知,但奇妙的是,個個卻迷上他,更會自自然然與他無時限式的談談談,感覺良好。

上堂畫公仔 母親沒罵反賞識

1943年生於上海的榮念曾,父親是一名工業家,所以一家五口來港定居後,便在一幢兩層高的廠房居住,單是天台面積,至少估計有7至8千呎,圍牆便成為愛畫畫的榮念曾的畫紙,不獨這些地方,他更會把身體探出窗外在屋的外牆畫呀畫,款待街上行人的眼睛。

不過,誓估不到,他連書本的空白位也不放過,上堂悶了,又畫,但主角是老師們的後腦。可是,這個頑皮的小童的畫工卻獲得母親的賞識,對他在課堂上的魂遊太虛,沒半點責罵,相反,更著他好好收藏這些滿有他兒時畫工的真跡。

六年級時,父親更特意找來朋友幫手,教他畫國畫,所以,他對顏色深淺特別敏銳,且練就了一身「定」的武功。

嫌問題蠢 放棄考AO

1961年,18歲的榮念曾便負笈美國讀書。讀大學時,選修的學科並不是他現時的愛好───藝術。

「我讀建築,當時我心只盤算兩個問題,第一我意數學;第二我鍾意畫公仔,所以當時選讀建築,之後,順理成章讀埋城市規劃。」放下書本,踏進社會大學,發揮學得的本領,可是,做了一段日子,他厭了,發覺自己的創意、設計、策劃均未能原原本本用上,搖身一變,想學學別人考AO(政務官)。

「我當時望著那些試題,不明白何以問出這樣的問題,我真係提起勁回答」憶述那愚笨的問題,榮念曾仍不能明白,用手?頭。

不屑AO這個位,滿腹創作理念兼要做自己的主人的Danny巧獲藝術中心掌舵人邀請做一個漫畫展,他的創作藝術生涯,由此刻啟航。往後,接二連三的《百年之孤寂》系列作品,都是脫離傳統的表演藝術模式,用自己的另類表達方法表演,震攝80年代一班熱血青年的中樞神經,迷了林奕華同胡恩威,更吸引了曹誠淵、吳靄儀、楊森及岑建?等參與合作。國際劇壇的邀請亦來,令Danny或是「進念二十面體」蜚聲國際。

早期文本意念 源自留美經驗

文本的話題,跟Danny留美17年不無關係。60至70年代,美國發生連串重要議題,如越南戰爭、爭取男女平權、女性主義抬頭、徹底瓦解種族歧視、甘迺迪總統遇刺身亡、人權之父馬丁路德金被殺....每件事無不震撼民心,令人思潮起伏。70年代,他已在美從事一些社區研究策劃,經常性參加政府會議或政府舉辦的公聽會,因而練就了一身加勁的「聽覺」能力,對說話極為敏感。雖然,人在彼,大陸發生的十年文革,他亦有留意,更特意由美國往大陸了解「以前不斷寄東西返大陸都無問題,但是,一夜之間什麼也不能」的局面,更目擊一件外套可變成大皮?,各式其式的物品收藏其中。

由於榮念曾身在其中,善加利用自己的觀察力,將之藏在腦際。各種事蹟便不經意地成為他的創作文本,不過,他的創作文本與本土社會有著關鍵性的連,八九民運是重要的一筆。時年46歲的榮念曾,望著一大群人在街,感受很深,一個很大的「奠」字,遂出現在街頭,表達他對民運的感想。

八九民運 改變文本意念

進念」隨後的作品如「香港二三事」便反映了香港連串的政治事件,令劇場再掀起另一高潮,文本不獨吸引了90年代的年青族,更令香港政府注意。

知唔知自己有何魅力?這個不是我答,應是別人講給我聽。」在榮念曾或是他創立的「進念二十面體」的逾百個作品,文本是貫徹始終的,都是著人反思自我價值、沉思人與社會的關係、社會的發展、政府的施政及管理、藝術、文化等,雖然,主題都是一個接一個硬崩,永遠沒有完整的答案。但是,FANS仍舊不絕。

不過,九七回歸後,榮念曾由前鋒轉打後衛,較多時間放回過去一直關注的重磅議題如教育體制、文化政策等,因此,換來一位立法會議員曾說:「十年前看「進念」的作品,看不明,現在看得明了。」榮念曾對於此「觀後感」,反應是微笑,但雙及耳?卻是處於高度戒備。

「係唔係呀!....其實,我仍做「進念」的藝術顧問,好似他們較早時有一個節目,會令觀眾不斷發笑,我就問「笑的頭是否可以問點解笑」...」榮念曾關切之情,不言而

官僚體制 不幫反阻

雖然,榮念曾不愛政治,但生活與政治,唇齒相依,目睹個個腐臭、扭曲的體制、架構,豈能容忍?個個理想制度、架構的願景,隨之萌生,但要展現,物必先腐而後生,方可創建新天新地。

且以他一直關心的教育體制,就以叫他頭頂出煙,「上面其實已批准直資計劃,但下級的公務員卻未見配合,找理由反對你,而不是找理由找方法協助你解決問題。這是態度問題,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要證明自己防止出錯,而不是一起工作有長遠的策劃,再者,他們都是中層人士,這階層的工作,最重要就是要犯錯,所以,我們要改革這個體制是一個很長遠的工作。」

不過,榮念曾明白一幢樓的聳立,要由一塊磚頭開始,且要慢慢砌成。今天教育界出現的直資計劃,就是這幢高樓,十多年前,他已默默砌磚頭。

父親眼中的榮念曾 為人民服務

「西 九」未來的規劃,文化政策....榮念曾從未掉以輕心,只盼望早已倡議把香港變成國際文化智庫中心的遠景能夠實踐,讓知識、研究再度在社會發展的架構中, 擔綱重要位置,發揮效能。不過,人才流失又是另一個危急的難題。不過,永遠掛著窩心式笑容的榮念曾,一雙??有神的眼睛,繼續前望,繼續進念。

「我記得我父親曾經同他的朋友講,「我有個兩仔,一個為藝術犧牲,一個為人民服務,因為我有個兄長,是物理學博士,不過,他喜歡音樂,後來又取得音樂博士資格。雖然,我父親講到好似唔高興,但係我覺得工業家的父親其實以我們為傲。」這就是榮念曾。

後記

訪問榮念曾的意欲,在網站成立之前已有,待至訪問國內著名學者林克歡後,這顆心更如熱?上的螞蟻。不過,另邊廂卻憂心忡忡,深怕他咬文嚼字。。。,心只想:訪問他,須先清清頭腦,打醒十九分精神,隨時應付那不著邊際的對話,更重要是,防止他送你「答了等於無答」的答案。

訪問終於來臨,一切怪頭緒,傻興奮,呆擔憂,不見蹤影。眼前的是圓頭圓腦,說話溫文的榮念曾,感覺良好,大家談啊談,講啊講,說得興起時,他更會給你機會攝下他比手劃腳的模樣,不過,他最常見的樣子,還是一邊用手腮,另一隻手則按在手掌般大小的墨硯上

早陣子身體欠佳的他,返回六年級的時候,藉畫竹的鍛鍊,靜心、養神,健康亦較以前好了,笑容再往臉上掛,更會給你道出一個「進念」的小秘密。心水清的人可會留意「進念」有一段日子,在表演中經常用布,八九民運時,街上出現的一個大型「奠」字,也是寫在一塊布上,原來當年劇團有成員是在醫院工作,所以經常可以拿床單用,因此,台上的布,「奠」字的布,看來我們要多謝醫院管理局!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