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Need Soul,Not Buildings──Edo de Waart

101藝訊 | 2007-03-01 23:54:18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劉  撰文:劉、曲飛

人生要不斷成長,否則這段人生會好慘!
成長,怎樣成長?
不同人有不同答案,
活過半個世紀的艾度.迪華特,
用生命展述他的體驗。

70年代已來港 留下好有印象 

2004年,剛放下悉尼交響樂團指揮棒的艾度.迪華特,提著行李,來到滿是高樓大厦的香港,再執指揮棒。不過,有「樂團建造者」外號的他,出任總指揮的樂團不是二、三線的樂團,而是獲得香港政府給予資助最多的藝術團體───香港管弦樂團。

來港前,迪華特實已數度踏足過香港,最早一次更在70年代。「當時,我覺得香港好特別,好有活力,是我從未見過的,好難相信。」他細說對香港的第一個印象。未料,再度因香港藝術節來港表演時,這個印象依舊存在,沒有煙滅,往後,他對香港的印象深刻了,好感油然而生。

「從未試過在亞洲工作,點解唔試」 

2003年,迪華特與悉尼交響樂團的合約期滿,剛巧,又遇上香港管弦樂團欲重整旗鼓,不斷訪尋伯樂的踪跡,在一個「從未試過在亞洲工作,點解唔試」的心態下,迪華特在亞洲工作的第一次便獻給香港。

雖則,迪華特咀邊掛著「嘗試」來港,但事實上,是因為一夥「愛被受挑戰」的心驅使下踏足香江。「我曾在很多不同的地方工作,不過,我喜歡在一些可以做到一些不同的地方工作。」「不同」是因為他清楚知道,他到香港管弦樂團工作不是繼承過去的什麼東西,而是重整、創造一些東西。

「有無困難?無。」迪華特不假思索回應,原因是他早已清楚自己的身份及工作性質,所以已做好一切心理準備,預計可能會出現的畫面,結果亦如他所料。不過,他忘記了字典裏有一個詞,叫「意外」。

「社會要有靈魂,而不是只有一幢幢的大廈」

「我 完全不能理解,午餐為何一定要在中午一時至二時進行?為何逾百名的樂師要遷就5名職工的午飯時間,被迫在那段時間停止練習?我更加難以相信,練多五分鐘, 台上的燈就會全部關掉?我更不明白,為何港府願意付上千萬的巨資,來邀請海外的交響樂團來港表演,要納稅人付鈔?更重要的是,這類表演的門票非常昂貴,不 是一般收入的納稅人士可以承擔,到頭來,由納稅人資助有錢人買門券欣賞藝術表演,真是舉世未聞的荒謬之事,為何不把這些團體的邀請交由商業機構做?」三年 的鬱結,迪華特終一發不可收拾,如機關槍般說個痛快,「愚蠢」、「笨」更是普遍使用的形容詞。

更意外的是,當香港經濟復蘇,資助各藝術團體的資助額並沒有返回以前的水平。

「如 果,你要把香港打造成亞洲區最佳的城市,你一定要讓個社會有靈魂,而不是只有一幢幢的大廈;如果,你要這個地方可以住,可以休息的,你就一定要靠藝術,世 界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如此,好像栢林、維也納有自己手屈一指的博物館、藝術團體,這些令它成為優秀的城市。」香港管弦樂團藝術總監兼總指揮的迪華特,提著一 把肯定的聲音說著。

23歲取得指揮冠軍美譽 出任著名指揮家助理 

迪 華特的堅定,其實跟他戰績有關。現年約66歲的他,在出生地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音樂學院受訓,學習鋼琴、雙簧管及指揮,畢業後,便受聘為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樂 團雙簧管副首席。1964年,年僅23歲的他便在紐約米賽普樂斯指揮奪魁,之後,更獲擔任紐約管弦樂團音樂總監伯恩斯坦聘請出任助理指揮,往後,返回母團 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樂團,出任總監凱亭的助理指揮。

