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會客室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On Your Mark!── 陳敢權

101藝訊 | 2008-09-13 13:52:50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美國總統競選、香港立法會主席競爭.....
做首領,既容易又威風?或是困難兼擔子重?
肯定的是,不同品格兼有不同動機出任者,感覺會截然不同。
剛出任香港話劇團首領的陳敢權說:「擔子很重!」
由答案或可推敲他的品性及出掌動機,
不過,更重要的是,他自行道出,動機是「提升水平」!
看來,
His heart is in right place !

打份工?請離開!

曾蔭權競逐出任香港特區行政首長時,競選隊伍作了一個口號「我要做好呢份工!」口號一出,有人舉腳認同,且成為自己的金句;但也有人斥之胸懷狹隘,拒與苟同。

不過,這句口號若出現在香港話劇團時,剛出掌藝術總監陳敢權肯定會說「唔好意思,唔可以用你」。

「若果團內有人抱着打份工的觀念,我會好快請該員工離開,我們要的是有光芒、有抱負、有才華、有做好的精神,即使勤力,甚至想藉團來發掘自己,我們到很難給你有一個全職的位置。」

香港市政局(話劇團、舞蹈團、中樂團)後台手足

他承認,早已有心理準備他朝或須出此下策,他更預備這番說話可能予人有不近人情,甚至令人感到飯碗不保的危機感,但是,他肯定會先說聲「大家要落力了!」

令他有如斯決心,不竟因香港話劇團仍是獲得大筆大筆香港納稅人「供款」的藝術團體之餘,且背著代表香港戲劇界的旗艦,陳敢權無可能推諉或裝作從沒聽聞有如斯要求的說法。

陳敢權與《頂頭鎚》主角劉守正合照

藝術光譜窄 觀眾會看膩

「過 去,曾聽聞不少人覺得香港話劇團演來演去的,都是那幾個演員,我真的不想有人會做死,有演員演小生的就一直演小生,演八婆的就一直演八婆。其實,現時團內 有一部份的演員只會用自己的想法演,藝術光譜好窄,觀眾好快會看膩,這樣對團極為不利。所以,我要說服他們兼給他們多點機會、空間,多點發揮。」

要製造機會之餘,又不能跌入偏私,不公之路。陳敢權選擇公認的做法,就是試演,令出任某角的演員們,有均等的機會爭取,把一些可能一直處於第二、三線的演員,也可成為所有鎂光燈聚焦的要角。

他的構想,終在最新自編自導的作品《頂頭鎚》中呈現,鮮於擔綱要角的劉守正以主角身份,踏在舞台中央,不管外界有何評語,陳敢權已感到100分。

「整 個戲只得五周半排戲,主要的演員之前要去北京,之後又要到新加坡,回港後,須要放假,所以量化排戲的時間時,實在不理想,跟過去的比較亦不公平。不過,全 團的十多名演員兼十多名外援,我見到他們好齊心,好投入,更有好多自己的創意,這是我在演藝學院執教十八年兼在其他的劇團,從來也沒有見過的畫面。我覺得 好感動。」

說時遲,那時快,鼻子一酸,陳敢權的聲帶開始震動,然後停頓。

當年(1993)演藝學院的首批全職講師全已轉職

學生「爸爸」 好管閒事

這,就是陳敢權。雖然,口中的他形容自己,可能是年紀漸長,近年間很容易動容,變成性情中人。Anthony(陳 敢權洋名)是父母的乖仔,成長過程中未見有反叛。父母要他高中時修讀理科,他就放棄自己喜愛的文科;他報讀民生書院,交了一百元報名費後,即使浸會學院致 電他說取錄他,他也沒有理會;與周潤發、盧海鵬、吳孟達等無綫演藝班同學玩得開心,學得興起,但父母一聲要移民,他亦毅然捨棄自己的嗜好,同赴彼邦。

