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毛俊輝 Vs 毛俊輝

101藝訊 | 2006-01-01 21:10:29 | 分享到

一 月紅人  訪談:曲飛  撰文:胡麗雲


毛俊輝 Vs 毛俊輝

散發著藝術家氣質的毛俊輝,雖然,在舞台藝術事業中未被外界貫上「教父」之名,但是貴為香港話劇團的藝術總監,門生眾多之餘,成就更屢獲海內外同業的讚譽,地位之祟,不言而諭。不過,他的人生篇跟事業篇,恰恰相反,剛剛起步。

常言道:人生如戲。但是,這場戲不是每個人都識得演或者演得好,那管縱橫舞台演藝事業37個年頭的毛俊輝,也不例外。

「以前,我好自我,覺得自己好重要。」毛Sir落落大方承認自己的毛病。

毛俊輝口中的以前,是2002年之前,這年,毛徹底起了變化,不是他得了什麼大獎,獲頒什麼名譽;相反,處於壯年的他,生命危在旦夕,一次吐血,嚇醒了毛Sir,發現身體原來莫名其妙地被癌細胞侵吞得遍體鱗傷,更「吃掉」了他整個胃。


向胃 say good bye

「當時,我真的好驚!」毛說時仍猶有餘悸。不過,驚不是解決辦法,為保性命,接受了醫生的建議,向胃 say good bye

手術成功了,毛俊輝專心臥在花香滿溢的病房中等待康服,冷不防,噩夢再臨,癌腫的宿主原來是貫穿全身的淋巴,為徹底杜絕它侵害自己,接受了叫人痛不欲生的化療,以毒攻毒。

經歷著一覺醒來,滿枕是脫掉的黑髮,或輕?雙眉,眉毛便如淚落下、施藥後嘔吐及口腔潰爛的反應、施針藥時也要扮木乃伊,8小時內不能動彈,否則一命嗚呼的景況....,火速地在毛的腦際中重播,苦不堪言。

不過,愛心、關懷,兼藉基督給予的信心,毛俊輝與癌魔苦戰連場,終熬過了,站在台前謝幕。這場仗,雖贏得慘烈,但卻是一場漂亮的仗,不獨為自己爭回一口氣,更重要的是,人長大了!

為無名指添名份

「我 在工作上,好講責任,但是,生活上並不如是,我同胡美儀一起已十多年,她想結婚,但我一直都唔願,大病一場後,當我們雙方都覺得唔再須要結婚,只望照顧到 對方就心滿意足的時候,我同佢講「不如結婚囉!」佢好開心,這件事發生得好自然。」毛俊輝口中的「自然」,說得平實,但已不經意的道出,今天的毛俊輝不再 自我,懂得顧及別人。

失去一個胃,卻換回無名指上一個滿載情義的婚戒,更重要的是,毛學懂珍惜生命!

毛:「小飛俠,不過係長大了的小飛俠」

「能 夠生存已是好珍貴,是一種福氣,我現在好重視24小時,當我知道霑叔(黃霑)離開的時候,我好震驚,因為大家患病的時候,他的精神還較我好,所以,我現在 時常提醒自己,不要過份操勞,現在的生活態度,是學習隨意,以前的我以工作為重,每有問題,死唔放過,現在,想不通,便把它放下,明天繼續。生活其實就好 似玩太極,自自然然的會順著去。」

重病會給人帶來傷痛,但眼前的毛俊輝會告訴你,病也可給你明白真正的喜樂,得到的較失去的更多,這台戲,毛Sir自導自演得異常精彩,但是,現實的他,卻原來覺得自己似一個卡通人物。

「小飛俠,經驗到好多不同的事,不過,現在的我是長大了的小飛俠.....是,胡美儀就是故事中的 Wendy。」毛俊輝思量片刻才說,也許因為故事中的小飛俠與Wendy最終不能一起,但現實版卻是相反,毛俊輝能拖著深愛自己的妻子胡美儀,飛進他們的美麗仙境。


事業篇

雖說,今 天的毛俊輝跟以前判若兩人,更體諒別人的需要,更懂得生命的可貴,其實,他對舞台戲劇的熱切、堅持及要求,也變了,變得更火熱。不信?你可從他一幅眼鏡框 後,閃著一雙火亮的雙瞳,又或者,提著嗓門手舞足蹈地跟你說戲劇這,戲劇那的模樣,便徹底明白他血脈內流的,不是紅血球,白血球,而是方法演技、自然主 義、寫實主義,一套接一套的戲劇理論,或一個接一個的實戰經驗。


