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與樂共舞──閻惠昌

101藝訊 | 2006-02-01 00:03:10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飛  撰文:胡麗雲

與樂共舞──閻惠昌

在互聯網內的搜尋器,key入「閻惠昌」三個字,不久,被嚇呆了。帶領香港中樂團的藝術總監,在過去三年間,只得十餘篇報道,還僅限於略提名字而已。這名7歲開始吹笛子,11歲開始教後輩,再藉文化大革命浩劫的禍害,透視「西九」的目前狀態...這些這些,莫非不值一提?

7歲與音樂 結緣份

「其實,父母對音樂毫無認識,我第一次接觸音樂,要多謝我哥哥,他當時用了很多錢買了一枝笛子,我還訕笑他浪費,但不知什麼,他吹笛後,便感頭暈,就這樣,我順理成章的「接管」了。」追憶與音樂的緣份,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說得甜絲絲的。

當時,閻惠昌如一般7歲的稚童,那裏會「認真」對待,滿心只想著玩玩而已,未料,因著父親當時出任教務主任,樂器推銷員車輪戰到校推銷,就這樣,學校多了各式各樣的樂器,閻惠昌玩票心態改變了。

「當時,我的小學有一個由師生組成的樂隊,學生代表只佔一席位,我當時被揀上,起初,我連五線譜也不懂讀,但經過他們悉心的教導,我很快學上了,更讀得較別人快。」

研習樂器數量  一對手也數不完

竟,閻惠昌是男孩子,更是一名小童,豈會喜歡「獨孤一味」,二胡、三弦、小號、手風琴...,學,不斷自學!結果,學過的數目,一雙手也數不完。

「其實無一樣樂器,我特別鍾愛,因為每?樂器有其獨特之處,但是,由於我學了很多,明白了某類別的樂器後,便能夠讓我相對地了解該類別樂器的音韻,這有助於我的指揮。」

由於,閻惠昌擁有天賦的音樂天份,11歲之時,已在校內充任「教師」,教授學妹學弟研習樂器。不過,奠定了他對音樂踏上不歸路,就憑藉一句話。

父親一句話 奠下樂途單程路

「有 次,爸爸帶著我返陜西鄉下探望我的爺爺,期間到過一所音樂學院參觀,當時爸爸曾講過一句「好像你對音樂有天份,如果你他朝有興趣的話,可以到這裏讀。」 「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句諺語,透過閻惠昌印證了,高中畢業後便報讀音樂學院,父親毫不知情但亦沒有反對,只不過,估不到自己隨便的一句話原來有迷藥般的 魔力,迷倒了這名兒子。

不過,閻惠昌學音樂的路並非坦途,因為,1966年,當時只有13歲的他,遇上浩劫──文化大革命!

父遭「文革」浩劫  體驗政治污濁    

當時,有識之士,必難倖免。其時,已擢升為校長的閻爸爸,更被「整頓」。

「每有運動,他都遭殃,被批鬥的日子,胸前掛著寫上『資本主義權威』的牌匾,跑到街上,被迫說『我對不起人民』....」這一切一切的景象,藏在少年的閻惠昌心坎中,難明是非何以顛倒,政治何以如此污濁,這一切一切的感受令他今天對政治產生超敏銳的觸覺...。

經歷「文革」的禍害,閻更醉心於不講政治不講名利的藝術領域,發展自己所長。迄至「西九」計劃的出現,閻惠昌被迫留意政治了,由滿心高興等待計劃的落實,至事件成為立法會議員不斷「鬥咀」的議題,閻惠昌真的急了,火了。

「西九」計劃  閻惠昌火了  

「原本是一個好端端的計劃,我們的團亦有被諮詢,但是,後來的發展就不大好了,與原本的目的遍離了,被政治化了!...立法會議員有政治角色,但是,我感到有點嬲。」此際,閻不由自主的從坐位彈起來。

「這個計劃,不是因為對中樂團或是其他藝術團體有什麼利益,實際上是人民須要文化,人的心靈才得以安穩下來,那裏才得以長久。大陸現在,只想錢,無文化,但香港要做。」

「猶記得,我當初來港時,我覺得好奇怪,何解人的一生就是為間屋,就是為要穿得時尚??一個人做幾份工,好忙,好忙,這邊賺了錢,那邊便要到銀行供,忙得好悲。」

因正如此,在港長居9年,遷離新加坡基地的他,迄今仍是一名租客,同時,更懂得享受及欣賞香港的自然資源,閒來便到大嶼山、清水灣等地,往山裏鑽,重拾孩提時,往鄉間山裏跑呀跑的日子;旅居台灣時,靜聽海浪泊岸的絕妙美樂。

國內樂師肩負文化使命  香港樂師享有創意自由

不 過,出任一團之首的閻惠昌,自97年起便馬不停蹄,上任後不夠兩周,便要率領大軍往新加坡連演三場,往後,再進軍到美國、大陸等地方展示香港中樂團的實 力;返回本地,閻便揹著推廣文化的重任,那管是環境舒適的音樂廳,又或是大小商場,主旨只有一個,就是推廣中樂,實行雅俗共賞。

目下,正積極綵排本月底對本地樂壇影響深遠的作曲家林樂培先生八十大壽的誌慶音樂會、另邊廂則努力籌備3月至4月舉辦的「古箏節」、繼而4月一場包括英國著名作曲家John Howard編寫的中國樂章的音樂會「中英對話」...等等。總之一場接一場。

不 過,對曾於中、港、台及新加坡手執指揮棒的他,發現原來本地的中樂師的水準不亞於其他華人地區,而國內的樂團與香港的樂團各有強項,前者基於無管理無計劃 的弊端,造就了個人技術提升的空間;後者則因有相對完善的管理配套,及沒有文化使命感的包袱,引致能表現到個人的創意自由,數年間演奏逾三千首曲目的數量 相對國內的樂團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

不過,最重要而 又不同的是,香港的指揮是一團之首,不受任何上級或部門操控、干預,相對國內的樂團,只要文化部下達一句說話,樂團便要執行、依從。創作自由談何容易!正 因如此,閻惠昌不再像台灣、新加坡兩地,只做過客,願意把足跡留在香港「那裏可以發揮才華,發展自己的事業,那裏就是我的家鄉!」

後記

對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的認知,僅限於宣傳單張上一幀幀典型的造型照。相中的他,永遠穿著唐裝衫,手執指揮棒,斜斜的站立著,最後送上一個訂了型的笑容,欠缺自然。

不 過,訪問當天,閻惠昌擺脫了造型照的侷促,臉上展現的笑容,富有感情,更讓人看見他的魚尾紋;唐裝衫?沒有了,換上的是一件簡潔的珍珠白線衫;不過,他那 一雙密而濃,兼向上飛揚的眉,依舊不變,叫人有打醒十二分精神之感....簡單一句,閻惠昌,是一個人,是一個有血有肉,有人生經歷,更有人生追求的藝術 家。

「若要你暫時給自己做一個總結,有無遺憾?」

「有,好多!唔...俾幾分鐘我,我要想?,太多...只要一??唔,到目前仍未有叫自己心滿意足的作品。」眼前的閻惠昌,就是這樣直率兼不斷追求完美。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