也許因為自己的性格,在校時,他已被學生大聲大聲的喊「爸爸」。

「我教書時,我什麼都管,連學生的愛情問題都管,我見到學生踢儲物櫃時,我就會捉住他們同他們傾計,有時甚至會叫他們到我家傾。」

藝術與人,從來沒有分割,只是,有時候有人刻意的把維繫两者間的絲絲絨線剪掉。

「我仍信,無一個人想做壞人,只是人有很多念頭,令人會自保或想生活更好,因而放棄感受人生的事,去搵錢,而忘卻家庭,親人等等,現實社會裏要找回人生真實意義是什麼!」

妻兒均由美國返港支持陳敢權首部正式以話劇團藝術總監身份參與劇作

劇團給婚姻 學院給家庭

不過,陳敢權卻諷刺的放棄了自己的家,而投向另一個。

「我返來香港話劇團,有一種歸屬感,它給我婚姻之餘,這次回來,仍有老朋友,仍有我太太的同學姐妹。」在美由修讀教育學轉而讀戲劇及設計的他,經常到另一間學校觀看楊世彭執導莎士比亞的作品,及參加他主持的戲劇項目。1982年,返港度暑假,剛巧遇上香港話劇團聘請舞台監督,遂抓緊機會嘗試,怎料,搖身一變成為全港首名全職舞台監督,加入香港話劇團,3年後,返美繼續深造,回港後,便加入演藝學院出掌導演及編劇系,把人生最璀璨的時光,教授學生如何做戲,如何做人,不過,在55歲之齡的陳敢權毅然放下這安舒且熟悉的環境,大膽的為自己的人生,再劃一筆顏色。

「我其實要對家人說聲對不起,我答應藝術總監這個位,會改變我與家人的生活,以前在學校時,我每年都可以有一個好長的暑假,返回美國同妻兒三人見面,以我對家的觀念,我實在不該接過這個棒,但是,我喜歡創作,這是我生命的另一種寄望。」

「我覺得人一定要透過藝術才可令自己感到,做到有文明,有文化上的進取,所以,我喜歡激動人心的戲,我好希望香港話劇團或香港往後在舞台上的戲,都能有深刻探討人生、人心等有深度的戲。」

明年劇季會有全英語話劇

滿胸壯志的他,承認在接掌藝術總監這4年 光蔭裏,稍後會到南京、明年參予廣州的亞運會、大後年的上海世博等等,不惜穿州過省,目的就是讓更多觀眾認識劇團,爭取表演的機會;本土的發展除提升劇團 的水平之餘,更望能推出更多元化的戲種,吸納不同階層的觀眾,達致雅俗共賞的層次,把穿得衣香鬢影的達官貴人也吸引到劇場觀賞香港話劇團的製作。

「我們下計劃明年劇季將會有全英文的戲劇,普通話戲依然會有。至於,廣東話戲仍是核心發展的戲。」

語言,在大部份人心目中,只不過是媒介的一種,看重的仍是箇中內容。但是,廿一世紀下,同一片黃土地上,這個媒介有尊卑之別。

普通話上乘 廣東話不敬?

「有 次在國內問能否帶廣東話戲到國內演,國內的人說喜劇無問題,哈哈笑,無問題,但是,嚴肅的戲,就不能了,原因何在?我也不知。另一次,在上海做普通話戲, 特意聘請講普通話的新加坡演員及團內說普通話最好的演員做,料不到他們又說「講得不好就不如唔好講」。做廣東話戲不敬,說得不好就唔好講,莫非做默劇?」 陳敢權說呀說,有點氣了。

氣的成因,原來香港話劇團也想真 正體現同一個國家下,參予國內甄選演員的基制,讓團中演員有機會晉身成國家級數的舞台劇演員,加強在一國之下的認受性。可是,由於地方語言的問題,兼基制 的複雜性,令這個意願一直難成。縱有困難,陳敢權未想過放棄,正尋找方法解決,不過,他也明白須要時間磨合及認同,溝通及說服。

後記

形容陳敢權是一個住家男人,我猜,並不為過。

喜歡到什麼地方旅行?

「我好鍾意迪士尼,美國那裏。」他興高采烈的說。

眼前的是一個年過半百,滿腦銀絲高大漢子,我的自然反應,就是語塞!

「我同我的小朋友在那裏有一段好好的回憶,基本上,他們覺得好玩,我都會覺得好好玩。」

有何餘暇?

「沒有,我每晚回家就同太太MSN,我重複當天發生的事,她重複她前天發生的事,有事大家抝下發生的事應該點做,講下講下,有時到半夜二、三點。不過,是須要的,雖然,好似探監,透過一個窗仔(視窗)看到她,是須要的,是我的餘暇。」咀角不經意的上饒。

你認識太太是在香港話劇團?

我追太太時,是在劇團。當時,我見到她同男演員有親熱的鏡頭時,我在後台會立即叫black out,不准他觸碰,因為你親咀可以親好久的,唔知點嘛!」

導演筒,令人又愛又恨!

──────Black out───────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