1967年,迪華特正式成為指揮家,首先出任鹿特丹管弦樂團及荷蘭管樂團的指揮;之後,曾出任荷蘭電台管弦樂團的首席指揮、荷蘭歌劇院總指揮、悉尼交響樂團藝術總監兼總指揮、三藩市交響樂團、明尼蘇達樂團音樂總監等要職。

香港藝術團體欠團結 信香江可成文化大都會

經 驗過不同地方對藝術的態度後,迪華特更深深體會到,香港根本無藝術政策,有的只不過是一籮蘿難以明白的限制,迪華特喜歡改變,更有能力改變,於是邀請其他 本地的藝術團體,欲集結團隊精神跟康文署官員們就現有的問題,資助額的問題,討價還價,豈料,「有一些團體不甚願意,他們不斷講小心、小心,其實他們害 怕。」一場仗,又豈能在單打獨鬥下能夠成功,三年過後,那些「愚蠢」的規則現在仍舊「生存」。

不過,迪華特對香港可以成為一個國際文化大都會的信心,沒有半點質疑。「有時,我都問自己點解咁有信心,不過,當你目睹現在的比過去的好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信心源自於樂團的表演屢獲好評之餘,最重要的是,入座率回升兼得太古集團成為樂團的後盾。

然 而,迪華特最想的仍是「獨立」。現行各國政府處理藝術團體的營運,只有两種極端的方案,就是資助及不資助。一個藝術團體的負責人對於政府給予資助,內心總 有一股安全感,可是,遊走國際音樂舞台經年的廸華特,卻寧願選擇後者,不要政府資助,不過,前提是政府先給予該藝術團體一次個一筆足夠運作十年的數額,然 後,就由該藝術團體自行運用該筆款項。

藝團與商界合作 無礙藝術發展

「這 個做法,已在美國實施多年,成效顯著,它可以令藝術團體面對社會,與外接觸,跟不同的有錢人、商界洽商,籌組合作...,香港實在太多,太多有錢 人.....我並不害怕這模式,更不用擔憂藝術團體變成商業主導,事實上,我們已經甚或是需要的,香港管弦樂團是香港人的管弦樂團,且看美國很多知名的管 弦樂團如紐約或波士頓的管弦樂團,它們都會表演一些流行音樂,表現非常出色,更享譽國際。」

正因如此,香港管弦樂團過去已跟不同的流行歌手合作,來年,除繼續積極開拓教育市場外,更會嘗試表演不同的樂種如歌劇等,不過,迪華特不會放走喜愛的作曲家馬勒的作品,馬勒的音樂仍是他的主題曲。

馬勒的音樂似深淵  須窮盡一生探究

「馬 勒的音樂,好似一個深淵,有好多不同的層次,你要窮盡一生才可以認識他的音樂,他的音樂,就好似喜瑪拉雅山一樣,當我爬到某個位時,就可以認識多一點點他 的音樂世界,再爬時,便可以由那個位置作為起點再向上爬,永遠向前。我想人生就好似這樣,否則你的人生會好慘。」迪華特形容馬勒的音樂世界時,一臉嚴肅。

奔 馳於音符世界者,對馬勒這個名字,不是陌生但卻是生疏,對他的音樂不甚了了。但是,當目睹迪華特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時,他在馬勒的世界裏沉醉著,左腳自自然 然放棄安享踏在平地上的舒適,任由串串汗珠往臉上爬,再看樂師們一氣呵成演奏完馬勒的一小段樂章後,不自敢展現一幅克服困難的喜悅感,又或呼出一道氣,你 便會略有領悟馬勒的音樂,但會更加明白,迪華特就是喜歡被受挑戰,所以,三年前便到香港執指揮棒。

後記

穿上一身「踢死兔」的迪華特,令人悅目,但是,那不是他,真正的他是換回一身輕鬆便服,說到激動處時,會手舞足動的。

密 友說,人大了要懂得控制脾氣,識得收歛,但是,4年後便70歲的迪華特沒引證這人情世故的法則,率性子的他對於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又或弄到幼兒患上哮喘 病的極差空氣質素,仍會連珠砲轟,舒發己見,旁邊的我,看著他,不敢快樂起來,慶幸認識一名長者,一名有活潑靈魂的長者。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