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焦點

網羅城中藝術新聞專題焦點,回應最熱門話題。給獨立創作人、藝團最公平、公開、公正的專題訪問言論平台。

林鄭月娥斷言拒絶延遲落實活化工廈政策

記者:劉靉 | 2010-03-24 01:35:34 | 分享到

【101專題報道】被迫在年初七踏上街頭抗議,更要細思研究如何勸退政府重新思量「活化工厦」的一群香港藝術工作者,於本周一終直接獲發展局林鄭月娥送上「閉門羹」,拒予接納延遲2010年4月1日推行的政策,及不採納要求大業主預留工厦部分樓面予藝術工作者使用,以解決藝術工作者承擔政策推行下,租金提升的沉重壓力。

逾10個藝術工作者組織代表及工聯會代表陳婉嫺於3月22日與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代表等會晤約兩小時後,陳婉嫻稱,感受到林太願意聆聽藝團的聲音,不過,對於要求延遲落實活化工廈的政策,林鄭月娥則斷言拒絶,亦以難於釐訂樓面的定義,及擔心遭公眾質疑政府政策傾斜於文化藝術界,故未有採納建議。

陳婉嫻說,「我們不反對活化工廈政策,但要確保藝術文化界不因此而被淘汰,失去創作的地方」。她並指,政府承諾會稍後再與業主及藝術工作者會面商討。


藝術發展局行政總監茹國烈(右一)接收請願信。

.藝術發展局最終未有安排雙方約會

然而,承諾是否最終會落實,仍是未知素。藝術工作者兼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客席講師的梁寶珊指,今年農曆年初七遊行後,藝術發展局行政總監茹國烈亦答允安排他們約見多個政府相關部門的官員見面,可是,藝術發展局最終未有安排雙方約會,亦未有向他們解釋原因。

遊行當天,盛傳將獲任為西九文化局旗下表演藝術總監的茹國烈在遊行後,立即安排一群藝術工作者與藝發局主席馬逢國見面,瞭解藝術工作者的訴求。茹國烈在接收遊行隊伍一度木門以示對政策的不滿後,他接受傳媒採訪時表示,即使政策在四月一日正式實施,仍不覺太遲,並指藝術發展局十分關注政策推行對業界發展的影響。

根據藝術發展局的官方資料顯示,組織除了負責處理藝術團體申請撥款外,還須就香港的藝術發展進行研究。可是,不少年青藝術工作者質疑藝術發展局未有履行職份,對藝術工作者跟傳統表演工作者的演繹模式改變或非主流的藝術創作等,並未掌握、研究或協助。

沒有釐訂經常業已聽到藝術工作者的意願,故較早時已決定推行的調查將會言猶在耳,一群藝術工作者既未能獲得藝術發展局承諾安排與官員見面,政策延遲的訴求更未能如願。

梁寶珊又指,在爭取過程中,負責管理藝術文化的民政事務局未有派員主動跟藝術工作者接觸,瞭解他們的憂慮。

.首都北京藝術工作者家園被強搶

同人不同命,香港一群藝術工作者上街遊行後,未能成功爭取當局延遲政策或採納建議,但那邊廂一群北京藝術家往北京長安街遊行抗議,兼手持橫額抗議創作家園被強搶,兼遭流氓連番打傷後,不過,北京的藝術工作者最終可取得賠償。

從事繪畫創作兼被打的張峻憶述當天被打的經歷。張指,約二百名黑社會人士手持長刀及棍棒坐著數輪車深夜抵致,二話不說,砸爛他們專設的看守所及藝術家的創作室,此外,見人就打。數名藝術家被打傷,一名日本藝術工作者更頭破血流,他自己逃跑時遭他們用磚頭砸傷他的腳,事後他負傷早上與其他同被打傷及被欺負的藝術工作者,首次拉着抗議橫額跑上長安街頭,表達不滿。

張峻更謂,「我們沒有辦法,我們也知道這樣可能會觸犯有些法律條款,但是,我們沒辦法,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他指,他們都是被迫跑上街頭,因為約一個月前他們在藝術區內同樣被流氓打傷,可是,當地公安卻不作為,引致那批流氓食髓知味。

藝術工作者招徠流氓毆打兼砸爛創作家園,跟北京現時寸金尺土的土地政策不無關係。自從二00八年底金融風暴發生後,中國藝術品炒得瘋狂的熱潮立即冷卻,北京朝陽區政府又推出「城鄉一體化暨土地儲備」計劃,於是,一輪拆遷潮遂始起彼落,去年十一月,拆遷隊伍便攻進創意正陽及近鄰008两個藝術區。
雖然,遷進藝術區內的藝術工作者均與業主簽有合同,但是,大部份藝術工作者未有察覺合同違反國家規定最長為二十年的租賃期,因為有些租客的租約竟可長達五十年。

.活化工廈令業主租金水漲船高。

跟北京同樣寸金尺土高地價的香港,情況更是嚴峻,香港政府去年十月推出容許舊式工廠大廈業主申請更改用途可紓緩土地壓力,孰料,未有向工廠大廈使用者進行諮詢,便強行推行這項名為「活化工廈」的政策,然而,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大量佔用工廈的藝術家已面對不能承擔的租金增加或迫遷的厄運。

與北京藝術家遊行相差約两天時間,逾百名的藝術工作者在年初七即人日當天,往街上去,扥着一度寫有「土地由人民管理,政府污穢的手遠離我們」的木門抗議。

製作非主流音樂兼安排海外獨立音樂組合到港表演的阿和便是新政策下率先的「犧牲品」。他指,在觀塘一座舊式工廠大廈租用一個單位,租金由六千元升致七千六百元,不過,今年的狀況較過往不同,因為業主沒有跟他談續租問題,當租約期滿索性著他在一個月內遷離上址,因為業主已把整幢工廈售予一名大地產商,好讓該集團可按「活化工廈」政策,更改物業用途。

