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孔雀女──楊麗萍

101藝訊 | 2010-05-15 00:00:00 | 分享到

本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靉

孔雀女──楊麗萍

各表演藝術媒介,
各有傳情達意的方法。
音樂會藉音符唱出感受;
話劇則用語言講心底話;
舞蹈就用肢體展示心緒。
在十三億中國人口中,
擁有小數族裔血統的舞蹈家楊麗萍,
同樣是用肢體作介體,
但是,
她展現的不只心靈思緒,
且是幾近失傳的文化遺產。



兩岸知名 香港低調

喜歡到中國名山大川,更愛探訪小數民族認識他們獨有的民族風土的旅遊人士,相信對西雙版納這名字,毫不陌生。但是,對在那裏長大兼是小數民族的舞蹈家楊麗萍的名字認識程度,可能還是有限。

「我跳很多舞,只是你們香港人不知道。大陸的餐廳服務員也認識我,台灣人比香港人亦認識我。」楊麗萍說得很是自然,不知袖裏的,可能會驚訝於她沒半點中國人所說「要謙虛」的表現。

楊麗萍有這「氣焰」,絶對可以理解,因為她的名字確在中國及台灣的表演藝術界無人不識,即使餐館的服務員也可諗出她的名字,因為她及旗下的舞蹈團就曾在春晚上表演、第十一屆北京亞運會閉幕禮表演、在國內48個城市及海外50多個國家及地區巡迴演出數以千場計,即使楊麗萍個人,更曾在《射鵰英雄傳》中飾演梅超風的替身,跳出令人咋舌「瘋癲」迷人的舞姿。



種族情意 終身不改

本身是雲南大理白族的楊麗萍,七一年加入歌舞團前已在跳,就如其他小數民族一樣不時圍在一起跳,即使加入舞圍仍舊跳民族舞,迄今四十多年,一直無變。

「我沒興趣跳其他,因為我覺得我們的舞不遜於其他舞蹈。」楊麗萍進入學院時,其實也有學芭蕾舞的技巧,但是,她很快便覺得「悶」。

「那些成套的基本功,我練過一段時間後覺得自己練僵了,就跟領導提出不練了,我覺得那種訓練不適合我。當時教練們都很不滿意,覺得舞蹈演員一定要練這些東西,可我堅決不練,還自創了另一套練法。」這在當時幾乎是不可想像的行為,楊麗萍因而被中央民族歌舞團的領導懲罰扣營養費、不發練功服等處分。不過,她並未因此而妥協。

「我的所有都很中國,很文化,很雲南,我的屬性很強,我屬雲南,我是小數族,我不是外國人,所以,我沒必要跳西班牙舞,我欣賞但不會去跳因我知道我屬性什麼。根,我這個很重要!」



舞蹈如是生 如是愛

於是,四十多年,楊麗萍不斷跳小數民族民間的生活點滴如收成祭禮舞、求雨舞、耕種舞、放牛舞、螞蟻走路舞、青蛙點水舞....

「這些歌舞都是文化,是一種原生態舞技,來自生命,來自人對生命的觀察、信仰及認知,所有舞蹈都是跟生命、愛情有關。」她睜著圓杏的眼睛說:「我喜歡看人與人生活的交流,所有舞蹈都是講人,人對自然的感受,它是透過舞蹈來隱諭一些哲理、生命、人的本能。」

看楊麗萍的舞如《花腰歌舞》、《打歌》、《煙盒舞》、《家園》或《朝聖》,都是展現小數族裔尋常百家的生活點滴,如何在湖中捕魚,又或敬拜山神、水神、寨神等等等。

但是,楊麗萍眼中的每事每物都是美麗、正面。「我們的舞蹈滿是感激,感激太陽。它沒有病態,很多舞蹈都有病態,揭露社會的弊端,人的醜陋,但雲南沒有因為它面對自然,怎有醜陋,我想找一個痛苦也找不到。」

大自然對楊麗萍編舞的影響程度,相信從她自編自演的《雀之靈》及《月光》可見一斑,前者乃「毛」仿孔雀開屏,後者則表現月光的聖潔,同樣與大自然有關。



民族圖騰 此志不忘

為何選擇孔雀?

「它是我們雲南的圖騰,信仰,符號,求愛的時候就跳這舞。...它能化成一種愛的象徵,很美,很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西方人喜歡天鵝,潔白;但是,我覺得東方人覺得孔雀最美。」

屬性,再被提昇。孔雀的美本該由男性展現,因為有尾巴的孔雀僅限於雄性,但是,楊麗萍卻把它轉過來,用自己纖弱但「妸羅多姿」的身軀替代雄性的雄壯,再以她那右手的五根指頭「幕」仿孔雀的頭部,有序的上下左右的擺動,再用那雙皮包骨的手,展現開屏的模樣,看著手臂上那細小的骨頭一舊一舊的移動,令人目瞪口呆。



現代化下 返璞歸真

追求原始,純樸,其實,也是楊的那杯茶。

「我喜歡鄉村,在昆明、大理種了很多樹,我們大理還不錯,我家在海邊....麗江原本很美,實在無必要有水泥房。」

那你怎看中國的城市化?

「....膛臂擋車,你怎能阻止大自然,威尼斯保存得很好。」

怎看新疆與漢人的打鬥暴亂事件?

「....打仗是政府與政府,那有人民想打。」

每個答案前,她總說很多很多,答案就總是會不經意的講出來,一不留神,就會飄走他方。



四處采風 兼任伯樂

但是,她對「屬性」的堅持,卻隨處可見,即使聘請舞團的團員,也見存在。舞團中六十多名的舞者,都是小數民族,都是來自農村的農民。

「我用了一年的時間,走村串寨,四處采風。有一天,我在山中聽到一把聲音在喊,聲如洪鐘,在另一個山坡也可以聽到,於是,我就請了他。」

一個難以置信的甄選過程,著實發生。「雲南映象」歌舞團就是一群年青力壯,充滿活力,能唱能跳的舞者,否則難以承受耗費大量體能的舞曲。可是,楊麗萍有要求,舞者同樣也可以有要求。

「我有一名團員跳舞,為的是要錢買牛,因為他家裏的牛死了!」又是一個住在城市幾經訓練的專業舞者難以置信的原因。可是,對同樣是農民出身的楊麗萍而言,不難理解,且相信這屬性的思維會繼續發揮,直至地極。



後記

楊的作品其實如其人一樣,一定要美!

跟她做訪問,她會好端端的給攝影師拍照,更會冷不妨的向攝影師要求查看自己被拍的模樣。

然後,又會突然間提示自己穿的衣服都是鏽出來的藝術品,很美,很是小數民族的作品。

但是,問她對社會的變化、非漢裔發生的事,甚或如何保護小數民族的文化時,她卻會給你送到外太空,圍繞數周。

即使問作品創作的源頭,她又會給你一些很禪的故事解說。

也許,就是這個原因,查閱中國境內媒體給她的報道,總看不出什麼來。是記者不發問、不懂問或她帶記者遊花園?

慶幸,我在外太空遊了半刻鐘,戀棧地球,且再墮落香港這小城市,提筆做個小記者。

(全文完)

101art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