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魂.舞──林懷民

101藝訊 | 2007-06-01 00:24:38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劉 靉  撰文:曲

藝術可以同化人?
可以!不過.....
需要人自己主動!
主動接受它的改變。
不信?
且看林懷民麾下「雲門舞集」眾舞者,
他們究竟是擺動軀體,
或是舞動靈魂?

為回歸贈慶

已數度來港表演的林懷民及其創立的「雲門舞集」,再度來港,是要「贈慶」,接受港府邀請來慶祝香港回歸十年。但是,所有擺在舞台上的,展示在觀眾前的作品,無一跟「香港回歸十年」有關。相反,所有的,都是林懷民眼中的世界。幸好,台上展示的是這些作品。

林懷民說,他創作時無法想觀眾的喜好。「我覺得我創作的時候,就好似模險一樣,我無辦法照顧觀眾,每一個觀眾都不一樣,我只盡量把我所知的,感受到的盡量做出來。」

儼 如林懷民作品之一的《白》的系列。他表示,他在創作時,總是想什麼是「白」,怎樣表達「白」。就這樣,一邊做,一邊試,一邊摸索,一邊探索....結果, 舞台上展現的是「大」與「小」的空間對比、黑壓壓下的「白」、繼而豁然開朗的「白」等等等等,一切盡是在心靈與思想交織,再加視覺享受下而理解「白」,肢 體只輪為工具。

唯美主義者

“美”在林懷民的腦袋裏,霸佔了很大幅「土地」,「我想舞是一個美感的經驗,而不是一個文字的解釋」,就好像他說「在維多利亞港旁漫步,風一邊吹,我們便覺得很美」。但是,他用「我們」而不是「我」。是的,因為他與「雲門舞集」眾舞者的關係,是混沌的。

一 九七三年,時年廿六歲的林懷民把在美國求學時,對年青人的活力,對年青人的敢為,對年青人的能力,全部帶回台灣,但不同的是,他捨棄街頭而選擇舞台,放棄 語言的傳遞而換取肢體的舞動,再將訊息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成為截頭截尾中國人的思想世界。要達致這個目標,不得不找來一班年青人幫手,就這樣,「雲門 舞集」便誕生了,成為全球首個華語社會的職業現代舞團。

林 懷民遂把自己的青春、精神、能力...全部奉上,與這群年青人共同成長、共同體驗、共同發展...在34年漫長歲月的流逝下,身份亦開始轉變,成為亦師亦 友,「我們天天生活在一起,我用他們的身體,我們用我們的方法,是屬於我們的,每天八小時的排練,從來沒看過電影,這個團也不開派對,我們一起的時間比起 我們跟家人、情人還要久。」林懷民說時,咀角不經意的向上饒起。

靈動才是舞蹈本質

「身體」是林懷民經常掛在咀邊的名詞,但是,在這個名詞前,他一定會加一個動詞───「用」。林懷民確實須要「身體」因為藉這群「軀體」來發表他的所思、所想、所感受的、所領悟的人與事。

可 是,這些東西,都不是可以簡單而精準的可以明瞭,要解決這個問題,林懷民別樹一幟在舞團裏加插了其他訓練的原素,由訓練舞蹈的基本功如現代舞、芭蕾舞外, 還引入京劇動作、太極、靜坐、拳術及書法,讓舞者在過程中,去體驗、去感受,去沉澱....,就這樣再重新理解舞蹈,由以往的「有為」訓練進入一個「無 為」的境界,讓身體每一個細胞發揮自己,使心靈感受形而上的境界,突破框架,衝開障礙。

就在林懷民的作品《行草》裏,舞者體驗到「氣韻」,瞭解「書不限於法、身不拘於形」的肢體美學;在《渡海》裏透過吐納來帶動肢體,顯示精神的「飽滿」,透過它來「控制」觀眾。

就這樣,林懷民不經意由低層次的「用」舞者的身體,提昇至「使」舞者發揮自己的身體,顯示自己的靈魂。

有多少舞者能達致這境地?不知。可是,在25位的「雲門舞集」的舞者中,你會感受到一個個有神、有個性的舞蹈員演繹自己對作品的感受。

後記

跟林懷民訪談後的不久,獲邀觀賞另一個舞團的表演。感受是目不暇給,不過,心靈卻未能沉澱。

在眾多表演藝術裏,舞蹈是其中一門令我逾來逾入迷,因為,它容許我有很大、很寬,甚至是無限的空間去思想、探索...或者,更準確的是,它縱容我活在自己的夢幻世界裏。

協助我進入自己的夢幻國,「雲門舞集」是其中一個的「幫兇」!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