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還原基本步──阮兆輝

101藝訊 | 2007-08-01 22:45:39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孫中山、馬丁路德金、林肯....
牛頭角順嫂、柴灣牛叔、中環Jonathan....
雖然,每個人都不同,
但是,每個人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都有共通點,
就是─────起點,
腳踏逾一個甲子年的梨園中堅份子阮兆輝,
同樣有他的起點,
只是,
他的起點就是終點!

一切歸於源流

某天,友儕茶聚,彼此高談闊論,政治、社會、民生、經濟...無所不談,最後,年過半百的友人一句「人生猶如一個圓圈,最終返回原本的位置。」

話音未落,縱橫演藝界逾半個世紀的阮兆輝的經歷,以致他那句「每一樣事,都有它的起點。」迅即泛上心頭。是的,人生就如一個圓圈,最終返回你原本的起點。

已 逾六十高齡的阮兆輝,七歲起已穿梭戲棚,成為八和弟子,當然,這邊廂學,那邊廂便要出台,那有時間讓你潛修多年。仍是稚年的他,就藉此不斷汲取養份,剛 巧,遇上考選童星的機遇,前赴應試,過五關斬六將,到最後三強,教畫國畫的父親在他進入考場時說一句:「你一定要有失敗的預備。」不幸言中!

打從那時起,阮兆輝不自覺的把「要有失敗的準備」掛在心頭,作為座右銘。但是,練功、學唱腔等等等等,仍然繼續,不過,為的是什麼?仍是小童的阮兆輝那會深究,隨著年月日過,某天,阮兆輝默然醒覺,

「童星長大了,會被掽棄,就在那時起開始提起心機潛心修練。」今天因傷患而不能再練功,但無損阮兆輝提腿單腳穩健站在台上,揮著馬鞭飾演《仙姬送子》中狀元的威風貌,原因就在於此。

洋為中用與洋不中用

但 是,文化大革命的殘害、六七暴動的衝擊,生存頓成最寶貴的責任,阮兆輝遂跑到台灣,拍電影,做場記,當副導等等,但是,人稱「輝哥」的阮兆輝仍心繫梨園, 不時走入戲棚,看戲拜師。不過,從事演藝界別的他,深明知己知彼的道理,更緊記「洋為中用」的道理看話劇、睇歌劇等等,他無不涉獵。

最後,他乍現察覺,「自己兜了一個大圈,到最後還是返回起點,就是稚齡時浸淫的戲曲。好多人祟洋,但是,現時所有地位顯赫的藝術工作者赴笈海外後,到最後個個都潛心研究中國的戲曲之上。」人稱「輝哥」的阮兆輝比手畫腳地說著。

不過,這還未令輝哥搖身一變成為「保守派」,直至.....

「93年,頸部軟骨移位,半身失去知覺,動彈不得。」猶幸,病治癒,且掀動起阮兆輝開始反省。「人可以突然間不能做,一夜間不能再踏台板,我開始覺得要保留一些東西,粵劇之家就在這背景下成立。」

我們這一代...

再者,他與另一名粵劇名伶任聲寶在國內看過,一齣由內地粵劇訓練學校的青年的作品後,更感事不宜遲。「真的好驚,不是好西化,只是將整齣京劇套上粵劇表演,我們完全不能接受,因為他們在扮別人。」

於是,阮兆輝說自己被迫變成保守派,為的就是責任二字。

「我 不願意先輩傳授給我們這一代的,就在我們這一代完了,我們看每件事都要長遠一點,我們的責任就是留下一條平坦的路給我們的後輩。....不是梁漢威就一定 新派,我阮兆輝就一定代表舊,當年,我是第一個搞粵劇實驗團的。要創新,須要首先講繼承,之後再談發展,創新,未有繼承又如何談創新?....其實,中國 人有一樣好慚愧,就是我們不能像日本人般懂得「這是我們的」,日本人有很多文化都是源是中國,之後,他們再給予改革,最後演變成「是我們的」,但是,中國 人就沒有這個意識,常說為何要保留,說實話,那管好與不好,不要理先把它保留。....舊不代表就是不好,新的就不代表是好,舊就是舊,新就是新,創新是 須要的,但並不代表要取代。我反對取代。」

輝哥一氣呵成解釋「保守派」的由來及堅持。

人性從沒變更

阮兆輝的堅持,不獨他個人理性上的認知,更重要的是,他在劇本中認識人生。「由於要演,你一定要看相關的歷史背景,讀那些文學作品,明白為何這樣踏一步,而不是那樣行一步...漸漸你會明白歷史、人物、人性等問題。」

「人 是什麼?...其實人性,人的問題幾千年無解決到,一個人人稱之為明君,但最後可以是一個昏君,一個絕頂醒明的人,最後可以變成一個愚昧不堪的人,所以, 每事每物都有進步,社會有進步,但是,人性就無進步過。」在地上踏了半個世紀,讀過多不勝數歷史人物的人生軌跡,銀絲掛腦的阮兆輝輕描淡寫地說出他的感 受。

「人生無奈」相信是阮兆輝最深切體悟,如他的雙親及與 他相依為命的兄長,魂歸天國時,他不獨不能在旁,更要強裝愉悅站在眾多觀眾前,取其歡心。「這可算是我在粵劇界以來損失之一,是的,戲行就是這樣,最辛 酸,做戲就是這樣,你可以點?那種感受唉,真的形容不了。..這行業就是這樣。」阮兆輝的失,相對於他指在名利場中,沒有適時爭取,淡然略過,相信不能同 日而語。

目下,出任新一屆八和會館副主席的阮兆輝,對新任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抱有厚望之餘,更寄語新一代的粵劇界,鑽研及內化所學,「不是學了,而是學到!」

後記

多謝輝哥!
因為,你讓我再次感受山明水秀,水天一色的美景。
因為,你讓我重拾陽光的威力,紫外線的強勁。
因為,你讓我在採訪眾多演藝界顯赫的人仕中,首次在戶外,兼在水鄉之都的大澳,進行訪問。
因為,你讓我有機會觀賞神功戲,知曉村民忙什麼。
因為,你讓我目睹無冷氣的戲棚內,觀眾都是女性為主。
因為,你讓我回憶咬著碌蔗,拿著串串咖哩魚蛋在戲院裏看戲的日子。
因為,你讓我看到一個真正氣定神閒的大佬倌功架,三扮?撥把顏料往臉上掃,但仍不失對稱均勻的裝扮,之後,再穿上一層又一層又一層的戲服,然後,就出場表演,沒留半點時間。
更重要的是,你讓我身上添了一件自然的T恤,不用穿衣。
輝哥,謝謝你!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