阿和謂「我害怕四月一日後,地產商會怎樣加租客的租金,會如何哄業主,如何銷售租約。」

根據香港政府發展局去年十月推出的「活化工廈」政策,下個月,便正式接受所有符合申請資格的工廈業主向地政署申請。根據發展局公布的資料,現時全港有逾千幢的工廈,位處不同地區,但是,自政策公布後,率先發生巨大變化的工廠區便是觀塘區,阿和指,現時同樣租用工廠大廈單位,面積雖較以往大但沒有任何裝修設備,每月租金要一萬元。

即使不是觀塘區,其他的地區如火炭、新蒲崗等工廈的藝術工作者都憂心不已,因為收入未微,大部份人更要身兼多職方可維持繪畫、雕塑、音樂、話劇等藝術創作的工作者隨時要面對加租的壓力。


從事電影及網頁配樂的阿玨對前景憂慮。

.港府未如其他國家把藝術視作為產業

從事話劇創作的楊秉基表示,他暫時須無即時壓力,但是,他已作好心理準備,因為他覺得香港政府的發展向地產傾斜,讓大業主或地產商圖利,扼殺其他業務的發展,再者,他過去也有不愉快經歷,因為曾遭業主為迫走他的劇團,把天台的去水渠堵塞,致使每逢下雨,他的單位便出現水浸。

從事電影及網頁配樂的阿玨亦表示擔心,他租用的單位下個月便租約期滿,但不久前鄰近同尺數的單位,已由過去四千元的租金跳升到五千七百元。他沉鬱地說:
「我們又怕迫遷,又怕加租,其實是很多方面不同的壓力存在。」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客席講師梁寶珊較早時向聚集視覺藝術工作者的火炭區及摻雜不同文化工作者的灣仔富德樓,進行一項調查,發現租金佔去他們的入息由以往低於百分之十,到目前已是一成。調查中,有三成人的收入約為一萬至一萬五千元,不過,月入低於五千元的也佔二成。

梁寶珊指,工作室的租金高低有可能影響藝術工作者的創作生命,她記得一名獲得獎學金赴英進修的藝術工作者,學成回港後,本欲發展藝術創作,可是,他這邊廂要供養雙親,另一邊廂又要承擔自己的生活開支,兼再要額外承擔租用工作室創作,開支異常沉重,終被迫放棄創作工作。梁寶珊認為,某程度上供他進修的十多萬元獎學金白白浪費了。

她又指出,現時市民的公共生活空間正不斷收窄,藝術家可使用的空間同樣減少,另方面,香港政府又未如其他國家城市把藝術視作產業的一種,更未見相關政策措施,故令藝術工作者難於配合。

不過,她強調,也有藝術工作者視藝術工作為服務,這類藝術工作者較前者稍有不同。她指,「若是想走人民素質的培養或追求,我覺得他們取公共資源是合理的。」


戲劇工作者楊秉基(中間者)認為港府對藝術發展向地產傾斜。

.學者建議政府帶頭呼籲企業成立文化基金

從事藝術工作已逾五十年,對香港及台灣藝術工作非常熟悉的一名林姓藝術學者指,香港及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其實較多獲本土政府資助,相反,北京及上海政府則見欠奉。

他指,未敢評論北京藝術家被迫遷的問題,因為背後問題異常複雜,當中涉及大部份藝術區根本是由一些商業營運的單位操作,政府收地直接影響他們的土地收入。此外,林老師指,北京現時匯聚了數萬名藝術工作者,他們根本沒有固定工作,可是,能夠供他們發揮的機會卻又不多。

林老師指,任何一個地方政府要處理藝術工作者發展問題,均須要各方努力。

「對政府來說,他應該要不斷投入資源,這是我們要呼籲的,隨著香港經濟的發展,政府今年收入不是很好嗎?應該有更多資源來支持藝術家,尤其是支持青年,不是支持那些已經變成大團或已經成功的藝術家,而是支持那些剛從該鼓學校出來的年青藝術家;另方面,我們應勵年青人自己去尋找發展的可能性,很多成功的藝術家都是奮鬥出來的,也可說是從競爭出來的。在成功路上是很艱難,而且不一定能夠成功,這必須自己做好思想準備。」

另外,他更建議政府帶頭呼籲大商家或大企業成立文化基金,協助一些藝術工作者繼續創作,作為回饋社會的一項公益服務。

.香港的藝術工作者計劃進一步行動

不過,近在眉睫的是北京及香港的藝術工作者面對存活的問題,較早時組織逾百名的香港藝術工作者遊行抗議的阿玨表示,當他目睹北京的藝術工作的遭遇時,有同病相憐之感。

阿玨聲言,若負責推廣及研究藝術發展的藝術發展局最終,未能完成他們的訴求,可以跟負責土地及藝術發展的發展局及康文署官員會面,他們不排除會有第二波行動。他指,「現在已遲了,我們才去遊行,他現在仍在推搪,我們不排除會有第二次行動。我覺得政府現在幫我們製造恐慌,如果,我可以再發動第二次遊行,人數再多些。事實上,我們也不想這樣做,但是,如果我們行使我們應有的權利施壓予康文署或藝發局,我們會做的。」

正如北京被打的一群藝術工作者謂,他們的訴求十分簡單,就是要討回尊嚴,跟香港的藝術工作者一樣,要求的是一個可以讓他們繼續作業的工作空間。

101news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