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默寫人生──霍達昭

101藝訊 | 2008-02-01 09:44:19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舞蹈,以肢體動作為媒介的表演藝術。
與它類近的其他藝術?
有,不過,香港近十多年間,它差不多?跡於舞台。
它叫默劇!
廿年前,它在香港藝穗會或藝術中心的舞台上經常佔一席位,
演出者雖寥寥可數,
不過,每次,總有他,
他,不獨集表演,推廣及開荒牛於一身,
他更把默劇推至高峰───默寫人生
他就是霍達昭!

用霍達昭這個名字來做寒暑表,以估量藝術愛好者何時,甚至多愛表演藝術,該是不錯方法,因為,若愛好者始自1992年才進入劇場,他?不可能認識霍達昭,那刻,他在袋鼠國澳洲,過著他從來也沒有想過會停留,甚至定居的地方。

可是,若時光隧道再推前十多年,你在藝穗會或藝術中心流連,不難發現一名常穿黑衣黑褲,高大而又鋼條型的霍達昭,正付出畢生精力在表演或推廣默劇。

默劇魅力在於超越困難

默 劇有何魅力?「我在澳洲教小朋友時經常說,要從困難中學習,從失敗中學習,所有的滿足感都是來自困難之後。我眼中默劇的困難,是你如何在黑衣黑褲,布景什 麼也沒有的舞台上,吸引觀眾1小時。」跟前的霍達昭雖年高六十,但只浮現丁點老態,依舊聲如洪鐘,談笑風生,敢言本色,沒半點退讓。

默劇的困難,不囿於此,霍謂,表演者要有好嚴格的紀律,有好強的觀察力,有很好的分析力,有無比的想像力,更有耗不盡的體能消耗,可是,更重要的是,不怕孤獨。

要超越人的心靈及外在限制,方能領受默劇的魅力,也許如霍達昭所言,沒有多少人願意。不過,他講了I do!之後,全心全意全人栽進。

「我敢說,我是第一個把默劇在香港推廣,早在1972年,我已開始看默劇,那時沒幾個中國人看,試想一個穿著黑衣黑褲的人在沒有布景的舞台上,拿著一張椅出來坐半句鐘,之後便走,誰來看?」霍達昭瞪著圓杏的雙目,憶述當年看過的作品。

藝術是多元多變 要開放眼睛心靈

這種演了猶如沒演的表演,未有把霍達昭嚇退,他依舊花錢進場,看完一場又一場。「我有一個好好的師傅,他教我繪畫,他的好不是教了我什麼繪畫的技巧,而是他教曉我一樣事,什麼藝術都要看,都要知,都要識,現代藝術是多元的,多變的,我們要開放自己的眼睛、心靈及思想。」

師 傅的話植種心田,霍達昭看呀,看呀,終於,他清晰知道,愛默劇,厭話劇。「82年左右,有個朋友叫我看話劇,我坦白說,看話劇倒不如聽收音機,台上的演員 根本就不懂做戲,連身體該怎麼樣也不知,腳怎企也不懂,坐的姿態又不妥。」霍達昭遂反勸朋友看默劇,更索性著友到藝術中心小劇場,在一幕中場休息的十五分 鐘時間裏,看他表演。

「他看完之後沒有什麼,不過,我識他唔識,咁我就掂,所謂「池中無魚蝦為大」。」其實,霍達昭口中的識,並不是他修讀過多少理論,或師承於那個那位,「我當時未學過,問題在於,我看得多,兼且我是畫畫,畫畫佬最叻就是臨摹。」霍達昭說時,咀角不經意的向上朝。

700英磅捱3個月 1/4件牛油維生

觀 察及臨摹,是繪畫必備要素,倘沒有強的觀察力,那管掌握什麼筆法,什麼技巧,物像根本難可重現,霍達昭是深明的。不過,他跟默劇成「雙生兒」的關係,始自 1984年一次的巧合。某天,他往藝穗會查詢開畫展的事,可惜場地及展期已滿,負責人拒絕後,卻順口問他有否其他興趣,霍達昭遂衝口而出說默劇,於是, 他、默劇及藝穗會鐵三角的關係,就此奠定。

