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Laid back 的──黎海寧

101藝訊 | 2007-10-01 23:23:53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舞蹈,
能教人沉睡,
但又能教人沉醉!
可是,
能令人看得沉醉的舞蹈,
不是每名編舞家有此能量,
但是,
黎海寧做得到!

Helen改編由卡夫卡小說【變形記】之舞蹈作品《K的喜劇》在台灣發表

盡力而為的編舞家

「我對舞蹈有執著,就是在擺在台上時,我會盡量、盡量、盡量、盡量做好!」洋名Helen的黎海寧用了四個「盡量」來表達她對舞蹈的執著,其實,也不經意的展示了她對工作的態度。

黎海寧在香港現代舞界別,無人不識,無人不敬,在後輩眼中,她更被捧為「神」!這,Helen是知道的,但是,她沒有把這些美譽鑲在腦,藏在心,且能理性地分析出一個個可以穿透紙背的原委。

「須要時間,須要經驗,俾自己時間」

「我不是只得一個風格,不像一些編舞家可能只得一種風格,這可能跟我喜歡不同的事物有關。」Helen還娓娓道出環境的造就,機會的出現等等等原因,不過,重要的是「堅持得耐!」

「要堅持,要鬥跳得耐,因為每一樣技藝的鍛鍊,是須要時間,須要經驗,要俾自己時間。」黎海寧把這寶貴的領悟傾囊相授,但事實上,她被同輩或後輩之所以敬重,其實跟她打從開始沒有野心有關。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香港或者世界什麼什麼編舞家,我一直覺得無可能,世界有那麼多好東西,點解要呢?」年過半百的Helen人生閱歷雖不淺,見過的事與物也不少,所以,她明白,這不是她的那杯茶。

我是一個好懶的人!

「其 實,我是一個好懶的人,如果不要我做,我?對唔會做,如果,我突然間有錢,我?對會什麼也不做,待在家中,看看書、聽聽音樂、與收養回來的狗狗玩。其實, 迄至今天我也不太明白,覺得好矛盾,何以自己跟跳舞掀上關係,我自小的性格就好怕羞、有點抑鬱、好靜,但是,跳舞就是好截然不同的一種東西,更須要與別人 溝通.....。不過,我好慶幸自己選擇了跳舞,否則,我今天可能好自閉。」Helen說時,不經意的浮現了點點羞澀,聲浪不斷的下調。

讓黎海寧愛在書房,跟她有一對熱愛文學及音樂的雙親有關。Helen的母親六0年已從事新聞工作,退休前在大公報出任娛樂版編輯;而父親黎草田亦是一個藝術工作者,自組音樂團四處表演,自此,海寧跟兄長黎小田便繼承了雙親的藝術細胞,兄長從事音樂,自己則埋頭在書埋裏成為一條不折不扣的書虫。

父親黎草田在Helen的藝術生命中啟蒙了不少

《吉賽爾》挑起心中對美的追求

可是,令Helen躍 出書框,原來跟她有一次看芭蕾舞表演有關。當年仍是小學生的她,看了一齣十七、十八世紀古典芭蕾舞劇《吉賽爾》,挑起心中對美的認知,於是,跟雙親說一句 「想學」,便立即與一班小朋友學著踮腳、學著旋轉、學著交織擊腿等等等。雖然,黎海寧仍不斷跳,但是心裏仍是「玩票」性質,跟「認真」這個詞彙的真意,仍 未碰面,直至,文瀚洋(譯音)的出現,他由導師身份搖身一變成為領班,帶海寧正式進入演藝事業,進入當年仍稱為麗的電視的電視台跳舞,到中環大會堂踏台 板,就在那段人生,Helen見識了舞蹈的另一面,是可以創作的,是可以依從自己的感受演繹的,是可以不受規範的,同時間,她又愛上了劇場,愛上它的氣氛。

這雷光火石的一剎那,激發了潛藏在黎海寧心底裏的創意,Helen要做一名編舞家,而不是一般舞者追求的舞蹈家。黎海寧又一聲說要學跳舞,要像文瀚洋般往英國深造,雙親又二話不說,送上機票,送上學費。

「我的父母從來沒有阻止過我,亦沒有任何所謂的叮嚀等說話,就是讓我們自由發揮,這是好事。」Helen認真地說。

藝術總監成負累

赴英回港後,她立即加入曹誠淵創立的城市當代舞蹈團,進入編舞家的行列,一個又一個的作品與眾同享,再添加劇場在舞蹈中,黎海寧的名聲就這樣,漸漸地無人不識。

不過,人生就是那麼妙,不知是性格定命運,或是命運定性格,天生內向,鮮與人溝通的Helen,終於招架不了藝術總監這個連帶要應酬的負累!

「當時,舞團的發展又快但又欠缺人、自己又背著藝術總監的職銜,所以要經常出席公開場合,又要穿得靚靚的,我感到有好大壓力,影響排舞,我覺得好無自由,想像力受阻,所以我覺得要休息。」Helen又上征途,198965日手繫黑布帶,踏上飛機,說聲再見,一年間在南美各地,穿州過省。

Helen的《愛情自選台》以輕鬆手法論盡都市愛情關係

「感情事,我屬於衝動派」

「我做事是否衝動?我個人其實好悠閒,如果,無人要我做,我不會做。」不過,感情卻剛好相反。

「我屬於衝動派,若遇上喜歡的人,我會把頭埋下去,可能因為這樣,所以一路都不成事,可能因為我個人好無保留,但是對方就有些保留,怎料,仍不斷這樣,不斷循環。」

雖然,感情世界仍是空白,但是,Helen對生活仍有要求,仍盼望每天有少少追求。「做了那麼久藝術家,無可能發達了,所以不會有太大的追求,不過,我仍希望每日有少少追求,例如可以同朋友食一些好的食物,開一支好的酒。」

後記

在藝術界,Helen、黎海寧這個名字,早已聽到耳仔生繭,自始,內心編織出來的她,是一個不易親近的「藝術家」!孰料,眼前的海寧與想像中的她,截然不同。

雖然,Helen已走了逾半個世紀,但是,她沾不了半點世故、學不懂口甜舌滑,相反,她會給你一些驚喜....

「你覺得你係咪天掉下來當被?那類人?」記者問

「唔係呀.......,唉,....唔知.....」黎海寧把小小的身軀捲縮在椅子上回答著。

「點看生命?」記者問

「唉.....唔知....」Helen聽罷提問,即時反應。

「有什麼事想做,但做不到?」記者問

「(碌碌碌碌....)......」Helen想著想著回答問題。

黎海寧仍是黎海寧!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