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音樂人──中川深捺

101藝訊 | 2008-03-01 10:16:36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劉 靉  撰文:曲

傳統字典,
有音樂家的名詞,
不過,
時代的演變,
跟音樂新興的名詞,
還包括音樂人。
那音樂家及音樂人有何分別?
很多,很多。
可是,
他們有共通點,
就是,
愛音樂。

一切由電子開始

四歲已跳上琴櫈,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用軟弱無力的手指按下按下,日籍音樂人中川深捺(Mina Nagakawa沒料及,她一按便按下了一輩子。不過,Mina按的不是傳統的鋼琴鍵,而是雙排鍵電子琴

「我學電子琴,其實,跟我的兄長尤關。孩提時,父母已買下一具電子琴給我兄長學,不過,兄長三分鐘熱度,學了很短時間便放棄了。四歲的我視之如「玩具」般,爬上去,按下按下,就這樣母親便毫不保留的,付學費,讓我學。」長髮披肩的Mina憶述自己與電子鍵琴結下的不解緣。

結緣,在現代人眼中是一棒美事,毋須耗費半點心神,便可跟自己投契的人或物伴隨一生。這個緣,在Mina眼眸中亦然,四歲起至今,她與電子琴一直結伴成長,縱使她曾學過或玩過其他樂器,但是,她的心始終情繫電子琴。

社會經濟穩定做就音樂人

「我喜歡電子琴因為它的琴鍵較鋼琴輕,讓我彈奏時較舒服,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喜歡它可以把音樂變化成不同的音調,即使一個琴,但奏出的音樂卻可儼如一個演奏樂團,十分厲害。」Mina承認,她曾學過色士風及敲擊樂,但最終她選擇電子琴,因為每樣樂器有利也有弊。

「學敲擊樂,其實跟學電子琴差不多,彼此同樣要手腳並用,不過,它消耗較多體能;至於色士風,它要求演奏者有較強的腹肌及肺容量,對我來說並不容易。」無獨有偶,Mina學的都是現代樂器,跟一般學生學的傳統樂器如鋼琴等,不盡相同。

「我 想跟日本的社會環境有關。年稚時,流行音樂已是尋常不過的事,只要扭開電視機,你便即時接觸到。再者,學生在學校學音樂,亦可同時間接觸到傳統或非傳統的 樂器,而且,過去日本的經濟發展一直不弱,故每個家庭耗費購買是類音樂聽,好不吝嗇,亦好不困難,所以,流行音樂一直是日本人的主流音樂,甚至影響周邊國 家的音樂創作。」Mina嘗試分析。

音樂大同無疆界

事實上,Mina鍾情流行音樂跟其學習的老師,不無關係。她四歲起,跟的老師都是喜歡流行音樂,而老師熟悉的朋友們都是一些熱愛流行音樂的發燒友,所以,她順理成章也沿著這軌跡走。她承認,倘若換了老師,也可能今天她會是歐洲某所大學修讀音樂,或是一名演奏古典音樂的表演者。

不過,Mina始終相信,音樂跟本無須分古典或現代,音樂就是音樂,正因如此,如老師所教,愛音樂就是了,愛它然後演奏它就是了。所以,在Mina心目中,她雖較偏向喜歡現代音樂如爵士、新一代音樂等,但是,她也愛蕭邦,她也會聆聽一些不起眼的演奏家音樂,更不會鎖死自己只聆聽某一類別的音樂。

因為愛音樂,演奏音樂自自然然成為她的職業,不過,這個職業跟真正的演奏者有些微不同,Mina演奏的樂器只會是日本著名音樂製造商Yamaha,其他的樂器,她不用,再者,她過去四十多場不同地方的演奏,都是在Yamaha安排下進行,演奏之餘,更要教,教一些來自不同地方的樂器銷售者認識該部電子鍵琴。

先聆聽 後演奏

成為Yamaha電子鍵琴代言人之一的Mina說,她由細至大都是在Yamaha學音樂,所以,對Yamaha的樂器尤為熟悉,不過,令她由學生變成僱員,則要慶幸她遇上Yamaha安排試演的機會,在那些試演中,有約十名表演者參予競逐,個個都是高手,但最終她能勝出,且穩坐Yamaha電子鍵琴代言人寶座至今,她披露,原因是當年考官剛巧是她的書友,所以,一直笑容滿面的Mina常用好運形容自己。

Mina說,要做到一名出色的演奏者,聆聽聲音的能力一定要強。學琴初期,她要學用耳朵分辨琴發出的不同聲音,由於有關訓練,令她只要聽到一種聲音的出現,她已可粗略辨別到是屬於那個音階,因此,她跟素未謀面的現代音樂人接觸不久,大家也可一拍即合,可以很快jam音樂。

「另外,要做到出色的演奏者,就要懂得用音樂交流,藉音樂與別人溝通。」Mina補充,其實現實表演中,她跟觀眾也會以音樂溝通,Mina會按動琴鍵藉其奏出的音韻同觀眾溝通,相反觀眾,則會以拍掌聲或歡呼聲同她溝通。

「我覺得觀眾幫助我演奏,他們用掌聲或歡呼聲的現場氣氛,可令我的表演更好,令原本不舒服或疲累的身軀,又或低沉的情緒,也可轉瞬即逝世。」其實,Mina忘記,她那燦爛的笑容,也是十分成功溝通的工具。

後記

雖說新世代的青年人,對年紀、薪酬多少等問題,並不覺得是什麼,只要你問,我便會答。

Mina是新世代,不過,她同時是一個內向的日本人。問她在Yamaha做了多久,她好快兼敏感的已把問題衍生的結果展現在腦海裏,直接地回應謂:「回答後便會出賣自己年齡多少?」

Mina造訪問,頓覺原本呼吸也感費力的自己,突然,活力充沛;再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回答每一個問題,我更感自己後生百倍。

可是,當聽到她對問題的即時反應「呀」、「好問題」....,我卻立即從十二樓跌落地下,不得不承認,自己老!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