皇天不負有心人,霍對默劇的熱情,不知不覺間打動了英國文化協會的職員,主動送學費及機票讓他往英國學習3個月,一直不怕困難的他,即使面對兒子剛滿月,仍頭也不回,衣袋載有剛售畫而賺取的700英磅,遠負征途。

「先 別說英語能力,700磅過3個月,怎可以,當時,每餐都是麥當勞,怎料最後一周,一點錢也沒有了,於是,我買了四分一舊牛油,再買一個最廉價的公仔麵,食 一個禮拜,之後怎樣?你是什麼也不願意吃。」霍說時,不獨臉容扭曲,更加上一把扣喉聲,以表達揮之不去的那股厭惡感。

學默劇從身邊開始 演繹人生百態

解 決困難,一直是霍達昭堅守的,那管旅費不足,或英語能力差劣,霍仍面對應付,在學習過程中,肯定自己一直所信的,學習默劇就是從身邊的人與事開始。「有一 位師傅問我為何要千山萬水到他那裏學,他說,默劇最重要不是你來這裏學,而是在街上看,默劇是要演出人生百態,要去模仿。」

「默劇要演人生百態」這句話,立即叫霍達昭心花怒放,因為他深信不移,自己前半生的坎坷,可教他自信地知道,勝任有餘。

霍口中「前半生的坎坷」,其實,可能與他年紀相若的人,大致相同,只不過,他的路較崎嶇。

 

坎坷人生助演繹默劇

「有無聽過「剪綵升級」?50年代,有好多學校陸續建成,我每年就是靠新學校要學生的心態,成功入讀兼升班。當時,我的成績全無一點藍,即無一科合格,除了體育,上堂就是發夢,細佬4歲時,已識AZ所有英文字母,但是,我仍然未搞掂,當時的我,真係好hopeless。」

剪綵下完成小學課程,即使升上中學,霍達昭亦坦言是一間樓上樓下都是商舖的「野雞」中學,一年級後,到中二時,他心想連the是什麼也不知,遂把心一橫,索性升大學,鑽進地盤工作。

未幾,虛榮心驅使下他聽從別人說,做白領一族,做office boy,之後結識了一群年青人,經常去party,之後更索性搞,賺外快。個子高大健碩的他,當時學柔道,遂被編派做保安。

不久,這個兼職飯碗打爛了,警察突然「掩」致,封鎖場地,把人帶返警署,慶幸,該剎那,霍達昭因難耐工作沉悶,早往外溜,方避過警方的拘捕。

屋漏偏逢連夜雨,兼職飯碗被砸,正職飯碗內有「無情雞」。為怕左鄰右里的說三道四,霍達昭依舊每朝起床「返工」,由居住地筲箕灣行到銅鑼灣維園泳池外睡覺,直至天黑。這另類「返工」,歷時半載。

自尊心嚴重受創 

紙終包不住火,在小學做校工的母親遂向學校求請,於是,倆母子開始一起在小學做校工。霍達昭的自尊心終受衝擊。

「我年青力壯,牛龜咁大隻,拿著掃帚清潔樓梯,好慘,好痛苦,什麼人格都無,但又無辦法,除了掃樓梯同打架,什麼也不懂,字都唔識多個。」霍達昭的自尊心被打致體無完膚,日間如乾屍般無精打睬,晚上如貓頭鷹般夜不成眠,望天花板。

日 復日在校工作,某天,他感到有點悶,花點錢買份《學生周報》看,看見一大埋名字如卡夫卡,存在主義等名字或名詞,雖不懂,但卻感有趣,時年1967即香港 暴動之時,他在學校的影印房內看與文化有關的報紙,霍達昭坦言,他不明,但是,內心卻感踏實。漸漸地,他想重整自己的生活,想搵一份工給家人一點錢。做校 工年半後,他轉往一間象牙舖做後生,為賺多一點點錢,觀察細微的霍達昭腦筋一轉,要學畫畫,這樣可在象牙上繪圖,賺取生計。