外國生存困難 拍廣告謀生

1968年,21歲的他挾著英國語文的學位,赴美進修戲劇藝術,就這樣把自己最黃金的時期獻上,更成為當時的先鋒,在洋人中學習別國的藝術,與之競爭。

「當年,要在外國生存,要搵到食,好困難,你去面試,有九成會被拒絕,係當著你面說No, 好艱辛,這些困難我無講,因為我都唔知從何說起,當時,唯有自己搵機會,要維生,但自己好彩,可以在紐約拍廣告。」機會出現,心理關口卻是另一門檻,五內 翻騰一番,戲劇藝術碩士生確信自己所學,堅定信心,帶著無比的毅力出戰,終令到自己可享有好的生活水平,成為同業中只得25%的人可享有此水平的一份子。

毅力、求進步,更令毛Sir踏上演員夢寐以求的百老匯大舞台上演出;27歲,就出掌美國加州拿柏華利劇團藝術總監一職。時光速逝,17年不經意的過去,1985年,回流香港出任香港演藝學院表演系系主任。2002年,放下教?,接手帶領香港話劇團迎著公司化的新挑戰。


求改革 要進步 闖高峰

雖 然,一下子再沒有政府大筆的資金資助,但這未有嚇退身經百戰的毛俊輝,不斷求進步成為他的座右銘,刺激演員向自己的能力作出挑戰,為自己的事業再闖高峰, 終於,實驗劇場在香港話劇團誕生,一個接一個原創劇目推出幕前,既可令觀眾飽嚐到不同菜餚,又可從中揀選具潛質的劇本,再加琢磨。

對內的培育如此,向外的則增加劇團間交流,上月剛往澳洲雪梨與當地一個主要劇團交流,發現大家同樣面對劇本荒,而當地更以合約制與演員建立「根」的關係,讓他們不再像以往流離失所。不過,香港話劇團會否仿傚,劇團「一哥」的毛俊輝說,暫無方向。

演出方面,香港話劇團已拓展港外市場,讓港外觀眾知曉香港話劇團的演員有實力,從中亦可讓演員本身確認自己的能力,認識自己。

「我們剛於上海演出《新傾城之戀》,好評如潮,當地的劇評家都驚訝於我們全團的表演,覺得我們好認真、好專注及好有活力,是一台戲。」在劇團做領袖的毛Sir甜絲絲覆述著。


「西九」工程 由後衛轉前鋒

回望「西九」這項浩大的藝術工程,毛俊輝給予的評價是正面的,且抱樂觀態度,不過,「以前,我因為覺得代表整個團,要好謹慎,但是,今天的我,放下這個包袱,謹慎之餘會主動,作帶頭作用給予意見。」

促使毛Sir由後衛轉為前鋒,概因看見早前的爭拗,那管是政界、發展商甚至演藝界的代表都要負責。

「大 家不可不認,根本對文化藝術認知,水平有限,或者不足...大家只顧爭自己要的,其實不是只講自己,要講整體,大家應及早找出共識,各盡本份。..其實我 們好想同發展商講,香港的藝術團體好爭氣,我們已經有基礎,要珍惜,包括政府在內,究竟它們對香港藝術的水平及發展有多少認識?」

「西九」建設中的大、中、細劇場就是最佳例證。「其實劇場唔應該大,劇場的大細要講比例,戲劇是反映人性,演員的演出尤為重要,但如果你將他放在大大的舞台上,你見到的是一個公仔,根本看不到內容。」至於,現有的配套設施,毛Sir隨口便提出善用大會堂的空間,以配合藝術創作之用等。

承受著癌腫隨時再臨的恐嚇,毛俊輝目下的願望是給自己的人生來一個總結,做一個總廚,把自己汲取到?實的戲劇理論、特殊的經驗、與極具價值的中國戲曲,來一個大融和。「具體點做,仍摸索中,不過,我唔想局限於寫書。」毛Sir,香港的戲劇藝術發展等著你。


後記      

邀請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毛俊輝出任《101會客室》第一位嘉賓,感到五內翻騰,心念怕他自然滲出的藝術氣質嚇倒自己;但腦際中的他,永遠是笑臉迎人,令人感到緩和。理性與感性交織下,終透過一股北風幫助,清晰了腦中的毛俊輝。

兩句鐘的攀談,「責任、幸運、福氣」三詞不時掛在毛Sir唇邊,感受之深,可想而知。眼前的他,笑容同氣質依舊散發,毫不察覺有被病魔蹂躪的跡象,頂多發現他十分注意飲食定時的習慣,訪問半途,便吃點朱古力麥維他消化餅,呷幾口茶,再侃侃而談。

一直撫育後輩的他,對於有集中傳播演藝文化資訊的101網 站的出現,表現得甚為雀躍,但覺得有點是「遲來的春天」,不過,他仍語重深長的給予鼓勵。此際,屈原《離騷》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浮現腦 際,雙腳且感發沉,只不過,人生猶如一個圈,那裏開始,就那裏終結。辛苦,困難早已預設,只是心裏知道,有個詞語叫「須要」。毛Sir,多謝你!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