啟蒙師傅:無人無天份 無人是壞人

霍學畫畫,是為生活,不過,他沒想到,有額外驚喜「我遇上啟蒙師傅,他讓我重拾尊嚴,他信任我,讓我幫同學購買畫具,我還記得,他曾講過,無人是壞人,無人沒有天份。」

霍達昭由從事畫畫,至參予默劇,均全情投入,在參予默劇工作時更推行上山下鄉式的做法,即早上返政府做司機,晚上到藝穗會或藝術中心等地教、表演,甚至落街做宣傳推廣。

年復年的演出,教學及推廣工作,令霍達昭成為香港默劇的支柱,名聲遠遠超過曾在海外修讀過默劇的林立三,慕名跟隨霍達昭的學生,今天亦有一些在劇界佔據席位,當中如詹瑞文。

滿足妻子願望 毅然移民袋鼠國

孰料,在表演藝術界建立王國後,1992年,霍毅然放下一切。「我92年移民,我跟本唔想,不過是我太太要,八九民運,令她感到好驚,就這樣我們便去申請。雖然,我自己的家人早已移居澳洲十多年,但是,我一次也沒有去過,因為我不喜歡當地的白人政策,好不公平。」

其 實,霍達昭自肘移民申請,無可能成功,因為當時要成功移民,要取得的分數要達95分。一般人或可輕而易舉,因為俱有中學大學及相關的專業,已可隨便得到數 十分,可是,對霍達昭而言,卻是難關重重,因為他在學歷一欄上,分數是零。申請時的年齡,是44歲,雖不老但亦未可歸納為年青力壯一族。

論專業,霍達昭有,在欄目上填上默劇藝術家。未料,澳洲政府說不須要。霍達昭認為申請被拒,理所當然,駐港的澳洲領事館送上拒?通知書之餘,又附上另一份同樣的申請書,只不過,申請表是直接送遞到澳洲的坎培拉。

霍達昭重覆同一樣工序,等待同一個結果,拒絕申請書的通知亦如期送上,不過,卻柳暗花明,收取通知書後的翌日,他突然接獲坎培拉政府的通知指,當地每年有180個位是給有特殊技能的出色人士申請,霍達昭被定為這類人士,於是,他收拾細軟,一家飛往袋鼠國。

「澳洲生活漿過漿糊」

可 是,安舒的日子並未出現,霍達昭又要解決困難。「在澳洲的生活漿過漿糊,我的親人雖早已移居當地廿年,但是,他們是老華僑,行走的地區猶如銅鑼灣至北角的 面積而已,足不過北角,那麼,他們又可怎樣幫助你?再者,我們抵達澳洲買屋後,戶口結餘是900元澳幣,再面對澳洲經濟低迷,我只好走進集勞工與福利的社 區中心求助,未料,職員著我填的表,原來每份都是講不同的福利。」

於是,一家四口在初期?年便靠著澳洲政府提供的福利維生,霍達昭亦可藉機,修葺他口中一文不值的屋,同時間他更學得一身本領,且利用此本領幫人鏟草、修窗整門等,賺取零用。

不過,霍達昭明白要生活終不能靠此維生,於是,藉一則招聘兒童繪畫導師的廣告,挑起他廿年前的謀生本領,開畫室教繪畫。

「還會否推廣默劇?好難,我已經60歲,老了!」不過,霍達昭是次重踏香江,不竟仍是與默劇有關。

後記

問霍達昭藝術是什麼?

他說:藝術不是先天下憂而憂,而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那曾是他的學生詹瑞文,又或剛離世的默劇大師馬塞馬素,能否做到?

「我看詹瑞文的《萬世歌王》後,我跟他講,他被浪推著行,這個浪就是他過於遷就觀眾的口味,....馬賽馬素的「死」是他親手創造的角色Bip,那個Bip我 很早佷早的時期已看,可是,直至他遠離人世前演的作品,依舊是那個 Bip....作為表演者,你一定要跟觀眾有距離,你一定要有創新,不斷創新,卓別靈的成功不在於他的形象,而是他的腦袋,他賣的,就是他的腦袋,你若過 於遷就觀眾口味,你可帶觀眾入場,但你亦會被觀眾拖著走,好快,你會死!」

外形雖不復再,但眼前的霍達昭,仍是霍達昭,坦率、敢言!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